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七十一章 三魂七魄(上)
    这时他忽然听见身边有只大猴子正在教育一只不愿意泡泉水的小猴子。

    “你要好好泡着,泡上七七四十九天,你就不是普通的小猴儿了,到那时候,你也可以说话啦。不仅可以说话,还能修炼呢。”

    小猴儿掰着嘴里的缺牙,唔唔唔地望着大猴,像是在说什么,林苏青听不懂,但大猴听得懂,于是他就瞅着大猴听它说,从而去猜想小猴问的什么。

    只听大猴耐心道:“七日来复,阴阳之极也。”

    莫说小猴了,林苏青都听不懂那大猴在说什么。

    便抻着脖子把耳朵凑过去听着。

    “咱们比不了人类生来的优势。所以呀,要先靠着灵泉的净水,涤净咱们原先的愚钝,得先得和人接近了,往后才好修行呀。”

    边上另有一只猴子,忍不住插科打诨道:“小东西会数数了吗?你就同它讲七日来复?”

    “不会数也得教呀,你闪开去,我教育自己的孩子你瞎凑什么热闹,去去去!”

    小猴呜呜呜地继续问,旁边有一只脸上毛最少皮最白,近乎是个人模样的猴子凑过来,比那猴子妈要温和许多,它同那小猴子讲解道:“七日来复呀,指的是七七四十九天。一日有一十二个时辰,你在这儿所泡的时辰,加起来必须要凑齐七七四十九天,凑齐了你就可以练习说话了,可听明白了?”

    林苏青听得起劲,忍不住插话问道:“为何恰恰是七七四十九天?可有什么说法?”

    方才插科打诨的猴子满不乐意道:“你仗着上头有厉害的人物罩着,上咱们这儿泡得差不多了,居然连缘由都不知道?!”

    它这一句又引来无数的猴子扭头看着他,林苏青连忙认怂地赔笑道:“恕在下才疏学浅,还请不吝赐教。”

    识时务者为俊杰,做人最重要的是长记性,方才那几顿猴爪不是白挨的。

    林苏青满以为又要挨顿挠了,没想到先前为小猴子讲解的那只似人模样的猴子,忽然抬手,制止了猴群的冲动。

    猴群很听它的指令,且将它护在中心,似乎是个首领。

    正双手格挡在身前做防备林苏青,打眼瞧去,见它正慢条斯理的理着自己脑门儿上的猴毛儿,此时斜眼瞧了他一眼,慢悠悠道:“枉你生来是个人,有这得天独厚的条件,却长了个猪脑子。”

    这猴……居然瞧不起他?!

    不过听这猴子说话咬文嚼字的透着一股酸秀才之气,而且文绉绉的还算有些水准,林苏青连忙伸长了脖子去打量它。

    林苏青的个头不算高,去年量的一米七八,就算还要长,估计今年也就凑成了一米八吧,毕竟都二十出头了。

    虽然算不上高,但也不算矮。可是恰恰这处的山泉水池的深度刚刚好没到他的肩头上下,而这些猴儿们全都浮在水面上,此时便是与他差不多齐高。

    要越过密密匝匝的猴群,去分辨出说话的那位,委实不太容易。

    不过好在那只猴子很好辨认,独它一个最像人。

    林苏青打眼瞧他,形貌长得已经有个七八分的人模样,直接剃了毛的话,脸面瞧着差不多能像是四十来岁不惑之年的大叔。

    这般像人,估摸着过不了多久便可修得些成果。

    大约是瞧着林苏青一直伸着脖子望,被那猴儿误以为是为了渴求它的赐教。

    于是,它清了清嗓子,抬手示意面前的猴群往边上退一退,将它显出来。

    它摆出一副姿态道:“咳,念你虚心求学,本猴王便点拨一下你吧。”

    难怪气势与众不同,原来是猴王。

    不能拂了猴王的面子不是?指不定还真能有所收获。林苏青赶紧谦恭道:“愿洗耳恭听。”

    猴王作势往前走,先前挤着的猴子们连忙让成两路,于摩肩接踵之间硬是要为它腾出条狭窄的道来。

    “你们人类有先天之灵,打出生为开端,逢七天便生成一魄,于四十九天之后便可积攒齐七魄。”

    猴王一边靠近林苏青,一边说道。

    “世间万物之中,我们这些具有五脏六腑的,修行起来虽然比不上人类颖悟迅速,却也比寻常的生灵容易个三五百年。”

    距离林苏青仅有三只猴并排的远近时,猴王停住不再往前,它浮水而立,泉水大约没在它胸口以下。

    有四只像是仆人似的猴子围在它前后左右,正前面的那只算是保镖吧,为了不遮挡猴王的视线,或是气场,它多往水里没入了些,只露出了肩头以上。

    其余三只,则在猴王说话的时候,为它理毛捉虱子。

    “我们这些猴子猴孙,承蒙平远寺佛光普照,又有这一方灵泉助力,于是自幼时起便日日聆听佛音,又以这方灵泉澄清灵魄,才得以有幸积攒出七魄,能学得人话。”

    猴王娓娓而道,突然抬手盖在了身前的那只“保镖”头顶,把它往下一摁,拨到了边上去。

    那“保镖”被摁入水中,忽而于边上冒出头来,它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眨巴着眼睛一脸茫然,仿佛在回想着——方才浮得不算高呀,应当没有挡住猴王呀?

    猴王拨开了那只“保镖”,便没再多管它。而是从容的立在林苏青面前,颇有气势的继续道:“虽然开蒙比人类晚,可悟性可差不了几多,我辈世代亦有聪颖过人者,或习得仙法位列仙班,或落地成佛,归去极乐。”

    林苏青思前想后,有个疑惑不解,遂有礼道:“在下有一个问题,可是担心问出来不太讨喜,不知当问不当问。”

    客气话一撂下,他正要开口问出来,一口气刚提上来,就听猴王道:“那就别问了。”

    “……”

    林苏青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猴王便完全不给他说话的余地,转身就回去了它原先特定的位置。

    林苏青一句话憋在心里,不问出来实在是难受得抓心挠肝,他连忙想靠过去问出来,却刚是一动,面前就横拦着一排排猴子,那眼神,仿佛又是在问他:“你想做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

    双拳难敌一群猴爪,林苏青忍了忍,心想没关系,不靠近也能问。于是他提高了声音问道:“我想问的是……”

    “不好啦!不好啦!大事不好啦!”

    他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完,林中猛地传来一阵阵疾呼,惊起一行行飞鸟。

    随即便看见一只小猴子朝这方直直奔来,一边奔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扯着嗓门儿喊着:“不好啦,不好啦,大事不好啦!那红毛狗子又来啦!”

    狗子?!

    一听是狗子来了,林苏青这个心情啊简直难以言喻,一时间又是气又是喜,一个午后受过的猴气挨过的猴爪,一股脑地全冒上心头,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叫苦不迭。

    “你大爷的终于肯回来了,老子的心肝脾肺肾都差点挤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