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五十三章 赴约
    “老臣与陈大人,有以下犯上之罪。”梁文复谨慎道,“吾等曾对殿下的身份,有过怀疑。臣等有罪,望请殿下恕罪。”

    陈叔华附道:“请殿下恕罪。”

    原来是这样的事。

    他先前只说磕伤了头,失了些记忆,抛开这些,尽管他有意效仿,但行为习惯多少与真太子存在差异。而梁文复与陈叔华这样的心腹重臣,与太子是相当亲密的,种种变化单单说是失忆,的确经不起推敲。

    何况,太子失忆乃是大事,明面上怕引起动乱不对外提及就罢了,但私下里他也不曾召过什么御医。

    林苏青揣度着梁文复与陈叔华想法,是以他二人这样的城府,定然早就起了疑心。

    不过,今日他们二人既然坦诚的说明的怀疑,想必是已经相信了他的身份。

    虽然不知道他二人是根据什么来辅佐判断,但于他来说,信了便是好事。

    林苏青搁下毛笔,起身走出案桌扶他二人起来,笑道:“本宫突然失忆,且言行举止多有异常,你们心生疑心,实属情理之中,本宫不应怪罪你们。”

    细细回想起来,他二人心中生了疑心,却依然忠心耿耿,是忠臣,就更不该怪罪了。

    何况,这种事,怪罪才更令人起疑。

    林苏青忽然想到,梁文复与陈叔华现下深信不疑,那么今后就算颍王意图揭穿他,好歹有这二人以做证人。天助我也呀!

    正如此感慨着,立马却又失落起来,天哪里助了他。天若是助了他,他怎么会来到这边世界,又怎么会被二太子调来体会做太子的感受?他现在本该是吹着空调打游戏的。

    一茬神,想到零星种种,心中顿时怅然若失。

    唉,也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到何时去,先不论回不回得去原先的世界,关键是他何时才能做回他自己?他至今没有想明白二太子调他过来究竟是为了考验他什么。

    他在心中体会这二太子的用意,相比作为自己,和附身为太子,到底哪一个他更愿意做?

    只能说,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危险。

    且暂时将作为自己时比做“之前”,将作为太子时比作“现在”。

    他在“之前”的危险自是不用说,几乎整日提心吊胆,被谁吃了,被谁害了,被谁抓了……

    而“现在”则需要将心机算尽,步步为营,如走珍珑破险峰,一步一子,不容错不容悔。

    可是,相比与那些超脱他能力之外的妖异作抗争,显然与这些和他一样的凡人来斗智斗勇,容易许多,安全许多。

    至少凡人还是讲理的,至少“现在”他不会被人当做祸患。

    优势如此鲜明,若要叫他做出选择,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愿意从此做谁?

    想起来,他便十分犹豫。

    在“之前”,即使危险重重,弱肉强食,妖异毫不讲理。但是,他有机会飞升成仙,有机会回到原来的神界。

    而“现在”,他未来可能会成为皇帝,如果想成为一代明君,那便只得空有后宫佳丽绝色,日夜操劳于江山社稷。不仅要应付朝堂之上的明争暗斗,还要平衡后宫里的争奇斗艳,并担心随时会生出的战乱和变故。从此以后的人生,都不再是自己的,而是整个江山的,所有百姓的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忽然有了选择,付之一笑,还是做自己比较潇洒自在。

    这岔神的一笑,令正在帮他看奏折的梁文复与陈叔华不明所以,忙问他道:“殿下因何事欢喜?”

    “啊?”他一怔,回过神来,掩饰道,“不为何事,自己瞎琢磨罢了。

    他笑的是,曾经那个终日只晓得翻闲书打游戏追漫画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嫌弃做皇帝。

    更有趣的是,连他自己都无法清楚,这想法究竟是源自志向远大,还是出于眼高手低。

    他笑的还是——他的内心,终究是个不甘堕落的人。如若能选,他选择往更高更远更潇洒的日子去。

    如是想着,他又是浅浅一笑。将梁文复与陈淑华看得心中直犯嘀咕,太子的脑子没事儿吧?

