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十章 驯马识人
    太子方刚被踏雪从被马背上摔下来,现在太子却要侍卫全部推开。

    侍卫们有些犹豫,万一踏雪再如方才那般,万一他们救驾不及……可是见太子的态度十分坚决,他们不敢违抗命令,不得不抱拳退下。

    “殿下当心。”

    即使推开,他们也只是退出十步之遥,不敢退出太远,谨防踏雪误伤太子时,无法及时救驾。

    林苏青从侍从手里接过缰绳,挥手让侍从也退下去。侍从因为是贴身服侍,若出个什么纰漏,都是他的罪过,他不敢退。

    “殿下……”欲说还休,怕太子动怒,只好揪着心退开五六步,站在那些侍卫们前边,好第一时间冲出去保护太子。

    于是,便只剩下林苏青一个人与踏雪对峙。

    他将缰绳拽短,将踏雪的马脸拽下来,几乎贴着脸瞪着它,低声道:“你不服气是吧?咱们讲讲道理。”

    说着他就强行把踏雪拽到一边,他每多走一步,侍卫们便往后退一步,始终与他保持十步开。

    林苏青把缰绳绑在了宫门前的石狮子的腿上。

    侍从上前两步好奇道:“殿下这是要作甚?”

    “这畜生不是不愿意被本宫骑吗,本宫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摆摆手示意侍从退下。

    随后他朝一名侍卫招招手,侍卫恭敬上前来,然而他只是从那侍卫身上取下佩刀,又挥手叫人退下去。

    他将刀抽出插在石狮子腹部下面的空隙中,只取了刀鞘握在手里。

    他比划着手中的刀鞘,猛然转身,冲着踏雪的头当头劈下。

    踏雪被劈得七荤八素,抬起双蹄,连连嘶鸣,而后它不停地晃着脑袋,站立都有些不稳了。

    不等踏雪缓过前劲,林苏青卯足力气当头又是一刀鞘劈了下去。

    看得侍卫们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仿佛是劈在自己的脑门儿上似的。

    这一下又是将踏雪劈得晕头转向,而后待踏雪稍微缓了缓,站立稳下时,林苏青拍拍它的脸,几乎是贴着它的脸,瞪着它的眼睛问道:“服气了吗?”

    随即靠近它的耳边小声道:“我可不会像你原来的主子那样宠着你。”

    踏雪是极通人性的宝马,闻听此言,心中慌乱,登即引颈长嘶,举步要踩踏他。

    “殿下!”侍卫们怕踏雪失控踩到了太子,连忙涌上来护驾。

    却见林苏青这位太子连忙往前跑了几步,站到了石狮子身后,这是踏雪不可能踩得到的位置。

    随即,林苏青抬手让所有人都退回去,接着他一把抽出插在石狮子底下的刀,握在手里挥了挥。

    然后走出来拉着缰绳,将踏雪的头再次硬拽下来,冲踏雪训道:“既然本宫是你的主子,你若是再使性子不听话,本宫就砍了你。”

    说时他便松开手里的缰绳,挥起刀作势要砍下去。

    踏雪旋即一阵仰天长嘶,这回却不再是扬蹄踩踏。像是在无助的为自己的命运悲鸣,又像是因为失去了曾经的主子而感到悲伤。林苏青见它如此,便收下了刀势,握在手里等着踏雪的反应。

    良久,踏雪终是安定了下来后,眼神里却十分悲戚。它老老实实得站在石狮子跟前,不似方才那般怒气冲冲。

    林苏青见它终于安分了,上前拍了拍它的脖子,道:“早听话不就好了,何必吃苦头。我当真会砍了你的。”

    随即他将刀还给了侍卫,这才跨上了马背。

    他只有过为数不多的几回骑马经验,还都是由马场的工作人员牵着走的。现在要他独自骑马去打猎,他心中有些惶惶不安,不敢叫踏雪跑快了。

    好在踏雪认了他做新的主子,且十分通晓他的意思,跑得不算快,也很平稳。

    其实不怪他方才心狠,倘若他驯服不了太子的这匹汗血坐骑,必然会引起旁人的怀疑。说不定平王早就起了疑心,只是还没有表露而已。

    现在回想起来,平王方才撂下的那番话,似乎不像是不经意所言,有些更像话里有话。听起来似乎只是打趣,可他若真的骑不走这匹马,之后有心之人该如何去猜想?

