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七十三章 捉了小鬼换小钱
    狗子瞅也不瞅他,但不得不认同,这蠢蛋的问题问得很是时候,也很在点上。它只道:“走到了你就知道了。”

    林苏青腿长,他随便的一步,要抵狗子跑上好几步。不过虽然腿短,可它频率快呀。它甩着蓬松的小尾巴,晃着毛多显得肥滚滚的屁股,欢快的小跑着。

    不消多时,巍峨宏伟的平远寺便矗立在眼前。

    平远寺高踞经南山孤峰之上,隐于几株苍翠挺拔的菩提树下。除了寺外的那几株,寺庙内也种植了许多菩提树,无不是枝繁叶茂,浓郁苍劲。林苏青曾经偶然看过一篇关于菩提树的记载,据说菩提树寓意着如梦初醒和豁然开朗,能够为人们点明心智,获得大彻大悟。

    他立于树下多看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自我暗示的心理在作祟,当他凝望这些参天大树时,确实体会了一种别样的感觉。算不上顿悟真理,但有那么一点点堪破世俗的感觉。

    不过想来,纷纷扰扰的红尘世俗,哪是看一眼菩提树就能堪破的。他摇头兀自笑了笑,随着狗子往寺庙内走去。

    放眼皆是朱墙金瓦,富丽却不浮靡,堂皇而不骄奢。虽然光彩夺目,却尽显庄严肃穆。蔚为壮观。

    狗子瞧着林苏青从一进大门就在东张西望,打趣他道:“怎么的?你想先游览一番?”

    “啊?不不不,不用了。”林苏青赶忙收敛了神色,老老实实地跟着狗子。

    一路迎上了许多的出家僧人和络绎不绝的善男信女,相迎时,他们皆是驻足双手合十一地道一声:“阿弥陀佛”,才继续行走。

    人人都是慈悲相待,林苏青有些手足无措,不由自主地双手合十地“阿弥陀佛”的回应。

    可转念一想,他今后是要修仙的,那他应该是修道吧?那他这个向道之人,做这样的礼合适不合适呀?

    “狗子……”

    估摸是被林苏青叫习惯了,狗子已经懒得驳斥他,只是白了他一眼,像是早就知道他要问什么似的,单刀直入的回答道:“不必拘谨。”

    林苏青意识到自己还在双手合十,遂连忙把手放下。听狗子继续道:“神仙们时常去西天极乐讲道,西天极乐那方也常有菩萨罗汉们到九重天上说法。今下咱们只是过路借宿,无需刻意区别是佛是道,自然就好。”

    狗子一边说着,一边将林苏青领到了大雄宝殿,诵经声便是由这里传出来的。狗子抬起爪爪指了指宝殿内,林苏青讶异的上前去,刚抬脚还没迈进门槛,一眼便看见了大殿中央,正盘膝端坐,手捻佛珠的那位……

    “这不是叶府的少爷吗?”林苏青诧然,回头冲狗子问道,“他怎么在这儿?而且……”

    林苏青又扭过头去看着那大殿中央闭目诵经的叶府少爷,在那叶府少爷的莲花座下还盘坐着众多僧人。

    林苏青打量着,实在是不解,那叶府少爷何时剃成了光头?烫上了结疤?

    更奇异的是,即使那叶府少爷皈依了佛门,也不至于刚来……位份就如此之高吧?

    林苏青尚在疑惑,狗子上来一爪子拍在他的小腿上,道:“看一眼就成了,别打扰人家诵经,快随我走。”

    狗子扭头就走,林苏青忙不迭跟去,他还是按捺不住满腹好奇,问道:“他怎么成和尚了?穿得颇有模有样,别人都是素衣,偏偏他有袈裟,看起来很不一般。”

    “他可是这里的住持大师。”狗子认真道。

    林苏青一怔:“我感觉你仿佛又在诓我?”

    哪间寺庙的住持大师不是一把年纪的高僧?

    就连清朝的第三个皇帝福临剃度出家,也得从普通和尚先做起。那可是皇帝,皇帝都没得捷径和优待。哪会容刚出家的人做住持大师?

    狗子抬眼瞥了瞥他,一边领着他走,一边慢悠悠地解释道,“你别瞧他年轻,他内心有一个八十岁的灵魂。”

    见林苏青不信,狗子白了他一眼道:“平远寺原本的住持大师已经八十岁高寿了。先前不慎跌了一跤,本来是他阳寿尽了,可是因为他本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还以为自己活着呢,而且又恰好撞见了叶府少爷落马摔死了,老主持的灵魂与叶府少爷一撞,住持大师的魂魄就撞进了那叶府少爷的体内了。”

    林苏青怔愕,这么巧?那……

    “这也算改命了吧?”他问道。

    “算呀,怎么不算。无论是那叶府少爷,还是那位住持大师,他们今生的命数都已经各自到头了,真正的叶府少爷已经死了,活着的住持也算是新的人生了。”

    狗子突然正儿八经的说起话,林苏青有些不习惯,但也很是佩服,好像世间没有它不知道的事情。

    不过,尽管有狗子的细心解惑,可他还是有些无法理解,毕竟八十高寿的主持大师的魂魄寄居于叶府少爷体内了,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那叶家少爷的亲人们呢?”他想起叶府内的莺莺燕燕,好歹是个妻妾成群的少爷。现在皈依了佛门,那些莺莺燕燕们会同意呢?

    “那些所谓的亲人多年前就死光了,连府邸都在多年前被一把大火烧得一干二净。那叶府少爷当时正赴京赶考不在府中,所以只有他避过了横祸。”

    “都死了?多年前?烧没了?就活了他一个?”这……林苏青惊愕,“那也就是说……叶府……”

    “鬼宅呀。”狗子随即龇牙一笑,“本大人撂下你们提前跑路,就是为了去刨他们的坟包呀~嘿嘿~”

    “……”林苏青愕然,没成想,叶府也不过是座虚设的鬼宅。

    他回头朝大雄宝殿望去,那真正的叶府少爷,或许直到跌下马背摔死,也未能知晓自己的家人其实在多年前早就已经故去了吧?

    “那少爷死了,叶府的那些人、哦不鬼,现在都怎么样了?被你除了吗?”

    狗子咧嘴得意一笑:“嘻嘻~都换成钱钱了~”

    “什么?!”林苏青险些一个踉跄——是我听错了?

    着眼一瞧,狗子摇头晃脑得意非凡,尾巴甩得比任何时候都欢快。不是吧……真的换成钱了?

    真是没有想到……

    林苏青问它道:“鬼还能换成钱?”

    “当然能换啦~”狗子煞有介事道,“叶府的那些鬼藏得十分隐秘不说,还找过巫师设法,修为不够的寻常僧道很难发现的。”

    “世间鬼魂千千万万,黑白无常哪里忙得过来~”狗子一脸得瑟,还一脸狡猾,龇着牙笑得洋洋得意,“这时候就该吾等替天行道了~捉起来去找阎王爷爷换钱钱~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