    “大哥!”突然一声响亮的声音在门外亮起,将他们的各自的神思拉扯了回来。

    林苏青落笔搁下,抬头便见一身轻装的平王兴致勃勃的迈了进来,开门见山就道:“大哥大病初愈,咱们去打猎放松一下?”

    又是打猎……

    林苏青揉着眉心,委婉道:“我上回怎么受的伤你可还记得?”

    平王咧嘴一笑:“这回绝不了,就是你骑着踏雪踩蚂蚁,我也不逗你了。走吧!”

    见委婉同平王不起作用,林苏青干脆直言拒绝,毫不留情面道:“不去。”

    平王的性格叫林苏青很难形容,商议正事时,他言辞犀利,思路敏捷。纵使一片苦心付水东流,但转眼就能抛开所有,寻欢作乐。

    也不知该夸他少年心性不记事,还是该夸他公私分明,行事豁达。

    “大哥!适当的外出走走,有益身心,你大病初愈,也该劳逸结合。”平王说着就来拽着他胳膊往外拉。

    “我不去。”林苏青继续拒绝,觉得这样说没有说服力,干脆岔开话题,道,“你怎么一心就想着去打猎呢?是东西不好吃?还是美人不好看?”

    “无关其他!”平王一听便知道林苏青是在拐着弯的说不想去,于是直言道:“我宁可不要美人,宁可不吃饭,也要去打猎,你去不去?嗨呀大哥,你去吧。”

    林苏青连连撒开他的手,想将臂膀抽出来,可是平王蛮力十足,他抽不掉,也掰不开,无可奈何道:“男子汉大丈夫,你怎的耍起无赖了。”

    太子与平王两兄弟的这一出,看得梁文复与陈叔华暗地里偷笑。

    “启禀殿下!”门口忽然有侍卫高声来报。

    来得是时候!终于帮他寻了个脱身的机会,林苏青连忙抽出臂膀,平王也非常知事的撒了手。

    林苏青理了理衣襟,问道:“何事?”

    “回禀殿下,吾等在东宫门前的石狮子口中,发现了一封书信。”

    林苏青抬手时,侍卫恭敬躬身,双手将书信捧上前来,禀奏道:“已经搜查过宫门附近,不曾有可疑身影。是否追查?”

    “先不必。”林苏青的回答直截了当。

    太子所处的东宫位于皇城之内,能将书信置于东宫门前,必然是宫里头的人,若要是去追查,必然是千丝万缕之事。

    他接过那封书信,封面没有任何题字与落款,他嗅了嗅,也无任何脂粉香气,送信之人应当排除女性。

    接着他拆开取出信笺,展开一看,书以行草,笔格遒劲,且内容十分简短。

    只道:“听雨阁,酉时一聚,阿德。”

    阿德所留?

    平王见林苏青一脸迷惑,上前来问道:“何人书信?”

    林苏青顺手才将书信递给平王,并道:“颍王以个人身份约本宫酉时去听雨阁一聚。”

    细想他仅留“阿德”一名,既无封号也无朱印,自然不是以皇子身份吧?

    陈叔华道:“颍王约殿下于天色昏沉之时在宫外相见,恐怕有诈。”

    “陈大人说得在理,就怕颍王预有埋伏,只等殿下前去赴约。”梁文复也道,“会不会是因陛下金口玉言却出尔反尔,令颍王怀恨在心,想剑走偏锋了?”

    林苏青有些不明白:“谋杀太子,罪过可不小,他该不敢冒这个大不为吧?”

    陈叔华道:“太子自行出宫,若是在宫外有了危险,谁又说得准是谁下的手?何况颍王若要行此计策,必然谋划充分,不会被抓住任何把柄。”

    平王倏然一喜,拉着林苏青的小臂道:“大哥!不如我们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梁文复立刻听出了平王的言下之意,他忖了忖,询问着:“平王殿下是说,太子殿下也率人前去……包抄颍王他们?”

    “正是此理!”

