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五十一章 兄弟会谈
    昏睡之中的林苏青,眼前忽然出现一幕熟悉的画面——二太子殿下将折扇一收,看着他,平淡道:“所谓命数,不过是一些选择。”

    选择?

    尚在疑惑之际,一切却戛然而止,归于虚无。

    他倏然苏醒,猛地睁开了眼睛,惊得侍奉在一侧的侍从和侍女们骇了一跳,旋即是欢天喜地,侍女们激动得手拉手,欢呼:“殿下醒了!太子殿下醒了!”

    “奴婢这就去禀报皇后娘娘!”一名侍女激动的撩开珠帘出门去,

    转眼便有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在侍女的搀扶下,急不可耐地自己提着裙袍迈了进来。

    侍女为那位夫人撩开珠帘,她一眼便看见了满头缠包着纱布的林苏青,眼泪顿时就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的往下滴落。

    惊喜过望,以致感泣。

    “我的儿啊,你可担心死母后了!”她一进来就坐在床边抱着林苏青抹眼泪。

    那泪水中五味陈杂。

    龙虎之争,手心手背都是自己的肉;古往今来,为了那一个位置,多少暗斗明争,她也是清楚的。

    她原本以为皇帝早早的立下了太子,就能够避免那些个争斗……谁知,谁知人心向来不知足也不安定。

    大约天下母亲的怀抱都相似吧,林苏青忽然有些眷念这个怀抱。

    这个温暖的怀抱令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不知她现在如何了,过得好不好,旋即他的眼眶也跟着湿润起来。他在这边过得实在是不好,他有许多的辛苦和委屈无从道起。

    恰在这时,平王来了,他瞧见红着眼眶的林苏青,登时怔愕:“大哥……?”

    皇后听闻,松开怀抱,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回头道:“瑞儿来啦。”

    “儿臣给母后请安。”平王捧手揖了礼。

    因了平王这意外的一句,皇后回头看时,也注意到了林苏青的眼眶和星点泪痕。她心中顿时又是一揪。

    而后见平王走近时脸色深沉,心事重重,想来平王是有事要来与太子商议。

    她遂托辞道:“险些给忘了,母后得把太子醒来的消息,去告诉给太后,她也是担心了极了。你们兄弟俩先聊着吧,母后晚些再过来。”

    “恭送母后。”平王与太子不约而同到,太子碍于有伤不便下床,但平王礼数十分周正,与他平时散漫不羁的模样判若两人。

    目送完皇后离去,林苏青见平王一副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的样子,与先前口无遮拦的做派更是截然两样,必然是有什么事关重大的话。

    “你们都先下去吧。”林苏青对周围侍奉的侍从与侍女们道。

    “是。”侍从和侍女们皆是行了礼便退出了房门。

    平王紧跟着就要去将门关上,林苏青却是抬手拉住他。

    “慢着,越是开着门才越不会惹人窃听。都在明处,更好察觉。”

    关了门说话,就算外面有人偷听,他们连看也看不见。但若是开着门说话,但凡有人靠近,多少都会看见影子,会有所察觉。

    “大哥明智。”平王觉得十分有理。

    而后平王便随手将凳子挪到床跟前,对着林苏青坐着,不等林苏青发问,他便单刀直入先说道:“大哥,你方才可是心寒至极了?”

    平王问的是他方才眼眶湿润的事,自然不是心寒于颍王,而是伤怀于自己无法回家,伤感于孤身无所依靠的母亲。

    但是这当然不能与平王说起,他遂就着平王的提问,说起颍王之事。

    “是我自己疏漏,给他制造了机会。”

    林苏青头疼得紧,脑袋上缠着的绷带令他的头越发的感觉沉重,只得倚靠着床边坐着。

    “有些话,你我兄弟之间,我便不见外的说。”平王连忙伸手去扶了他一把,同时说道:“你若不除他,就是没有机会,他也会制造机会。大哥,此人不除,必是后患。”

    为了防隔墙有耳,他们均不直呼“颍王”,只是以“他”代指。

    林苏青抬手指了一指,平王领会他的意思,起身去端了一杯茶水给他,这一细致令林苏青心中甚感欣慰。

    他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咙,才道:“只要不留他在京城,他便制造不了什么机会。”

    “难道要再将他调去打仗吗?让他的兵权握得更多更大吗?”平王思路很是清晰,“再到那时,恐怕他也不再需要制造什么机会了。”

    这话说得相当直白,可见平王与太子平素是十分亲密,可谓是无话不讲。

    平王见林苏青依然犹豫,更是苦口婆心地劝言道:“大哥非要将这个祸害留成今后架在脖子上的大刀吗?”

