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七十七章 听说你想见我?
    狗子抱着小胳膊坐着坐在地上,有模有样,像个小娃娃似的。

    “既然你通晓医理,那么修行过程中就可以济世救人,顺便积累功德。如若参战,医术还能够作为后援。你的确可以将曾经学过的医理捡一捡了。”

    林苏青听明白了,这有点像是游戏里的辅助?

    战神战将们在前线作战,他就在后方专行克制之术,如若己方有受伤的,他就顺便治疗。

    嗯……想来的确是个安全的选择。

    唯一需要担心的怕是对方针对于他,假使战局一开,对方全部先来揍他,那就不太好说了……

    不过假如配合得好,保护得周到,使对方没有可趁之机,倒是还是安全的。他这个位置只是比较引战,好在毕竟不是在前线,必要的时候跑路也该是最快的……

    林苏青忖度着,主上与狗子为他制定的蹊径,总结起来大约就是——以画仙为主,医术为辅?

    “那画仙好升阶吗?”他认真问道。

    既然决意修行了,就要做个出类拔萃的神仙。天兵天将那样的,说实话有些大众,并且重点是,不够威风……

    “唔……好像没有几个画仙升阶的。”

    狗子一语惊得林苏青一怔:“因为太难?还是别的原因导致不好升阶?”

    “倒不是难,也不是不好升。”狗子说着表情忽然变得相当鄙夷。

    “是那些修成画仙的好像都没什么上进心。一旦修成正果位列仙班,之后就染了瘟疫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沉迷于四处逍遥,各处云游,叫都叫不回来。大小战事皆不参与,闲散得很,十分不上进。”

    像它这样的战神,最是瞧不起那些不思上进的神仙了。

    不过林苏青倒是很喜欢,顿时觉得画仙甚好!好极了!,

    很贴合他的脾性,一样的懒散,一样的游手好闲。

    “不过对你是有利的。”狗子摇着小尾巴道,“倘若你想进阶,就不会有太多的竞争力啦,毕竟其他的画仙都没什么心思同你争什么阶品。

    甚好,甚好。林苏青听得很是开心,的确是有利。

    他将《易髓经》按在怀里,握拳为自己打气道:“从今天起,我林苏青就是修行中人了!”

    话音刚落,地上突然冒出一缕桃粉色的烟雾,眨眼便现身出一个身影来。这是谁?林苏青不曾见过他。

    来者一身嫣红色打底,以金丝刺绣着卷涡云气纹的锦裳,他浑身飞绕着七条三爪拘魂锁链,就是如此柔和的一身衣裳,也被衬得有些狠厉。

    不过这在这边世界来说,林苏青倒只是惊讶了一下,是能接受的。偏是那人的头发的发色,与现身时的烟雾一般,也是桃色偏粉的,令人辨不出性别来,很不正常。

    不过敢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主上跟前的,必然不同寻常。

    林苏青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来者,只见那人飞眉凤眼、峰鼻薄唇,看得出是个男儿郎,形容却格外的妖魅,尤其是他眉心点的一注红线,将神色衬得魅力不凡,亦有些像颇具英气的女人。

    正在疑惑究竟是男是女时,便见那人恭敬地向二太子行礼道:“参见殿下。”

    林苏青只是微微讶异——果然是个男人。

    那人请完礼貌便转身笑眯眯的走向林苏青,冲他熟络道:“就怕吓着你,特地轻装而来。”音色清亮,却又透着森然之气。

    “初次见面,本君名曰山苍,虚衔归元神君,你既是殿下的亲卫,便不必拘礼,称呼本君山苍子即可~”

    他虽然笑着,可眸子里的目光却透着阴冷,令林苏青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莫名其妙地一颤。

    那人话音刚落下,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一头桃粉的发色,登即拍额道:“哎呀,怎的忘记把它给隐了。”

    随即,他面前便又是一缕桃中带粉的烟雾萦绕开来,待薄烟散去后,那人的发色已然玄如泼墨。只以犀角簪子在头顶上别了个简单的发髻,头后下半部分的余发便随意的披散着,不似二太子殿下的那般顺直,他的微微有些卷翘。

    狗子见林苏青看傻在原地,当场打了他一爪子,叫他回过神来,不以为然道:“你不是想见他吗?这不是来了。”

    “哦?”那男子挑着眉眼走近来瞧着林苏青,“你想见本君?”

    他的眸子煞是好看,比起主上的眸子还要好看。主上的眸子如一剪秋水,而他的眸子莹莹发亮,却又仿佛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迷离之中浸着几分深沉。令人忍不住想一直看着他的那双媚眼,想紧紧的将那双眼睛看穿,甚至整个人想穿入他的眸子内。

    这份诱|惑不在于眼睛,而在于他眼神之中的那种难以形容的魅|惑与神秘。

    狗子见林苏青半天缓不过神来,顿时觉得不妙,转身冲那来人直言道:“山苍子,有话好好说,别拿出你那副勾搭女鬼的模样来。”

    山苍子委屈道:“追风神君这话说得有些冤枉了,分明是他一直盯着本君的。”

    狗子瞥了他一眼不搭理,扭头拍打着林苏青的腿,忙提醒道:“你别同山苍子走太近,这是个老不正经的,别把你教坏了!”

    林苏青耳边只听着狗子的吩咐,自己却愣愣地如何也挪不开目光。

    他听着狗子直接将那位神君叫作山苍子,而山苍神君却要尊呼狗子一声“追风神君”不知是为何,莫不是因为它是战神,所以位高一阶吗?

    狗子因为被贬罚,丹穴山上下都称它为“追风大人”。而今山苍神君的阶品必然高于狗子,可他却依然尊称狗子为神君。想来山苍神君对狗子应当是有源自心底的敬重。

    这一点他想到的同时也能够理解,毕竟迷谷老儿说起狗子昔日的英姿飒爽时,那一脸无尽的钦佩,可以想象狗子昔日那无与伦比的神威和风采。

    这些他都能想到,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狗子先前说的那位生前行善积德,死后受人供奉,身为孤魂野鬼依然不忘善意初心,并在丹穴山开塾启蒙小孩童的勾魂鬼,竟然就是眼前这位妖肆邪魅的神君……

    他先前从狗子的形容中,结合了听来的种种,早在心中以为那位应当是位豁达敦和的中年长辈……

    怎料……居然与他心想的形象截然不同……

    他不禁怀疑狗子是不是又诓了他。或许就连这位神君,为何谓之曰“勾魂鬼”……也许都不是狗子所解释的那样。狗子真的可能又诓他了……

    “蠢蛋,他是勾魂鬼啊,不要看他的眼睛!”狗子冲着林苏青的脚踝上去就是一爪子,将他拍了个趔趄。

    当目光一错开,林苏青立马就醒过神来,瞬间连呼吸抖急促了,仿佛方才的自己一直在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似的。

    原来方才的浑身僵住,不是因为他看愣了,极可能只是因为他看了山苍神君的眼睛!

    没错!怪异正是从对上那山苍神君的眼睛那一刻才开始的!

    就是那时候才动不了的!

    林苏青如醍醐灌顶,顿时恍然大悟——难怪……难怪叫勾魂鬼……

    狗子果然又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