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七十九章 临时法器
    山苍神君将那一撮毛发似的玩意儿捻在指间,对林苏青说道:“本君经过南天门时瞧见哮天正于门前打盹儿,便顺手揪来一撮尾巴尖的毫毛。权当是本君匆忙为你准备的见面礼吧。”

    为了揪这样一小撮毛,那哮天可谓是下了追到天涯海角的决心。幸得二郎真君有事将它唤了回去,否则的话……估摸这会子它还在追呢。

    林苏青双手接过,捧在手心里仔细地看着。

    他并不知道这哮天的尾巴尖上的毛有多么的难得,也并不明白山苍神君为何偏要揪哮天的给他,甚至不知道为何要送他这样一撮狗尾巴毛。

    山苍神君微微一愣,这林苏青性情实在太平静了些?居然连哮天犬的尾尖毫毛,都接受得如此坦然,丝毫不见有惊喜之情。

    “这可是神犬的毫毛,是带着神力的,你可别小觑了它。”山苍神君没有夸大,这的确算得上是相当珍贵的礼物。

    “不敢不敢。”林苏青诚恳回答道,“只是如此珍贵,不知该如何保存,一时间难住了。”

    原来是在想这回事儿,山苍神君无奈道:“给你不是叫你保存的,这用来给你做临时法器的。”

    “临时……法器?法器?!”林苏青愕然大惊,“这是给我做法器的?!”

    不敢相信,他居然这么快就要拥有自己的法器了?!

    山苍神君终于从林苏青的脸上看见了自己想要看见的反应,心中欣慰。

    “你太弱了,有件法器,多少能为保一保你的小命,也能为大伙省不少麻烦。”山苍神君又道,“不过,即使是哮天犬的毫毛……用来做笔毫……嗯,还是劣了些。哈哈,你临时凑合一用,将就将就。”

    “笔毫?”林苏青又是一愣,登时反应过来——原来是用来给他做毛笔的……

    “噢,我今后是要修画仙来着……”

    语罢他便捻着那一小撮尾毛,在掌心里划拉,体会着毫毛扫过掌心的感觉。

    “哮天犬再如何,毕竟是狗尾巴毛,你若是不满意……”山苍神君说着,他五指一拢,手中召出了他的那只墨玉毫笔来,顺手就递到林苏青眼前,“本君的法器赠你。”

    好突然,林苏青脑子嗡住了。他潜意识地不由自主就伸手去接,霎时狗子汪地一声截断了他。

    “汪!不能接!他这是死婴的胎毛和凶兽的腿骨制成的,邪气得很,你接不得!”

    林苏青连忙缩回手,既然狗子都说了邪气不能碰,他便老老实实地不去碰。对于这方面,狗子肯定是不会诓他的。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除了因为那笔本身就邪气,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只是对于这个原因,现在不能说与林苏青听。

    狗子警告完,瞟了一眼林苏青,见他的确是打消了去接山苍子的墨玉毫,便继续耷拉着脑袋瓜趴在山苍神君的臂弯里。反正是下不去地,唉,那就将就着趴着吧。这浪蹄子流连三界大小花丛,勾搭无数神仙妖鬼……这一身香气……不知是山苍子这浪蹄子自己调的香,还是从谁身上蹭来的,还怪好闻的……

    “多谢神君。”林苏青捧手谦恭地谢礼,随即道,“您来得实是突然,我没来得及预备,也没有什么可以随时拿得出的物件,请容许我先失礼欠着,今后有机会再补上。”

    既然别人送了见面礼,他就要有所回应,只是他全身上下的确没有什么能够送得出手的,说欠着是真心的,以后有机会得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再送给山苍神君作为还礼也是真心的。

    山苍神君无语地看了看狗子,狗子脸上憋着窃笑,似乎是在幸灾乐祸——我告诉过你,林苏青这小子有点缺心眼的。

    “咳。”山苍神君干咳一声,将狗子放下去,掸了掸衣袍道,“你可以先借哮天的神力替代一些日子,等你今后自己具备神力时,再去寻你心仪的毫毛即可。”

    林苏青似懂非懂,狗子打着哈欠抖了抖一身皮毛,懒散的说道:“画仙主要是靠笔下作画,以法力冠以真形,所画出的事物便可脱离画纸,成为作战之用的实物。”