    “言重了。”

    一听到“祸害”两个字,林苏青心中就是一触,他最是听不得这个词。

    他不以为然道:“父皇已经年迈,即将退位。我们只须防住颍王,不被他夺了东宫之位。等到今后父皇退位,顺利登基就是了。颍王成不了祸患,也成不了大刀。”

    林苏青觉得坐久了之后,腿有些酸胀,他起了起坐在床边,将腿放下,擦在榻几上,一边捶打着腿,一边道:“没有必要非得将这个人给杀了,只需要将他意图称帝的心给‘杀’了即可。”

    那日在深林,颍王还是阿德时曾说过,如此图谋,不过是为求自保。

    既然如此,那么他们便只需要使颍王知晓,就算太子将来继位了,也不会与他们颍王府的任何人为难。

    他们是亲生兄弟,颍王原本也不想争位,做这点沟通应该不存在难事,亦不存在隔阂。

    只是唯一要担心的事,得想出一个尽善尽美的理由,去解释那日他认不出颍王身份的缘由。谨防哪日被颍王揭穿,可就糟糕到极致了。

    “大哥,你这是妇人之仁!”平王愤懑自己这位大哥性情软绵,同样是兄弟,性情怎的差距如此之大!

    他执意道,“大哥,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只要他人不死,你就压不住他那颗野心!更别妄提让他释怀了!”

    “你若还想在今后顺利继位,你就应该速战速决,干脆利落的斩草除根!”平王又道。

    “大哥,你不看他的野心,你也要看看他手底下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心吧?”平王愤懑不平道,“一群做惯了杀伐之事的草莽野夫,根本懂不起什么国家大事,更不会明白治理国家并非全凭武力!大哥,就凭这些,就是他不反,他底下的那些人也会逼他反的!”

    这个层面当日在深林时,颍王阿德自己也说过……

    如是想来,其实还挺唏嘘的。是颍王这般心机叵测的人,却也同他说过真心实意的话。

    如果不是那日的巧遇,料想谁也不会知道,连颍王自己也在忧心——终有一日压不住自己手下部将们的势头。

    或者说……来自部将们对颍王当前处境的不服气?

    来自部将们对颍王的另一种方式的拥戴?

    总之,有一点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颍王自己并不想夺嫡争位。

    平王见林苏青心有耿耿,陷入沉思始终不发一语,令他觉得自己颇有一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之感。

    于是,干着急之余还堵上了几分火气和闷气,道:“我这样苦心孤诣,又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还不是为了大哥好,大哥你怎么就不懂我的一片苦心呢!”

    “大哥懂,大哥怎么会不懂。”林苏青从茬神中归回来,安抚平王道,“只是,世间有许多事情,不是非得要用杀伐才能去解决的。”

    见平王还是忿忿地不解气,林苏青又劝慰道:“就好比,他现今处境困窘,他下不来,也上不去。然而他的部将们无法理解,只是一味的替他感到不服气,抑或者是想随他攀登到更高处去。”

    “然而正是因为来自不同群体的不同想法,便造成了不止你我、乃至父皇都深感困扰。兴许颍王自己也格外困扰。”

    林苏青捧着茶杯,感受这透出来温热,继续道:“我想到了一个解决这个困扰的方法。”

    “这还有解决的方法不成?”平王不理解。

    林苏青讳莫如深道:“颍王下不来,我们就‘帮’他下来。”

    “帮他?我们还要帮他?!”平王大惑不解,忖了良久后问道,“如何帮?”

    林苏青放低声音,悄然道:“我们可以抽了他脚下的砖瓦呀。”

    “抽……砖瓦?”任平王平日里如何颖慧,一时间竟是听不懂他这位大哥在说什么鬼话。

    林苏青瞥了他一眼,神神秘秘道:“不敌其力,而消其势。”

    平王忖了又忖,登即恍然大悟!

    “抽薪止沸?”旋即佩服不已,“大哥英明!可是当真能有效吗?”

    “反正还有得试,为何不试试?”林苏青俨然十拿九稳的模样,令自来对太子的决策十分听从平王,就是不信也便多少信了。

    “大哥既然有了主意,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我觉得,要想真的一劳永逸,还是除了比较实在。”平王还是颇有微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