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十二章 杀戮使我迷醉(下)
    此时的林苏青同先前全然不同,不仅皮肤上满是青红蓝三色纹路交织乱错,令人看不清他原本的模样,连同他浑身都萦绕交缠着三种形态的力量,也令人将他的形貌看不真切。

    但,光是他那一身肃杀之气,便令人毛骨悚然,汗洽股栗。

    他身上萦绕的三种不同的力量,没有人知晓那究竟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惊心动魄的恐惧。

    但是所有人都看见了,正因为看见了,所以心底生起犹如苍穹将覆的恐惧。

    猛然,林苏青神情大变,他突然裂眦切齿,愤恨盈目,与方才不同,更与先前温和清秀的模样截然不同。

    他还是他,但他也不再是他。

    捕快头子意识到自己已难逃一死,他浑身不住地颤抖着,手里的大刀颓然滑出,坠落在地上。

    刀像是被林苏青的力量所震慑,刚落地时摇晃两下,便自行断成了几截碎片。

    捕快头子也放弃了挣扎,他已然料到了自己的下场。只是,他还是将心中的疑惑脱口而出:“……你不是先前的那个……”

    话音未落,林苏青一掌划过,掌风如刀,将捕快头子的身体,从肩颈处斜着劈开,瞬间身首异处,裂成了两截。

    掌风迅猛如惊雷乍然落下,血液都来不及飞溅。

    直到捕快头子的尸体落地后,又过了良久,才有血水汩汩地流淌而出。

    其他的官差衙役当场目瞪舌僵,回过神连忙奉头鼠窜。

    林苏青心里怨恨,哪里容得他们逃脱。

    他上前一把抓出了两名官差的心脏。手从他们的背后直直刺入,心脏抓出握在手里时,还鲜活的连着他们体内的血脉,在跳动。霎时,被他捏得稀碎。

    百姓们惊呼着惶恐逃命。

    “妖怪啊!救命啊!”

    ……

    林苏青丝毫听不进任何求饶的呼喊,也丝毫不顾及任何人的惊恐。

    他的心中无情无欲,无悲无喜,毫无情绪。

    但是,他又有情绪,那情绪说不清楚,也道不明白。

    像是愤恨,像是不甘,又像是什么也没有。很复杂。

    他逢人便杀,当人们的骨肉在他的手中迸发碎裂的刹那,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感,这令他为之着迷,令他为之享受。

    他双手极其发痒,渴望撕扯更多的血肉;他耳朵极其发痒,渴望听见更多的骨头碎裂的声响;他眼睛极其发痒,渴望看见更多的皮开肉绽。

    他想用这双手将所有人撕成碎片、捏成肉糜。

    他痴迷于这些四溅的血液的气息。他舔了舔自己被鲜血染红的手指,顿时有一种从脚心过电到头发尖端的快感。

    刺激,痛快,亢奋。

    更多,更多,他想要更多的血肉来充实他的渴望。

    他感觉现在的他,像是自己,又不像是自己。

    他能隐约的感知到自己正在做什么,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所作所为。

    在他的心底里也想停住罢手,可是身体异常的激动、异常的亢奋。他控制不住,根本控制不住。

    渴望,只剩下对杀戮的渴望。

    “哈哈哈哈哈……”他狠戾地低声笑着,欣赏着人们的惊恐万状,欣赏着血肉横飞,欣赏着满地尸骨。

    渴望,渴望杀戮的快感,渴望心脏在掌心里捏碎成肉糜的触感。

    渴望,渴望,渴望……

    他满手是血,一脸疯魔的贪婪的笑着。

    他肆无忌惮地戏弄着人群,似有意无意地随手一抓,抓空了便作罢,随即又再出手去,当抓住了谁,便撕碎谁。

    渴望,渴望更多的血肉与白骨,渴望更多的尖叫与惊恐。

    ……

    四田县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和哀嚎声,破长空穿入了云霄,传入了正在巡逻的天兵天将的耳朵里。

    巡逻的首领身着一身金盔金甲,丰神俊逸,高大威猛。他于层层叠叠的云雾之中,朝凡间探出来一张面孔,只露出了那刀削似的挺俊面容。

    他微微张开眉心之间的那道黑赤色的缝隙,那缝隙瞬间展露开来,竟然是第三只眼睛。随着张开,那只眼睛刹那金光四射。

    他再往下探了探,露出了半身金灿灿的盔甲,透过云海茫茫向下仔细辨认,顿时浑身一朕。

    ……

    晨雾弥漫,旭日初升,天边骤然迸发出一道耀世的金光。

    狗子登时一惊,指着天边的那道金光,大叫道:“那不是三只眼吗?!”