    山苍神君接着狗子的话说:“一开始你可能还需要借助画纸等载体作画,今后随着你的法力增强,便可脱离载体,凌空对阵,无论你是画法阵、还是画符箓,皆可。总之,你的法器会随着你的变强而变强。就比如……”

    说着,他用着自己手中的墨玉笔做起了示范。

    “你瞧它只有正常大小,可是……”山苍神君将墨玉笔一抛,神笔凌空旋转了几圈,顷刻变化,落地时已化作了与他齐肩高,算上那飞扬的笔毫,竟是与他同高了。

    接着山苍神君摊手一收,神笔顿时飞回他的掌心,竟又变得只有巴掌大小。他道:“法器是可以如意变幻,可大可小,法器所承载的神力也会随着你的神力变强而变强。你今后自会明白。”

    狗子抬起后腿抖搔着脖颈间,道:“你现在没有法力,但哮天的毫毛有,你只能借助于这一措毫毛现有的力量。当你用哮天的毫毛做成画笔,所画出来的东西,便能具现真形。”

    它转念又道:“你目前全仗着哮天这一措毫毛的神力,有些微薄,而且有限。所画出的东西越是厉害,消耗便越大,甚至有些是无法具现的。所以你要时刻记着,在你拥有自己的法器前,你得省着点用。”

    随即它转身走向案桌,穿过案桌前的结界屏障,进入后冲二太子行了一记礼。只见二太子随便从桌上抽了一本册子递给它,它站起身垫着脚抱在怀里,便转身走出了结界。

    林苏青赶忙伸手从它怀里接过来,听它说道:“这是本大人先前向主持要的册子,你自己随身带着做画纸吧。”

    狗子难得的苦口婆心:“先踏实努力,别指望一步登天。之后的种种无不与你自己的修行息息相关的,哮天犬的尾巴尖儿也只是临时的,主要还是得靠你自己勤加修炼才行。”

    山苍神君眯着眼睛笑吟吟道:“追风神君说得极是,这只是帮你过渡这段毫无法力时的空档期。待今后你有了修为,自己的法器当由你亲自去挑选。”

    林苏青听得很明白,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没有易成仙骨,也没有任何修为,更别提能有什么法力。不过,他可以借助哮天毫毛的法力。

    如是一听,实在是令人期待!

    他巴不得现在就能随便先画个什么试一试!

    咕~

    肚子猝然响了一声,单单咕噜也就罢了,偏偏这动静闹得相当之大。林苏青抬头瞅了瞅,连坐在案桌前的主上都朝他瞥了一眼,应当是都听见了。原来那结界……并不隔音……

    “回想起来,自从我泡进那方泉池,至今还不曾进食过吧?”林苏青摸着咕噜作响地肚腹,“至少有七七四十九天吧?怎的先前丝毫饿的感觉也没有呢?”

    咕~噜噜~

    连连几声来得是相当之尴尬……这不争气的声响他是有心想控制,也无能为力……先前毫无感觉,怎的突然就饿成这般明显?说是饿得腹内直打鼓,丝毫不夸张。

    他看了看手里的哮天犬的尾尖毫毛,恨不得立马铺开一张画纸,先画上几十个大饼,不不不,得有肉,披萨或是汉堡……不不不,亥时大饼吧,画得快吃得早……

    他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山苍神君笑道:“果真是一点基底也无啊。”

    林苏青恍然看了一眼,山苍神君的笑容煞是好看,但他不敢多看,只得岔开目光看他别处,看鼻子?看嘴?看喉结?

    嗯……有些变态。

    只得眼神放空,粗略地扫一眼他的面容、看一眼他的神情。主要还是听他的声音与看看他的动作。

    这勾魂鬼的眼睛,实在是看不得,只消一眼,便仿佛要丢了魂似的。

    只听他道:“连辟谷都尚未习得。”

    又见他随手摸出腰后别着的一只小葫芦。小葫芦顶多与他的手掌一般大小,通体素白,看似像木质的,却比木厚实,色泽也比木多几分光彩;却也不像玉石的,不如玉莹亮,色泽也不如玉温润。

    这素白的小葫芦甚至透着些许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