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六十六章 人性本恶?人性本善?
    林苏青打眼瞧了一眼那气息将绝的皇帝,七窍流血,面色紫黑。方才口吐白沫,接连大呕浓血,然此刻已经吐无可吐,污渍皆已干涸在面庞上挂着,甚是凄惨无比。

    想来毒素已然伤及了皇帝的内脏。到底何时死,只剩下片刻的事情。

    皇帝已经回天乏术,他若为了这个皇帝呼人进来,恐怕只能是百口莫辩。

    药是他亲自端进的马车,亦是他亲自喂皇帝喝下去的。他若是引人进来,必定是死路一条。也如此,他与主上的这把对赌,怕是又是他输。

    林苏青权衡着利弊,决定还是先不为好。

    “世毅君,您年岁渐长,老臣希望您能明白一件事。”丞相捧手揖礼道,“有些人,即使您再气恨,也不可除;而有些人,即使您再喜欢,也不能留。”

    这一席话将林苏青拽回神来,老贼是奸诈,可这一番话说得十分中肯。大丈夫能屈能伸,既能拿得起亦要放得下。

    “我不气恨你。”林苏青听得明白,赵高的言外之意是将他自己比作了被气恨之人同时也是在提醒着,他还有用武之地,是不可除之人。

    而那喜欢,指的应该是皇帝与世毅君的那位太子兄长——钰吧。林苏青感慨,又是父子情深与兄弟手足。

    听见林苏青说不气恨,赵高随即叩首伏地,道:“望请世毅君以大局为重,臣愿意赴汤蹈火。”

    林苏青眼尾余光斜了他一眼,这老贼为了切身利益,大奸似忠。虽然谈不上气恨,但此人奸同鬼蜮,巧伪趋利,难免惹人讨厌。

    于是故意试探道:“父皇待你恩重如山,你为了追名逐利,依然下得去心蓄谋鸩杀,就是不知道,今后你将如何对待我?”

    赵高一听,即刻便道:“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林苏青嗤之以鼻,冠冕堂皇的话倒是说得很漂亮。不过面子上,他只是些许酸了一句,道:“赤诚之心自有天鉴,你可要好自为之。”

    “老臣心如明镜。”

    语罢,他拾起原先代笔写下的传公子钰即位的诏书,立刻起了火折子,一点点将那封诏书烧成了灰烬,灰烬尽数落入了那碗尚未饮尽的汤药之中。

    接着,他端起那碗汤药,双手呈递给林苏青,道:“只要世毅君心意决,其他事宜尽可交付老臣处置,定保万无一失。”

    林苏青目光狠厉,逼了他一眼,他毫无闪退,只是垂下眼眸,也只是恭敬的捧手晓以君臣之礼的回避,丝毫没有心虚之情。

    于是,林苏青才接过了那碗掺了真正遗诏的汤药。

    皇帝已经没得救了,除非来个活神仙令他起死回生。林苏青权衡着,若是为了一个将死之人,与赵高起了冲突,恐怕自己也很难脱身。

    赵高既然能借他之手毒杀皇帝,逼他就范。自然也想到了假如他不答应……应该也准备了万全之策对付他这个知道真相的小皇子。

    这回他不想输。

    何况,在历史中,胡亥当上傀儡皇帝后,赵高一直苦心孤诣的不是为了江山社稷的安定和发展,而是醉心于稳固自己的地位。这也是大秦王朝提前结束的因素之一。

    但如果是他继承了皇位,不见得赵高就能得逞摄政,毕竟他不是小屁孩胡亥。

    所以,这是可以挑战的事情,这是可以选择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事情。

    他伸手探了探皇帝的鼻息,气若游丝,顷刻将绝也。

    可他虽然已经做出了决定,此刻却仍然无法狠心将这碗鸩药给皇帝灌下去。药都端在手里了,他还是踟躇着下不去手。

    大小是条性命,虽然已知皇帝不喝下这碗药也是死,可终究和自己亲手让他提前死不一样。先前可以说是无心之失,一旦喂下去便是他故意而为。

    今下又是父子身份……他如何狠得下杀心,下得去毒手。

    赵高候了半晌,见林苏青依然犹豫,遂道:“世毅君若心怀仁慈,老臣愿意代劳。”