    紧接着它又是一乍,大呼:“那方向不正是四田县吗!”

    二太子目光一沉,随即腾云驾雾,朝那金光迸发处赶去。

    ……

    忽然一团云雾从天而降,落在林苏青面前,阻拦住他追逐人群的步伐。

    待重重云雾消散时,赫然显出一位地阁方圆,剑眉星目,额间生有第三只眼睛的大帅。

    三只眼的大帅一身金盔金甲淡黄袍,持长戟一挥,指向林苏青面前,在他们之间登时激起尘土纷扬,四周顿时半点声音也无。

    几乎是在大帅身披的正红色披风落下的瞬间,又有五六名银盔银甲的将士从天而降,英姿勃勃地立在了林苏青的身后,皆是持长枪逼刺着他,阻挡他再往前半步,也绝断了他的退路。

    三只眼的大帅将长戟往地上一顿,震得大地为之颤动。

    随即,三只眼的大帅冲林苏青呵斥道:“哪里来的孽障!”

    林苏青登时反驳道:“我不是孽障。”

    毫不过脑子的下意识反驳,这是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不屈。他早就想说明,他不是孽障,更不是什么祸患。

    “放肆!”那三只眼睛的大帅声音洪亮,如雷贯耳。

    他食指与中指相并,指着林苏青怒喝道,“你这异世来的祸患,胆敢在尘世作乱!今天本真君就要灭了你!”

    “我没有作乱!我不是祸患!”林苏青凶狠的瞪着双目。

    他歇斯底里地反驳道:“是他们要杀我!不是我要作乱!我不是祸患!”

    祸患一词如同嘈杂的燕蝠,在他的耳边不停地吵闹、不停地作祟。

    他捂着自己的耳朵反反复复地自言自语:“我不是祸患,我不是祸患,我不是祸患!住口!”

    他旋即朝那三只眼睛的大帅袭去,那大帅脚下轻盈一点,向后退开数步,恰恰避过了林苏青的掌风。他一身的力量很强,强大的连那大帅也不得不避让。不过,他并不懂得如何去使用身上的力量,所以只能横冲直撞。

    显然,那大帅也看出了他不懂,所以大帅敢于冒这样的风险只带了为数不多的兵将下来捉拿他。

    三只眼的大帅睚眦震怒:“你滥杀无辜,荼毒生灵,岂容你这祸害苟活!给我拿下这个孽障!”

    那些天兵神将们迅速列开方阵,将林苏青团团包围。

    ****,四面八方防不胜防,令林苏青闪躲不及,他干脆双臂用力将所有刺来的长枪尽数桎梏住在身前,令他们谁刺不进,谁也退不得。

    “你们凭什么说我是祸患!”

    林苏青遍体鳞伤,吼得声嘶力竭:“又不是我要来的!这种鬼地方,我早就不想呆了!我在我原来的世界活得好好的,凭什么来到这里被你们当成祸患!”

    仿佛是心中忍耐了许久的不屈,与不甘,仿佛那日在青丘便种下了这样的愤恨。

    他从未察觉自己竟然如此记仇,也从未察觉自己竟然如此在意这件事。

    祸患这个词,仿佛早就在他心中扎下了根,并且如疯长的藤蔓,如决堤的潮水,疯狂的肆掠的占据了他。

    那些银盔银甲的将士们怒道:“大胆孽障!二郎显圣真君在上,休得造次!”

    “真君又如何?你把我送回去啊?凭什么说我是祸患!凭什么!”林苏青说着又是一声暴吼。

    仿佛“祸患”这一词在他还未出生前,就已经在他的心中根深蒂固了似的,竟然完全听不得,只要一听便是疯狂而强烈的憎恶。

    “你们谁都想将我除而后快,谁都想杀了我!我不过是为了活着!我只是为了活着!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活着!”

    他吼得撕心裂肺。他的身体和脑子顿时又失去了他的控制,他知道自己狂暴地冲那些将士们厮杀而去。

    突然,他感到身后有一阵凛冽的寒风落下,一只手轻轻地盖住了他的眼睛,有一道似清风冷月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低语道。

    “忘了吧……”

    像一阵风拂过。

    来不及回头,来不及去想,溘然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