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八十二章 美梦了无痕
    林苏青迷失在梦里的*中,不知何时狗子已经被山苍神君叫了回来,它此时正蹲坐在被拘魂锁链五花大绑的林苏青跟前。

    狗子歪着脑袋瞧了半晌,林苏青那神色实在是有些反常,遂忍不住问道:“他梦见了什么?看上去很圆满。”

    山苍神君在叫狗子进来时早就看了许久了,已然看厌了,此时正依靠着门框立着,闲来翻看着册录,经狗子一问,他才挑眉又朝林苏青抬了一眼,饶有意味的笑道:“大约是什么好吃的吧。”

    “好吃的?”狗子瞧着林苏青的模样,的确是很圆满,但绝对不像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而且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药效何时散去?”

    山苍神君将册录合上,揣回怀里,这才走近来瞧了瞧,道:“承欢丹主要是发作,发作之时即药效尽时,后边的一切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事。嗯~瞧他这美梦,药效发作许久了。”

    狗子用下巴指了指林苏青,示意道:“那还不赶紧叫醒他?”

    “作何扰人美梦。”山苍神君无奈。

    狗子道:“哪有那么多闲工夫等他做美梦。”

    终究是架不住个狗子的一瞪眼,山苍神君只好妥协,“好好好,这就想办法。”

    山苍神君端着手,食指摩挲着下巴,眸光一动,恰好是察觉身后路过了一名小和尚,他相中了小和尚怀里抱着的那盆水……

    “小师傅,可否借你那盆水一用?”

    ……

    这时林苏青的梦中巫山雨正大,兴正酣处,猛地感觉天灵盖一冷,不禁打了一个激灵,眼前的一切顿时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他正郑愕,突然听到有人在叫他。

    “别做梦了,快醒醒。”

    他听见山苍神君的声音,正在唤他,可是他眼前还是那片方池,说明他还在梦中。他想醒,可这要如何醒?

    他尚在思忖,天灵盖乍然又是一冷,像是一盆凉水当头泼下,他猛地又打了一个激灵

    顿时一睁眼,眼前的一切都变了,云雾缭绕没了,温泉池子也没了,打眼一瞧,山苍神君正在将一只空木盆递交给一名小和尚,那小和尚接过木盆便出去了。

    而这处屋子里,四周不是草垛便是木柴,像是……柴房?怎的突然在这里了?莫不是因为他方才吃了丹药之后被带来这里的?

    那……方才那场梦境,莫不是因为……

    山苍神君折身过来,饶有意味的看着他问道:“一场美梦如何?”

    “呃……”林苏青登时脸都臊红了,不知答还是不答……

    丹药是山苍神君给的,此时山苍神君的神色看起来,显然他是知道这药的……显然也知道那“美梦”是哪种美梦……

    尴尬,非常尴尬,实在是尴尬。

    山苍神君分明笑着,却要假装失悔道:“唉呀,这盆凉水来得的确太不是时候,再稍微晚一点点最是时机,唉,你说是不是呀?”

    林苏青瞧着那笑意,脸刷地又一红,从耳朵尖一路烫到了脖子根,感觉做了亏心事被逮了个正着。

    惭愧,实在是惭愧,相当之惭愧。

    于是他假装咳嗽一声,假装抹了把脸上的水,又假装揉了揉分明没有进水的眼睛,还趁机悄悄地瞥了一眼狗子。

    瞥见狗子正蹲坐在门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坦然的望着他,看那神情狗子似乎一无所知……啊……这就放心多了……紧张的心绪多少也得到了些平复。

    不敢去想象,若是被狗子知道了他做的是何等美梦,只怕今后不笑他个十年八载绝不是追风神君。

    林苏青正满心舒解直视,狗子腾地站起身朝他走来,林苏青的心里猛地提到嗓子眼——难道它知道?!

    着急之下他张口正要编个瞎话解释,却听狗子训话道:“吃一堑长一智,今后山苍子给的东西,不要随便乱吃。”

    山苍神君随意地一抬手,收回了那些三爪拘魂锁,狭笑道:“他就是朝本君讨,本君还不给了呢~”

    “不了不了,再也不吃了。”林苏青窘迫万分地爬起来,垂首摸着后脑勺,掌心来回摩挲着耳垂。

    初次见面就被山苍神君抓了个把柄,丢人丢大了,羞煞人也,实在是臊得抬不起颜面来。

    山苍神君瞧完了乐子打完了趣,便不再当回事儿,他过来拍了拍林苏青的肩头,微微笑道:“人之常情嘛,不必觉得羞赧哈哈哈哈~”

    说的是安慰的话,可那末尾的笑意,却是令林苏青更是汗颜不已。

    然于此同时,他注意到,方才山苍神君拍他肩头时,他感觉那掌心是透着森森阴气的,大约正是因为山苍神君常与鬼魂打交道的缘故吧?

    林苏青忖着,抬袖揩了一把额头的凉水,垂眸时打量了自己的一身衣裳,好在偃月服是不沾污秽的,此时亦是半分也不曾被凉水浸湿,于是他只轻松地抖了一抖,水珠便尽数滚落。

    “啊对了,追风神君还有要务去办,有些话须得抓紧时间说。”山苍仙君道,“追风神君一会儿要随殿下去钟馗神君处交接一些事务。接下来要你得暂时先跟着本君了。”

    狗子点点头道:“嗯嗯嗯,钟馗神君那边催命似的,本大人得先去交接一下。山苍子虽然是个老不正经,但他不会害你的,你只要时刻记着他给的东西你别吃就是了。”

    “哈哈说笑了。”山苍神君付之一笑后,侧身对林苏青道:“本君方才与追风神君商议过,为了使你尽快了解这边的情况,接下来你得随本君去捉鬼历练历练。怕不怕?”

    “鬼是由人死后来的,你要去应对的是那些没有供奉,也没有去阴司,又不甘愿消散的孤魂野鬼。”狗子站起身来,仰着头望着他们,冲林苏青道,“他们游荡于阳间,通常都有各自的原因。许是怨念、许是愤恨、抑或许是留恋等等,也正因为如此,无论是不是恶鬼,他们至少都尚且留有一点人性在,不如妖怪狡诈那么凶残。何况,还有又不是叫你一个人去,还有山苍子在呢,你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林苏青一边听着狗子说,一边应和着点头。

    狗子说完便转身要离开,不过它刚抬脚要出门槛时,又扭头回来嘱咐道:“本大人不在期间,你只管跟紧山苍子,莫要自己瞎跑。山苍子可不像本大人随时都能找着你。”

    山苍神君一把揽住林苏青的肩膀,冲狗子打着包票道:“放心吧,他这条小命十分有趣,要收也得是本君亲自收,容不得任何抢夺。”

    “那人就交给你啦,要是丢了……那就丢了吧。”狗子说话间,天边飘下来一朵云彩,它话音一落,便按着云朵爬了上去。一眨眼的功夫云朵载着狗子飘摇而上,转眼便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