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四十五章 噩梦
    他连忙打着哈哈道:“你都认出我是太子了,却问我认不认识颍王,这不是多此一问吗。颍王是我的同胞兄弟呀。”

    阿德倏然笑道:“说得也是,是我鲁钝了。”

    这一笑,令林苏青有点心惊,从阿德醒来一直都是肃着一张脸,却突然笑了。

    与此同时,不禁令林苏青多想——阿德总是紧盯着他说话,看似有意,又似无意,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要将他整个人看穿了似的,他心中忽然心中发虚,不由得担心起来,难道已经暴|露了嫌疑?

    有点担心,下一刻阿德就要将他的身份揭穿。林苏青如是想着,身体都僵了。

    “有一件事,我同你说出来,你切莫生气。”阿德开口道,他的眼中有一点细微的笑意,这话听起来像是有外之音。

    林苏青顿时也好奇起来他想要说些什么,便允了他,道:“但说无妨。”

    他发觉,阿德不似寻常人,对他这位太子非但没有恭敬的意思,反而一直是一种平视的态度与他说话。

    这种态度,似乎超脱情理之外,却又处于情理之中。

    他不禁想到,在他原先的世界里,历史中也曾有过相关记载——民间常有许多秀才、举人等文人骚客,江湖侠士,时常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喝酒聊扯。席间闲谈国家大事,评议文武百官,抨击王公贵族。

    这位阿德,莫不是其中之一,所以才对他的太子身份,没有什么敬畏之心?

    思忖之际,他见阿德将自己身上覆盖着的树枝挪开,将自己的一条腿曲立,一只胳膊随意的搭在竖着的膝盖上,而后如无其事道:“我正面临的一件抉择,与颍王有关。”

    林苏青现在对颍王没有多少印象,忽然听到与颍王有关,顿时来了更浓的兴趣。

    “说来听听。”毕竟今后他是要与颍王做争斗的,多了解一些没有坏处。

    “听闻颍王广招天下有志之士,我原本想去自荐,做颍王的门客或幕僚,混一口饭吃。”阿德说得很随意。

    原来是要投靠颍王的人,这可不巧了,偏偏碰见了他这个太子了。

    林苏青暗笑天意弄人,面上却问道:“那你犹豫什么?”

    阿德道:“太子你可忌惮颍王?”

    林苏青登时愣住了。这一问,问得好生突然,好生直辣。

    阿德目光炯炯,紧盯着林苏青,好似在故意守着他作回答,却又不等他回答,便顾自继续道:“你若是有所忌惮,那颍王的处境可就不妙啊,所以我就在犹豫,究竟还要不要去投靠他门下。”

    “怎么个不妙法?”

    林苏青的这一问,并没有回答阿德方才的问话,但也像是已经回答了。

    只是这回答很暧昧,他耍了个小心思:可以理解为忌惮,也可以理解为不忌惮,只是比较好奇,如若忌惮会如何。

    从附身过来,他所接收的信息,无不是在讲他这位太子的处境,被颍王逼得如何如何堪忧,先下倒是头一回听说,颍王的处境也有不妙。

    阿德搭在膝盖上的手,大约是习惯,食指与中指的指腹和大拇指的指腹摩挲着,他漫不经心道:“上有陛下疑心他功高盖主,中有兄弟忌惮他有夺嫡之心,之下还有文武百官捏造口舌是非。试问,颍王如何怎么能妙?”

    不等林苏秦回答,阿德微微一笑,饶有意味。随即道:“先不论颍王如何作想,单说一说颍王的那些个部将,试问他们会如何作想?”

    “如何想?”阿德提到了林苏青毫不知情的事情,他很是想多听多了解。

    阿德道:“那些个部将,哪一个不是跟着颍王出生入死身经百战过来的?换言之,流血流汗的是他们,他们效忠的是颍王,而颍王率领他们闯过了枪林刀树、烽火连天,而如今却要被捧杀在功成名就。试问,颍王都已经到了自身难保的地步了,谁还能去保住他们这些做部将的?”

    阿德盯着林苏青又道:“那么,这些战功赫赫,功勋累累的部将们,对颍王的这份铁胆忠心,在太子眼中算是什么?在陛下眼中又算是什么呢?”

    林苏青心中一惊,如此说来……颍王的处境的确不妙。

    说俗一点,如同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可谓进退两难。

    阿德又是一笑,意有所指道:“如果换成你是颍王,面对这些斩不断理还乱的处境,你将如何选择?”

    要如何选?林苏青当真在心中认真的琢磨起来。

    假使颍王真的已经到了如此这般腹背受敌的地步,说实话就算是颍王不愿夺嫡,手下的那些个部将也会让他夺吧。他若不夺,又怎对得起他那些忠心耿耿的部将呢?

    不不不,怎么把自己绕进去了?

    林苏青回过神来,连忙岔了话题:“不是正在聊你将要面临的选择难题吗?怎么突然谈到颍王的选择了,又如何揪扯到让我做选择了?”

    “哈哈哈哈哈~”阿德没来由的开怀大笑,而后道,“其实说到底,不都是一件事么。”

    阿德笑声爽朗毫无收敛,林苏青生怕引来了那些草莽流寇,连忙探起身四处望了望,见林中连只鸟都不曾惊飞,这才安下了心。

    他刚放松警惕地坐下来,远远就听见一群此起彼伏的呼喊声:“殿下!太子殿下!殿下!”

    阿德说道:“是来找你的。”

    林苏青当然知道是来找他的,于是他摘下了头上戴着的草编帽子,扫开了身上遮挡的树枝,站起身来,对阿德道:“咱们安全了。你可以先随我离开这里。”

    “不了。”满以为阿德会接受,怎料想他一口拒绝了,还道,“只请太子殿下送我一匹马,不必太好,从侍卫们所骑的里面挑最劣的一匹即可。”

    “你要自己回去?”林苏青见阿德点头确认了,眼神很是坚毅,便也不多劝言,“好吧,你随我去挑。”

    “还是劳烦殿下亲自牵过来吧……”

    嚯?好大的派头?叫太子赠马就罢了,还要太子亲自牵马给他?

    阿德旋即一讶,估计他自己也意识到说话不太得体,于是赔礼道歉道:“恕罪恕罪,乡里人粗散,口无遮拦。”

    接着才解释道:“如若我亲自去牵走东宫侍卫的马匹,必然会被众人所眼熟。万一来日,我入了颍王府,此事……于太子,或许不大光彩……”

    话说得好生不客气。不过也是,这就好比颍王派人去拉拢吴艺,结果被吴艺打一通赶走是差不多的意思。打的是主子的脸。

    罢了,谁还没有点个性,林苏青自认是个大度之人,便允了他的意思,由他去吧。遂道:“那你等着。”

    他便亲自去牵马,心中嘀咕着,也就他这个“太子”好说话,换作原来的太子本人,哼,估计一听是想投靠颍王的人,说话还这般不客气,估计早就让他脑袋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