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十三章 闹趣
    林苏青出了书房,寻来踱去,这边庭园他不曾来过,眼下绕来绕去的,一直找不着出路。整天滴水未进,他此刻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

    一筹莫展之时,他忽然看见有一只飞蛾从黑暗中飞进走廊的屋檐下,绕着悬挂的红灯笼打着转,当它绕过两三圈,灯笼中便有灯火燃起,将那处照亮。而后,飞蛾又继续朝前方的灯笼飞去,沿路点燃无数灯火。

    林苏青见状,赶忙追上去叫住它。

    “灯火使?”

    那飞蛾一顿,随即落地化作了一位身着粉纱缀蓝的衣袍的女娇娥,福礼请示:“大人何事吩咐?”

    大人?林苏青一愣,连忙解释:“啊不不不,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飞蛾又冲他福了一礼,道:“大人贵为殿下的御前亲卫,小使担待不起。有什么事,大人尽管吩咐小使便是。”

    消息竟然传得这么快,才不过一个下午,二太子正式将他收为奴仆的消息,就已经传开了?

    “咳咳……”今时不同昨日了,林苏青清了清嗓子干咳两声,故作了架势,道:“我想去厨房,劳烦引个路。”

    “厨房?”

    难道这里不把做饭的地方称为厨房?林苏青以为灯火使听不明白,连忙解释:“嗯对,就是专门用来烧菜做饭的地方。”

    “回大人的话,太子府不曾设立这样的地方。”

    没有?林苏青一怔,随即明白过来,神仙是不食烟火的,不设厨房好像也在情理之中。这时,灯火使又道:“不过……太子府的外府中,设有司茶房,平常是用以制茶的,小使愿意引大人前去看一看,是否合您的需要。”

    制茶的地方?林苏青猛然想起采回的萆荔还没用呢,不如先去为二太子熬一碗萆荔汤药。

    “行吧,你稍等我回去取样东西。”他调头回去书房,从二太子的案桌上取了竹筒,才跟随灯火使去往司茶房。

    ……

    月明星稀,遥夜沉沉如水。

    狗子从外面溜达回来,远远嗅到一种古怪得难以言说的气味,它紧忙循着怪味找去,转眼就找到了司茶房,还嗅出了林苏青的气味,深感诧异:“这蠢蛋在司茶房做什么?这气息……”

    狗子一惊,嗷呜一声冲开门,“哪来的野鬼胆敢擅闯太子府作祟!”

    林苏青正立于灶前,将熬煮好的萆荔汤倒入碗中,见狗子猛地冲进来,一人一狗相视愣了许久……

    狗子木讷:“你、你在做什么?”

    林苏青也是讶然:“我、我在熬萆荔啊……”

    “萆荔?”狗子站起来嗅了嗅,连打了几个喷嚏节节后后。那古怪的味道,果然是出自他手中,难以理解:“你熬它做什么?”

    林苏青却端着一碗萆荔汤,走过去道:“萆荔可以治疗心疾。你早上不是说主上喜欢萆荔的晨露嘛,我觉得直接将萆荔草熬成汤汁,对治疗心疾最有效。”

    “心疾……”狗子听懵了,片刻恍然大悟。它先前只是为了诓他去山中,怎被他误解成二太子殿下有什么心疾,顿时怒气涌上来:“你竟敢胡言乱语,诽谤主上有心疾!你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嗷呜!”

    霎时,一人一狗,一前一后,在院子里追得上蹿下跳。

    林苏青哪里知道狗子只是为了诓他,他不过是出于一番好意!

    他一边窜逃一边叫苦不迭,穷途末路时一把抱住院中的大树,手忙脚乱的爬了上去,怎料想裤腿儿却被狗子的牙齿挂住了。

    也正是这一挂,他这才惊觉发现,腿突然不软了,仿佛是在一瞬间恢复了似的!他还想再多去感受一下具体,可偏偏现在狗子紧咬不放。

    “有话好好说!你咬我做什么!你松口!你松口!”他拼命甩着腿,狗子却用力揪扯着不撒嘴。

    狗子用力一拽,将他从树上拽下来,林苏青只好连滚带爬的捂着摔疼的屁股继续逃。此时竟身轻如燕,只是随意一蹦,便足足能有三尺之高。

    ……

    他们的打闹声,惊动了府中的各处小神仙。

    夜莺飞落在墙闱上,化成几名锦衣锻带的少年,并排着靠坐在墙头上围看热闹;值夜的猫头鹰从茂密的枝叶间踱出两步,化成一位披蓑戴笠的侠客模样,隐在阴影中,抱着膀子瞧着脚下打闹的林苏青和狗子;还有几只通体软绒绒的刺猬,从灌木丛里探出头来,化成几名褐裳短衫的少女,她们面面相觑,捂着嘴偷偷地笑着。

    司茶房这边的打闹声,在夜里传得甚远,连停驻在芦花浅水旁的白鹭将士,也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听循着声音。

    皎皎明月夜,素来安宁静谧的太子府,却因狗子与林苏青的追逐打闹,显得格外热闹。

    此时此刻,谁也没有留心去揣度,眼前这位冒然闯入的异世凡人,将来究竟是同道,还是祸瘤。

    也许正如二太子殿下所言,当前所未有之事降临,是灾厄还是祥瑞,谁又能预先定夺呢。

    清风缱绻而过,将萆荔草熬制出的独特气息飘远,把墨色苍穹中所围聚的厚重云团,吹散了一些。

    更深露重时,林苏青随着灯火使回去客厢,他越过灯火,借着清冷的月光,隐约瞧见了正返回书房的二太子,他面色凝重,心中似有不悦。

    想来,与长老们的议程并不顺畅,看他神情肃重,估计这场议事甚至是诸多阻绊吧……

    ……

    林苏青既无心事也无烦恼,一睁眼才发现,竟然一觉睡到了日晒三竿。

    林苏青揉着惺忪睡眼坐起身来,这时一阵暖风推开了窗户。

    只见一只玄凤鸟打头飞进来,在它身后紧跟着六只百灵鸟,它们各牵着一方墨绿色的绒锻飞进来,那方绒锻之上,堆叠着一沓衣裳。

    其中四只各衔着绒锻一角,另有两只则衔着中间,用以承重。

    它们将那载着衣裳的绒锻平放于桌面上,便调头飞出,在窗台上有礼的停驻了成一排。

    屋内,徒留那只玄凤鸟。

    那玄凤鸟眼睛兔红,通体洁白如雪,唯有头上的翎羽和喉部呈淡鹅黄色。双颊各有一圈红色,像姑娘粉饰过重的腮红。

    只见它摇身一变,落下个衣袍胜雪,以淡黄色镶边,头束黄玉冠的少年佳公子。

    少年公子拢袖上前冲林苏青拘了一礼,道:“殿下特着吾等奉来偃月服,由在下侍奉大人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