    “不必。”林苏青直接回绝。

    怎样也是一代天子,怎样也是现在的父亲,如何也不能让他死在这等老贼手里。岂不是屈辱。

    倒不如让这皇帝死在自己亲人手里,也算有所折合。

    “世毅君,间不容发,还请速速为之。”赵高怕他犹豫狠不下心,想代劳又不成,只得不时地催促。

    林苏青心中的犹豫迁来迁去,倏而一咬牙,罢了,反正这皇帝也活不成了,若是不这样做,他怕是也活不成,没有必要赔了个老皇帝,又把自己搭进去。

    于是,他一鼓作气,捏住皇帝的面颊,迫使皇帝的口齿不得不启开,接着把汤药晃了晃,使得其中的灰烬漂浮,一个心狠给皇帝灌了下去。

    毒药与真正的诏书,一并进入了皇帝的腹中。皇帝本就虚弱,此时大毒入腹,当场气绝身亡,没有任何不适的挣扎,唯有七窍默默地淌出血水来……

    林苏青正想交代赵高一些事,突然,他自己的头脑毫无防备的一晕,旋即昏了过去。

    ……

    ……

    睁开眼,又是那片荒野深林,又是置身寒凉彻骨的山野泉水之中。

    这么快就回来了?他还打算好好的有一番作为呢。

    林苏青一愣,抬头便见二太子正背着晴空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

    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树叶筛进来,斑驳的洒下,林苏青迎着璀璨和煦的光芒,辨不清二太子的神情。

    “可有收获?”二太子清浅的声音随着光芒落下。

    收获……方才只顾着应对那赵高老贼,尚未来得及思忖感悟。于是,他这才开始回忆着,开始忖度。

    顿时惊愕!他竟然对他人下了狠恶的杀心!实在令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自幼接受的教育便是,要与人为善,做力所能及的善事,以力所能力的助人,切莫横生害人之心。

    历来他都常持自省之心,不敢做任何伤天害理,损人利己之事。

    况且他还因几分性格使然,有许多时候冠以善良的名义一再忍让,或是对他人的要求从不拒绝,实则多少源于性情的中的几分软弱。

    是他这样的一个人,今下,却能痛下杀人之心,实在是有悖常理。

    可是细思之下……却又在常理之中。因为他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呀!

    原来,唯有当屠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时,才会切身的明白。

    原来所谓善恶,当面临生死攸关的抉择时,在那个临界点时,人性才会得到最真实的展露得。

    原来所谓秉持善念,不过是为自己找一种存在感;为自己找一种救赎;或是为自己的情感找一种寄托。

    所谓力所能及的行善,无非是能力范围,不触及自身根本的举手之劳。

    如一旦危及自身,来自人性的自私或是劣根性,便展露无遗。

    他这时候也才想清楚了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的真实出发点,比如,他作为太子与颍王争斗时,虽然最后因为过分自信,死于掉以轻心。但不杀颍王的决定的出发点,其实是他自认为运筹帷幄,足以万无一失。

    试想如果他作为太子时,境况如同方才作为世毅君那样,颍王的箭一开始就逼在了他的命脉之上。想来,他会如何反应?

    应当也会是绝地反击吧?

    如果一开始就清楚明了的知道,颍王和他必有一个人要死,那么,他会选择自己活命吧。

    可是,这样的他,就是恶人了吗,也不见得。比如,如果他所面对的是真实的亲人,届时要二选一只能活一个的话,对方是他深爱的人,退一万步的想,假设对方是他的母亲,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去死,让对方活命。

    由此可见,人性又不见得是那样恶劣。性恶和性善,究竟要怎样去界定呢?

    “人性啊,人性啊,竟是如此难以捉摸。”林苏青内心的感慨脱口而出。

    人性究竟是怎样的?或许唯有在面临取舍的时候,才最是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