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七十章 猴缘
    林苏青紧张的等待着狗子的回应,只见狗子朝他近了两步,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凑近来,将他凝了又凝,俄而退后半步,盯着他严肃道:“倘若当真有荼毒苍生的祸患遗留于世,那便是天地神佛犯了过错,作了尘孽。轻,则降下天灾**以示警戒。若是罪孽深重,已至无法安定,则天崩地裂,万物覆灭。一切溯源归本,重头开始……”

    世间万物重新开始……林苏青不由自主地咽下一口口水,不由得为之震愕,饶是神仙佛祖尚有无法界定之事。然而天地之鉴,可谓是众生平等,却也无情不仁。

    万物覆灭……这是一件相当严重的惩罚。

    狗子此时的眼神,令林苏青相当的发虚发怯,他有些心虚的道:“你做什么这样盯着我,我肯定不是祸害。主上都信我了,你也得信我不是?”

    狗子的眼神紧紧地锁着他,一双圆溜溜似墨漆的眸子盯了他许久,倏然猛地一转身就走,一尾巴猝不及防的扇在林苏青脸上。

    林苏青下意识的一躲,没能躲过,扫了一脸的狗毛。他抹了一把脸,挑出嘴里的狗毛,问道:“你去哪儿?”

    “这里太吵了,本大人要去找个清静的地方睡觉去。”

    狗子头也不回的摇着尾巴去远了。听上去,并不是嫌这里吵,因为此时,连半点鸟叫声都没有。

    林苏青愣愣地望着狗子的身影越走越远,如豆大点时,才终于看不见了。这不是狗子一贯的作风,它一贯是转眼就窜没了踪影。

    这不正常。狗子看起来情绪不太好,有一种犹如枯叶飘落的失落感。

    林苏青以为是不是自己问错了问题,说错了话,可是回想起来也不曾有什么话能使得狗子如此失落。

    难道是因为他提了“祸患”?可是,当初青丘的长老们要除他时,还是狗子去唇枪舌战的替他说话。

    怎的今下它却如此在意了?应该……不是因为这个因素吧……

    幽幽密林深处,便只剩下林苏青独自一人,泡在这山野泉池之中。他半天没有缓过神来,狗子为何突然不正常。或许是他多想了,狗子真的只是想去清静的地方睡觉?

    蓦然飒地一声响,一阵风冷冽的吹来,撞在林苏青裸|露的背脊上,他不禁浑身一抖,打了个寒颤。

    ……

    他一个人靠在岸边的石壁上,无所事事的泡着泉水,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大约正是因为此时的无聊,他这时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同。

    先前灵魂一直是附在他人身上,一回来脑子里就充斥着各种想法,不曾留心去感受这山野泉水泡着有何感觉。现下他刚好趁着百无聊赖,于是才仔仔细细地去体会。

    只觉得触水冰凉,而身体却是咋在发热,简直可以说是滚烫。

    山中的泉水冬暖夏凉,此处的泉水更是过分凛冽,甚至有些刺骨。而他的身体,却是由内而外的发烫,脸上甚至冒着细密的汗珠。

    外冷内热,鲜明对比,实是奇哉怪也。

    他正闭目泡着细细体会,耳边忽然听到噗通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跃入了水中。

    该不是狗子回来了?

    他睁开眼一瞧,水里和他一起泡着的、方才那个入水的……竟然是一只雷脸毛公嘴的猴子!

    且那猴子正浮在他对面,一边摘着头上沾惹的碎花断草,一边从容不迫的打量着他,倒是将他显得慌乱了。

    猴子见他猛地睁眼,却始终在发愣,张口便道:“你错愕个什么劲儿,此处本来就是俺们的地界。要不是那威武神通的红毛狗子日夜守着不准俺们靠近,哪容得你独占灵泉。”

    声音听起来很是尖细,显得十分刻薄。

    自从来到这边世界,稀奇古怪见多了,会说话的猴子,倒也不足为奇了。

    只是……这一句红毛狗子……林苏青咋舌,他也就敢在心里如是叫一叫,当面的时候都须得依着狗子的心情。而这只猴子倒是大胆,如是猖獗的直呼追风神君为红毛狗子……

    如此没有眼力见儿,恐怕它就是再泡上个百八十年的,也修不得什么造化吧。毕竟得罪的是一方战神……

    林苏青轻咳两声,道:“劝你还是赶紧走吧,它大约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猴子一听,顿时打了个机灵,随即在池子来游来跑去到处张望,林苏青暗笑,果然是畏惧狗子的。

    他这一笑还没来得及笑出声,怎料想那只猴子突然双手似个喇叭般扩在嘴前,冲着四周低声招呼道:“兄弟们!快都别磨蹭了!抓紧时间泡吧!一会儿那红毛狗子就要回来了!”

    猴子话音刚落,刷啦啦!

    旋即就见从四面八方的树梢上、竹条上……荡来窜去的落下无数只猴子,它们争先恐后地一窝蜂扑下来,扎进水里翻腾。

    林苏青登时就愣住了,这架势拦也拦不住啊!

    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方原本不算大的池子,转眼就跟下饺子似的,塞得满满当当,满成放个屁都能臭死一堆的阵仗。

    “……”林苏青木讷地杵在原地,他觉得此时的自己宛如米开朗基罗的一通雕像作品——大卫。

    真的是连稍微动一动脚趾头,都能不小心蹭到一只猴子。

    他无可奈何的挤在猴群之间,原本宽敞得足够他肆意畅快的走上几个来回的池子,眼下密密集集的逼仄不堪。

    不能活动便忍了,但只要是不小心碰到了哪一只猴子,就算只是一不留神蹭着了几根猴毛,随即就被那猴子一巴掌呼在脸上:“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

    瞬间面临的就是万猴睚眦,不约而同地挥舞着拳头瞪着他,这势头,这阵仗,仿佛刹那就要将他撕得稀碎。

    “没……没什么……祝各位猴哥尽兴,需要挠背就招呼一声,呵、呵呵……”

    林苏青苦着一张脸苍凉的望着天,心中悲痛欲绝地思念着狗子——狗子你快回来……

    世事难料啊,狗子竟是一去不复返……

    抛下他独自与猴子们一并泡着,可以说是人都挤瘦了。

    这也便罢了,猴子们很快九意识到狗子一时半会儿没有回来的意思,于是便派遣出几只放哨的,在四面八方轮流换班的守着。如此便能提前预防狗子,它们便是更加肆无忌惮了。

    于是,林苏青在这方池子里,顿时沦落到毫无地位可言,不能动不说,稍不注意就要挨揍。

    就连猝不及防的打个小喷嚏,都要被猴子们当成是挑衅,接连着就是:“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迎来一顿胖揍。

    可谓是真正切身的体会到了“生无可恋”这四个字的真谛了。

    啊,这暗无天日的泡澡。林苏青靠在池边,两条胳膊被逼得架在岸上,他一只手撑着下巴,整个人一副遥望愿望的思考者的模样。但他什么也没有想,毕竟……狗子一去不复返,他已经心如死灰。大约……这就是……绝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