    平王欣慰点头,随即道:“大哥,不必你亲自以身犯险,我找人乔装成你,替你赴约,只要颍王一露面,我们就……”他做下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

    梁文复与陈叔华见状,皆是立即明白了平王的意思,他二人面面相觑后,点点头十分认同。

    而林苏青却看得心中一惊,登即反对:“不可,毕竟是亲兄弟,怎可手足相残”

    他可不想来附身一趟,给这位贤明的太子背负一个弑杀手足的千古骂名。

    “再者,颍王是以乳名相约,万一他并没有设下埋伏……”

    平王却不以为然,道:“不会的,颍王是怎样的心性大哥最是清楚不过,你不防他,他也是要防你。他不可能孤身前去。”

    梁文复与陈叔华连连附议。

    “平王殿下说得是。”

    “太子殿下,平王殿下所言不可不听啊。”

    他们说得是有几分道理,的确有相当大的可能。林苏青不得不加以斟酌。

    他行思坐想,研精覃思,倏然灵机一动:“本宫心有一计。”

    他折身过去抓紧与他们吩咐道:“你们预先挑选一些颍王面生的人,乔装成听雨阁的客人,安插在听雨阁,隐藏于客流之中。”

    “届时,本宫按时赴约。”他说着举起一盏茶杯,示意道,“本宫以掷杯为信号,杯子一落,你们即刻动手。”

    平王正欲说什么,林苏青当即打断道:“如若本宫不曾落杯,谁也不得轻举妄动。”这一句话便是特地说与平王听的,

    “大哥你这样妇人之仁,实在不可取。”只见平王的脸色颓了下去,“可是你都这样决定了,我们也只得照办了。反正,我不认同你的做法,我认为,要想真正的安稳,必须对颍王斩草除根。”

    ……

    酉时,天色阴沉昏暗。

    风如拔山,雷声千嶂,黑云翻滚如墨水浸染,遮去半边天际。

    林苏青身着常服,乘着马车,微服来到宫外东南处的听雨阁。这次赴约,虽然事先做好了安排,但他仍然紧张得提心吊胆。

    听雨阁的建筑十分宏伟且十分独特,红砖碧瓦,坐西朝东。统共有三层楼阁,约莫有七八丈楼高。

    楼顶是以层叠的如意斗拱托举而成,像是飞檐翘角的头盔,粗一看恢弘大气,细一看精致细美,小到门窗都是精致的雕花。

    而听雨阁最富盛名的是,整座建筑不曾使用一钉一铆,从大大小仅凭木头构件相互承托彼此勾连,很是与众不同。

    “客官里边儿请~”小二大老远就开始招呼着,“客官您几个人呀?趁来还是留了座?”

    听雨阁内宾客盈门,无数个迎宾小二传来岔去的招呼着。

    林苏青环顾四周后,回答着小二的热情。

    “不用,我是来赴约的。”

    接待他的这位小二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紧接着道:“小的一见您就知道您是贵客,请问客官是否留过厢房?您只需简要的报个字儿,小的这就能替您去查明白~”

    “不必了,我自己找就行了。”说着林苏青年宫便朝楼上而去。

    他见楼下人头攒动,嘈杂不堪,想必阿德是不会选在一楼约他。

    上了二楼,放眼一看,都是些文人雅士。或举杯诉情怀,或期期艾艾说忧愁,抑或是慷慨激昂的评议国家大事。大致听了一听,其中有几个不怕掉脑袋的,话说得十分自以为是且十分猖狂。有些乱,想必阿德也不会约在这层。

    于是他又接着上三楼去,刚准备上楼,守在二楼楼梯口的小厮连忙伸手将他拦住。

    “客官对不住,三楼以上,今日都不待客。”

    “为何不待客?”林苏青讶异,心中直觉——阿德应该就是在三楼没错了。

    小二如实道:“今日被一位贵人包下来宴客了。”

    “你所说的贵人今日要宴请就是本公子。”

    “这……”小二以为林苏青故意为难,连忙道,“客官,这玩笑开不得,上面那位咱可招惹不起。”

    “你且去报,就说……林中旧友。”

    小二见林苏青态度俨然,尤其坚定,不似故意为难他。他想了片刻,遂领了吩咐。

    “公子稍等,小的上去问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