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十章 强娶徐家儿媳妇
    那位叶家少爷被妻妾们簇拥着去了前厅。

    “快去让老夫人瞧瞧,相公这是怎么了?”

    “对呀,莫不是中了邪了?”

    而这时,又来了个管家打扮的中待客之道年人过来恭敬地朝林苏青和二太子鞠了一躬。

    “先前是二管家莽撞无礼不知事,得罪了恩公,还请恩公海涵。”这位大管家与先前的那位态度俨然同先前截然不同,更沉稳持重。

    二太子浅淡道:“举手之劳。”

    随即大管家又冲林苏青拱手,林苏青一肚子怨气,他方才受了一通的苦,怎么两句话就这么算了。

    “道歉有用的话,我先暴揍你家少爷一顿再道歉,你们接受吗?”

    可是主上都接受道歉不追究了,他再揪扯着不放,未免显得小气巴拉,便只好妥协,“唉算了算了,你们去备一桌大鱼大肉,以作谢恩吧。”也不能白遭罪不是?终于能让他赶上一顿饱了。

    老夫人知悉了来龙去脉,十分客气的把他们视为重客,特地吩咐了下人,将答恩宴设在了前厅。

    等他们随大管家引路过去时,郎中正好将他家少爷诊断完。

    “我儿究竟事出何因?”老夫人威严高坐于上八之位,面前竖着她常用的手杖,其上镶嵌着一块圆润的祖母绿宝石,与她一身湖绿色的锦绣锻裳相得益彰。

    “回老夫人,少爷只摔伤了些许筋骨,并无其他大碍。”老郎中应当是他们叶府的常用郎中,言语间不见生分。

    老夫人讶然:“那他为何胡言乱语,连老身都认不得了。”

    “这……”老郎中有些为难,“我见少爷确实并无其他病症,也不敢忘加猜测。”

    这时那位正房夫人俯身谏言道:“娘,要不……我派人去请一请巫医?”

    “荒唐!”老夫人将手杖用力一跺,毫不留情面的训斥道:“那些个神棍,大字不识几个,除了坑蒙拐骗,能有什么本事。”

    老郎中整理随手诊箱时,不经意看见了大管家带着林苏青和二太子二太子过来,他见有客到,便提了诊箱冲老夫人拱手道:“老夫人今日有客,便不多叨扰了,倘若少爷有其他不适老夫人和少夫人随时招呼便是。告辞。”

    那位被称为少夫人的妇人挪出几步要送,老郎中十分识礼的劝阻了:“少夫人留步。”

    老夫人抬头见林苏青和二太子两人到了,便笑吟吟地请他们落座:“二位恩公请坐,多有怠慢,还请见谅。”

    却只是二太子坐下了,林苏青则束手站在他身后。老夫人讶异道:“老身一眼识出公子英俊倜傥,气度不凡。未曾想连身边的侍从,都如此英姿勃勃,一表人才。是老身眼拙了。”

    林苏青在心中嘀咕,那她是没见过先前一身体恤短裤的他,要不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这老夫人夸的八成是这身衣裳。

    素来鲜少言辞的二太子只是清浅一笑,道:“老夫人客气了。”

    大管家转身吩咐着丫鬟开始传菜,而后立于少爷与老夫人身后,与他们各自的丫鬟和侍从保持着一段距离。相比起莽撞的二管家,大管家十分的有礼得体。

    闲聊之余,菜肴陆续传上来——鼓板龙蟹、原壳鲜鲍鱼、糖熘鸡头米、清蒸江瑶柱……玉盘珍馐接二连三,佳肴美馔应有尽有。

    而叶府那位少爷却只是一瞥,便阖上双眸,双掌合十默默诵念起经文来。

    夫人连连劝他:“相公,你怎的不吃?平日里你不是最爱吃这椒麻兔肉吗?”

    那少爷沉重道:“阿弥陀佛。”

    仿佛眼前的那些荤菜皆是被他亲手屠杀的似的,神情颇为愧疚。

    莫非真是和尚?

    林苏青望着满桌的美酒佳肴,口水咽了一回又一回。他知道二太子肯定不会吃的,但又不知道这老夫人和夫人会吃到几时去。他努力的忍耐着馋涎欲滴……

    咕~

    怎料肚子不受他控制,一阵咕噜声被二太子听了去,也被老夫人听了去,场面相当尴尬。

    二太子道:“入座吧。”

    “谢谢主上!”林苏青顿时感激涕零,咱家主上太会心疼人了,恨不得立马蹭着他的袖子嚎哭一场。

    可他刚一落座,老夫人和夫人的脸色却是沉了几分,失了体统不说,这将他们叶府置于何地?可碍于他们先前救下了叶家少爷,这时心中千百个愤怒,也不好发作。

    老夫人笑容僵硬道:“公子对下人很是厚爱呀。”

    林苏青啃着鸡腿的嘴一顿,连忙笑道:“我们家主上待下人历来恩重。”

    林苏青继续啃着,怎么隐约感觉这是二太子故意叫他入席的?莫非是故意要气这老夫人?

    大约是不曾同下人身份的人共用过一桌宴席,老夫人和少夫人脸色都颇为难看,不再动筷子,也不再同他们聊话。

    这时,传菜丫鬟送上来几碟清炒小菜和米饭。老夫人似怒非怒的斥责自家儿子道:“美酒佳肴你不吃,饭菜你该是吃吧?”

    那少爷缓缓睁眼看着眼前盛放的皆是素炒的青菜,便道了一声:“多谢施主。”这才开始动筷子进食。

    老夫人恨铁不成钢似的:“也不知你这是生了什么病,连自己的亲娘你都不认了。”

    倏而又十分气愤道:“你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在玩什么新把戏,否则我非打断你的腿!”

    一直揪心地看着待自己如同陌路人的夫人,忽然起身,朝老夫人福了一礼道:“娘,何不去四田县的老徐家调查一番,是不是他们暗底下买通了人,故意伏击?”

    老夫人一跺手杖,怒斥:“胡说!”

    那少夫人当即跪下,掩着手绢泣如雨下:“娘,本就是叶府无礼强娶徐家儿媳在先,私心以为,徐家买凶伏击是极有可能的。试问,谁甘愿自家儿媳被他家强娶?”

    “你真是越来越荒唐了!”老夫人怒形于色,可碍于桌上还有外客,只得按捺住心中的怒气不能发作,遂斥责少夫人身后的丫鬟道:“二丫,少夫人身体不适,还不将她带回房中休息。”

    少夫人欲言又止,却又不敢违背老夫人的命令。只好抹抹挂在脸上的眼泪,起身向林苏青和二太子施了礼,便在丫鬟的搀扶下离开了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