    那不过是个话引子,若能引出便是祸,若没有引出,便只是玩笑。

    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多想了。

    ……

    骑出了许久,出了城门又跑了一会儿,才碰上了等候的平王。

    他正与侍卫们闲散的歇在路当中,像极了拦路的土匪。侍卫们一见林苏青骑马过来,连忙绕开至道路两旁,为这位太子腾出大道。

    平王抱怨道:“大哥,你也太慢了。”

    “既是出来散心,自然是要慢慢走。否则不就错过了沿途风景么。我可不像你,一心只想着狩猎的快感。”林苏青端着架子,眯着眼笑道:“大哥比你年长许多,心里更加喜欢这些青山绿水了。”

    “依我看,是大哥你许久不曾体会过策马驰骋的痛快了!”

    言语间,怎料平王玩心乍起,竟猛地一鞭子抽在踏雪的屁股上。踏雪出发前已经受了惊吓,先下又突然被猛抽了一鞭子,顿时惊恐万状,引颈一声嘶鸣,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平王冲林苏青的背影大声喊道:“小弟帮你找回初心!”

    我去你大爷的!这平王是和他八字相克吧!

    “啊踏雪!踏雪!快停下!”林苏青大惊失色,用力拽扯着缰绳,想将踏雪叫停,可它只顾一往无前地狂奔,丝毫听不进去。

    踏雪跑得极快,以至于他被癫得七荤八素,根本来不及辨清道路。

    护驾的侍卫如何也追不上踏雪,一晃眼就已将他们甩开了追行。

    林苏青望向身后,只剩下尘土飞扬,还有越来越远的马蹄踏响声,一转眼便再也见不到任何追来的身影。

    林苏青强行去拽踏雪,想让它马上停下来。可是它一时间受到的刺激太多太剧烈了,现在就像是疯了似的,就是脖子被拽得扭来甩去也还是不愿停下,只顾一路狂奔。它是将这狂奔当成了奔命。

    霎时,踏雪不知被什么绊住了脚,登时打了一个趔趄,旋即朝一侧跌倒,林苏青惕然震悸,完全来不及反应,完全来不及防备,只觉得身体一沉,就朝着山坡下跌去!

    而踏雪却当即站了起来,他正想去拽住缰绳,好让自己不摔下去,可踏雪还没站稳就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待完全站起来后更是疯了似的往前跑!

    他一抓抓了个空,登时摔下了山坡。

    山坡上碎石嶙峋,硌得他浑身疼痛,想用手抓住任何可以抓的事物,阻止自己再往下滚,却总是将那些连根拔起,一并随着他往下滚落。

    他不顾手掌被碎石和树枝割破,奋力地继续去抓一切能抓住的东西,可无论他如何努力仍然无法自救,怎样也停不下来。

    突然,腰肋处猛地与一棵大树相撞,往下滚去的势头硬生生地被这棵大树拦腰截住。

    一瞬间剧烈的痛感猛烈地传遍全身,他觉得自己要断成两截了。

    终于停了下来,可是腰腹却痛得他生不如死。他强忍着无比的疼痛缩成一团,不住地抽气,用力捶打着地面,以发泄来自腰肋的剧痛。

    太痛以至于咬紧牙关强行去忍,忍得五官紧皱成一团,额头大颗大颗的汗水直冒。

    终于,浑身的痛感终于稍微缓过来些许。他咬牙忍着痛艰难的翻过身来,呈一个大字,四仰八叉的躺着,这一躺腰背竟传来两三声脆响。

    他透过枝繁叶茂呆望着那一片天空,看着慢悠悠飘过的朵朵白云,和偶尔飞过地几只嬉戏打闹的小鸟。心中既懊恼又愤懑——早知道就不答应来了,我他大爷的怎么这么倒霉。

    不过,似乎没跑出多远的样子,平王和侍卫们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吧?

    如是想着,困倦莫名其妙的涌来了上来。他潜意识里安慰自己,不如就先躺着等等吧……谁知,刚一闭眼,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于混混沌沌之中听见了一群鲁莽的声音。

    “狗日的,竟然让他给跑了!”

    “大当家,现在如何是好?”

    林苏青猛地睁开眼,打量起四周……握草?我怎么还在这里躺着?平王和侍卫们怎么还没找到我?

    讶异间,就听远处的那些声音,继续道。

    “给我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握草?不会是来搜我的吧?

    林苏青当即忍着浑身剧痛爬坐起来,四处望了望,不知道声音源自何处,似乎离这里尚有一段较远的距离。

    “动作要快,别叫他的援军到了!”

    林苏青听着他们的指挥,心中怛然,慌忙之中辨认出声音的来源,就来自他身后的山头上!听着像是什么仇家要寻掉谁的性命。

    不太好惹的样子,不知道那些人要找的人是不是他,总之,先躲开比较安全。

    他连忙捂着来自腰腹的疼痛,爬起身来,猫着腰往前躲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