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十四章 迷谷
    “啊?”林苏青当场惊怔,这场面……这待遇……怎么想怎么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待遇啊!

    莫非……莫非那二太子……果真有龙阳之癖,喜好男风?

    握草……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可是跑路的话,出去就是死啊……

    难道……只能委屈求全了吗……

    林苏青心中的胡思乱想,那少年佳公子一眼便看穿了全部。

    他无比失望,对于殿下破例收下的奴仆,甚至赐下了偃月服,他原先还以为是怎样一个惊世骇俗的绝世英才,不曾想竟是如此龌龊不堪之人。

    竟然胆敢在心中编排殿下的是非,荒唐,放肆。

    少年佳公子忍着心中的嫌恶,强捺住鄙夷之情,紧蹙着眉头,面上和气话里带刺道:“大人不必过分猜想,只因您身为殿下的御前亲卫,始终奇装异服实在有碍观瞻,为此殿下才赐予了这套偃月服。”

    “哦……”不是就好,林苏青长舒一口气,可不能守身如玉二十载,一朝穿越被掰弯。大学宿舍曾经有一哥们儿,可是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平日里称兄道弟,一个澡堂子同进同出,一间宿舍六个人,也就他们俩关系最是要好。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铁哥们儿会在一天半夜,爬上了他的床,钻进被窝来朝他告白。

    好在他飞起一脚将他踹了下去,否则一世清白不堪设想。那哥们基心不死,逼得他当场赌咒发誓:“就算是山无棱,天地合,老子也坚决不会弯!”

    少年佳公子擅长识人心术,未曾料想在林苏青的心里,此时正琢磨着这些荒唐事,他看得太阳穴跳痛。随即便展开那套偃月服,转身去依次铺挂于木桁上,准备侍奉他更衣。只愿早些结束早些走,他不想再同这林苏青多呆半点时辰。

    林苏青洗漱完毕后凑上前去瞧,难怪叫偃月服。

    除去打底的内衫不算,中衣是件从上至下,由领及袖,由白渐变为墨黑的长袍,恰似一滴浓墨滴入一杯净水,自由自在的晕染开来。

    衣袍之上,以同色掺着银丝绣着祥云纹理,无光时纹理便隐在衣色中,而有光照时的纹理,光在哪处,哪处便泛出柔和的银白光辉,宛如幽幽的月光。

    另作外披的则是件白色纱衣,下配着白底黑皂靴。

    整套偃月服,素宣染墨似的中衣,仿佛沉沉夜色中的皎皎明月,而那外罩的薄纱,便如明月夜山崖边的一缕晚风。

    贵气之中且镇着许多稳静,真是件宝贝衣裳。

    没成想,说好听点叫御前亲卫,实际上不过是个奴仆的他,竟然会享配如此这般的礼遇。

    林苏青回过神,见少年公子抖开了内衫要伺候他更衣,他连忙从少年手里接过,羞惭道:“呃……我自己来就行了……”让一个少年帮自己换衣裳,场面多少有些怪异。

    少年公子明白他的意思,既然不需要协助,便拢袖行礼退后几步,转身面对着屏风,提示他:“用来束中衣袖口的护腕,盛放在桌上。”

    林苏青忙里忙外,研究了好半天,可怎么也穿不好,只好重叹一口气,无奈道:“那个……我……我穿不好,还是你来吧。”

    “……”

    “……”

    少年公子二话不说便转身来侍奉,林苏青注意到少年的耳朵尖都红透了。

    原本十分正常的下阶品侍奉上阶品更衣换服,硬是被林苏青自己的忸怩不安,弄得彼此都相当尴尬。

    很快便整装完毕,少年公子广袖一挥,在林苏青面前显出一面湖光水镜,他示意林苏青来查看仪容:“大人头发过短,尚且梳不了发髻,在下只好简单的为您束了这银冠玉簪。大人可还满意?”

    “果然人靠衣裳马靠鞍。”怎敢想,他林苏青居然有朝一日,也成了位精神抖擞气度非凡的倜傥公子哥。

    虽然比这位少年公子少了些仙逸出尘的味道,但他私心以为,凭他一介凡人,能有此气度,当算是世间难得吧。

    “满意,非常满意!”

