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八十章 丹药不可乱吃
    山苍神君晃了晃小葫芦,大家都听见了里面只有一颗石子儿似的东西在滚来滚去的响。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林苏青料想其中作响的必然是一颗丹药。

    于是就见山苍神君拔开了塞子,摊开掌心用力一抖,便滚落出一颗黑油油的丹药,油亮得发光。但不似宝石那样轻浮的光泽,更像是一颗盘玩许久的犀角珠子,是内敛的光,亮得很稳重。

    他将葫芦重新别回腰后,将那颗黑珠子似的丹药递给林苏青道:“本君请你吃枚大丹。”

    狗子搭了一眼,提示道:“山苍子给的东西,劝你莫要轻易尝试。”

    山苍神君随意笑道:“无须担心,吃不出什么好歹。”

    林苏青本来九肚子饿,一听到“吃”这个字,顿时就更饿了,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噜直打鼓。他原本已经伸出手想去接来,却因狗子的那一句话,又有所犹豫。

    他考量再三后,询问道:“劳请神君告知,这枚丹药之内,您都用过哪些材料?”

    不妨先听一听有没有吃不得的东西,若是没有什么有害成分在,但吃无妨。

    “噢~不过是以参药、酸枣仁、菩提叶等寻常食材揉成的药丸,不曾特别炼制。”山苍神君言语时,原本只是随意而谈,却因为他的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令人不敢直视。

    随即他侧目看了一眼蹲坐在不远处的狗子,道:“先前追风神君心血来潮,想学习以伏火法炼制金丹。结果硝石、硫磺与木炭一混,起了大火将把本君的炼丹炉给炸毁了。自后,本君便不曾再炼制过丹药了。”

    “……”林苏青瞅了瞅狗子,似乎它也自觉失了颜面,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别过脸去不作搭理。

    “方才听下来,且只是些宁心安神的药材,倒是无妨,多谢神君。”林苏青摊开掌心,接下了丹药服下。

    药丸刚一入喉,随即便感觉到有一阵暖意化散开来,顺着喉咙一直暖下肚腹,却在落入肚腹时,如一枚烧红的炭火落入了凉水,那热度顿时就熄灭了。这一场体会相当之清晰。

    “你懂药材?”山苍神君诧异又惊喜的注视着林苏青,一双眸子灿如星辰。

    他有预感,林苏青绝非寻常的画仙!

    因为寻常的那些个画仙,他是太了解了,他们飞升成仙后,便比天边飘着的云彩还令人摸不着头脑,终日无所事事的背着笔墨纸砚,沉醉于游山玩水。

    每回发生战事联络不上,就是专司生杀的雷部提前找他们回来,他们也都是借口连连,说到底其实都是懒得回。

    这也就罢了,还常常说道——天界有诸多神通广大的神仙在,即使战起来了,其他法术系的神仙随便捏个手诀便是束缚之术,他们去了还得先画几条绳索,有的还要细纠某一处画得不够完美,不比其他神仙方便,不去又何妨。便种种为由,真的就不去参战了。以至于后来雷部点将时也再不点他们。甚至导致了天界缩减画仙的名额,近百年飞升的画仙更是寥寥,仿佛那些个画画的凡人们,连神仙都不稀得当似的。

    总之,他难得的与追风神君意见一致——鄙视那些画仙。

    “你将来要修成画仙,你还通药理懂医术。战场免不得你~”山苍神君兴奋得一双妖魅的眸子更加魅人。

    又道:“大小战场跟下来,你便不得不提升阶品,才能迎战大的战事,大好呀!”

    随即他回眸对狗子笑道:“兴许他将成为第一个升阶品的画仙。”

    狗子只抬了他一眼,并不回答。

    林苏青听得惭愧,其实他也懒啊……不过那只是曾经的他,而今他已经立下了誓言,他要变强,让自己拥有更强的影响力,对世间做出善意的影响,从而证明,他不是祸患。誓言立下了,就要言出必行。而且他还要回去,不变强怎么回得去?

    与其等着不知何年何,在他原来的世界里,出现一个有如主上这般尊贵的圣君,也是设了个召回狗子的那种阵,也是碰巧地让他一不小心踩到了……倒不如靠自己。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

    “请问,画仙通常都如何升阶呢?”林苏青问道。

    “历劫呀!”狗子龇牙笑道,“天帝之所以是天帝,是因为他统共经历了一千七百五十次天地轮回的劫难,寻常神仙是不必历天地轮回那样的大劫大难的,不过嘛,也要历个各自的劫难的。什么样的时候什么样的情况历什么样的劫难,所有皆是由天地来鉴。谁也不清楚。”

    山苍神君点头附议道:“没错,要想提升阶品,劫难是不得不去历的。”

    狗子与山苍神君你一言我一语的,原本是在与林苏青解释升阶之事,说着说着就默契的抵触起那些画仙来。

    “你可不能与那些懒怠的画仙们学,他们不下凡历劫,是嫌辛苦折腾,是懒,不是潇洒。”

    山苍神君连连点头:“对对对,不思进取,懒得出奇!不能学。”

    林苏青听得摁紧了胸前的《易髓经》,决意从今夜便开始习读,片刻也不再怠慢。

    “好说好说,升阶那都是后话。我有个很重要的问题……”他连忙应道,将话题拽回正轨,“不知用这哮天神犬的毫毛制笔的话,对笔杆的材质有讲究吗?还是随便哪样都行?”

    山苍神君笑吟吟道:“原本寻了一块香消玉殒不过三日的美人骨给你,无奈追风神君不许,便作罢了。”

    狗子起身摆着尾巴踱到二太子殿下脚边讨好的蹭着,一边教育林苏青道:“那些阴气重的东西,你随身带着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你现在一点基底也没有,最好是避着那些。难不成你想修成山苍子这样的?”

    林苏青原本还有所期待,听狗子这一说登时浑身一震,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必然是不想的。

    男儿还是男子气概最为重要!

    要说想修成什么样的?如果能够的话,他真心想修成二主上那般——心如明月,秋空霁海;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不过那都是今后的造化了。他可以朝这个方向努力,但不能太好高骛远,千里之行始于脚下。还是一步一步踏实的来吧,况且主上那般,或许是他自来本性,与修行无关。

    如是胡思乱想,他顷刻感觉浑身燥热得厉害,这股燥热全从腹部传来,还莫名其妙地有些头重脚轻之感……

    “我感觉……”林苏青晃了晃脑子,话还没说完,砰地一声栽在了地上。

    这一动静,惊扰了二太子,但他只是抬眸淡淡地看了一眼,便又继续看书。

    狗子当场就愣了愣,它跑过去在林苏青脸前仔细嗅着,想嗅出点端倪,找出原因来,却是无果,没有任何异样似的。

    它旋即想起林苏青方才吃的那颗丹药,遂扭头问向山苍神君:“你给他吃的什么丹药?”

    “嗯?”山苍神君挑眉,他也很疑惑,随即去摸出腰后的那只素白色的葫芦,“普通的安神丸……啊呀!怎的又带错葫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