    少年公子拢袖道:“殿下吩咐,待大人整装后,速去司茶房,将被打乱的陈设和器具恢复原貌。在下告辞。”

    不等林苏青追问,那少年公子当即幻化回玄凤鸟,像是十分厌弃他似的,一转眼便带着那些小百灵飞远了。

    随着他飞走,那面湖光水镜也消散了。

    林苏青好不失望,本想多欣赏一番的,顿觉怅然若失。

    回神一想,司茶房……啊……那些烧黑的锅炉,碰碎的瓷器,撞倒的茶叶……

    是叫他穿着这一身华贵的衣裳,去打扫卫生吗……这不是暴殄天物嘛!

    可是,主命难为,他不得不去。

    ……

    于司茶房这处,林苏青一边忙进忙出的打扫着锅碗瓢盆的残骸,一边埋怨着。

    “你们当神仙的倒是无所谓,我身为一个普通凡人,已经连续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肚子饿得直打鼓。

    狗子不停地来骚扰他:“林苏青,走哇!随我去巡山!”

    林苏青有气无力的将洗好的茶壶放回橱柜,擦了擦手上的水,又去找来笤帚,憋闷道:“巡个捶捶,我一天一夜没吃没喝,哪有力气陪你折腾。”

    狗子往前一蹦,坐在笤帚的鬃毛上,又道:“走呀!我们去山里采野果打野兔!”

    林苏青拾起笤帚将狗子往屋外扫去:“去去去,要是被主上发现我没打扫完司茶房就跑了,我这奴仆还做不做了?”

    拜师还没拜成,本事也还没学成。奴仆再要是做不成被赶走了,他不就死路一条了么。

    “哼,没趣。”狗子哼了一声,晃着尾巴扭头走了,“枉了主上以为你好学,还特地嘱咐我有机会多教一教你呢,看来你是不想跟本大人学啊。”

    林苏青一听,惊喜得两眼直放光,当即扔了笤帚追上去拦住它:“主上叫你教我?”

    狗子赌气得把头一撇,砰地一声炸成一小朵蘑菇云,林苏青忙捏着鼻子,挥手将那朵云驱散:“有话好好说,别一言不合就放……诶?狗子呢?”

    哪里还有狗子的影子,一回头才看见,它已经扎进铺青叠翠中,与竞相争妍的百花融为了一团。

    气得林苏青一口郁结之气堵在胸口,朝正沉醉于捕蜂追蝶的狗子咆哮:“你当心我饿极了把你打了炖汤!”

    狗子闻声,回头冲他挑衅的摇了摇屁股,继续蹦蹦跳跳地往山下去。

    咕~

    林苏青的肚子不停地哀怨着,他摁了摁肚皮叹了口气,捡起笤帚继续扫。

    刚作势转身,背后就听见一道苍哑的声音唤他:“小公子。”

    林苏青吓了一跳,连忙转身将笤帚格挡在胸前,下意识往后退。

    “呵呵,小公子莫慌,太子府内无敢行凶者。”

    只见是一位慈眉善目,鹤发童颜的老人,他垂坠的长须长眉,几乎触到地面,看上去比昨日的那几位长老的岁数还年长许多。

    只是他穿着十分朴素,褐色的粗布棉裳,十分不拘小节。

    林苏青心中盘算着,司茶房虽然地处外府,但仍是在整座太子府的府邸内,料想不会有什么妖魔鬼怪胆敢在太子府害他吧。

    便壮起了几分胆魄,问道:“你是谁?”

    于太子府的这几日,他是有些明白的,乍一眼看,府内杳无人迹,可实际上府中的一草一木皆是修有所成的小仙,连爬虫蝼蚁都不例外。

    因此,他很难断定眼前这位老者是否亦如是,或许是某位长老也不一定。

    不过,他对那些长老们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谁叫他们一门心思提议殿下灭了他。

    老者笑容和蔼道:“你莫怕,小公子可还记得你昨夜爬过的那株迷谷老树?”

    爬过的老树?林苏青闻言一愣,当然记得,不就是院子里那株嘛,他一眼瞧去,奇哉怪也,院中现下空空如也,方才他还靠着乘凉的那株老树无翼而飞了!

    老者拢袖礼谦道:“正是小老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