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八十四章 下方之物,不足为异吗?
    这时于三十六重天宫,二郎真君携着秃了尾巴尖的哮天犬,正抱拳向天帝禀奏。

    天帝高坐于凌霄宝殿之上,在殿下两侧,秩序的列着四大护法,以及文武神仙各数。无不是在聚精会神的听着二郎真君的陈述,见他神情肃重,皆以为会是一件了不得之事。

    “先前于四田县时,吾本要拿下此人,不料被丹穴山的那位殿下所救。天神圣君所为,吾不敢多言。可现今下,连山苍神君都在向着那小子,如若只是为了寻乐而欺负了哮天,吾不至于小题大做。只是那不是寻常人,那极有可能是未来的祸患。”

    二郎真君说到此处,抬眸察言观色,见天帝的神情不动,他继续说道:“而山苍神君,却将哮天犬的尾毛赠予了那祸瘤去做法器,天帝,吾委实担忧哇!”

    二郎真君语罢,四下顿时议论声纷起,谁都是初初听闻此事。

    “真君,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误会?那山苍神君虽然向来不着边际,可也是位正气不阿的神君,这帮扶祸患做法器……不像是他的性子呀……”

    “是呀,他已经位列神君,却依然亲自下凡去捉妖拿邪,他怎么会行如此违背长纲之事呢……”

    二郎真君侧目道:“各位莫不是忘了山苍神君的来历了?丹穴山的那位都在护着的人,试问山苍神君又怎么会不护呢?”

    “这……”二郎真君两句话便难住了那些颇有质疑的神仙们。

    说起来,于情于理的确是这样,山苍神君来自丹穴山。不过还是有别的声音质疑道:“二郎真君此言差矣,山苍神君既已出了丹穴山,且已于天界中受过封号,他现在是天界的归元神君,二郎真君此言,莫不是在说山苍神君不忠于天帝?”

    “说得在理,他的封号可是天帝亲自敕封的。二郎真君此言,莫不是在质疑天帝不成?”

    这个问题问得好生直白,谁都知道,出了神域,天下只尊一位君主,那就是尊天帝。

    顷刻又是一震窃窃私语,议论声如小小的浪潮,一浪扑着一浪高。

    二郎真君怒道:“你们这是在牵强附会,混淆视听!”随即他冲天帝解释道,“天帝,吾绝无此心!”

    天帝微微抬起眼睑,眸光微动,看了看殿下的诸位神仙们,大家登即便噤了声,谁也不再说下去,天帝泰然道:“下方之物,不足为异。”

    他们说的人正是林苏青。

    虽然二郎真君亲自进谏,但天帝仍然认为,林苏青不过是一介异世凡人,是登不上台面的小杂毛,再是如何也生不出多大的祸端。

    就算他闹出什么祸事来,也自有三界各界的律法去惩治他。

    何况,方才又听闻那林苏青与丹穴山有关系,想来丹穴山的那位也不会纵容他为祸人间。自然是不必过多理会。

    天帝又看了一眼二郎真君,二郎真君特地来禀报,还如此愤慨,说到底主要是气不过山苍子拔了哮天犬的毫毛,去作为给那凡人的见面礼。二郎真君觉得受了折辱了吧。

    可是,总不能因为一撮狗尾巴毛去开罪于一位神君吧。

    天帝道:“都退了吧。”

    “天帝……”二郎真君还想说下去,可抬头正好迎上了天帝严厉的目光,这是在制止他,他若再说下去,便是拂了天帝的意思,于是只好忍住了心中的愤懑,止住了口,“吾告退。

    在他看来,天帝无非是忌惮丹穴山那边的位份罢了。可是究其因果,又有什么好忌惮的?

    三山四海五湖*八荒九州,各神域的帝君虽然都是父神封的,不必受天界的约束,但父神也曾定下了规矩,各族的帝君出了自己的神域封地,便只是有尊位,没有权责,三界永远只有一个帝君,便是天帝!

    所以,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作为三界律法的最高制裁者——天帝,为何要忌惮各族势力?特别是为何偏偏最是忌惮丹穴山的那位二太子?

    不过是传闻他是丹穴山先祖帝君的托世,无凭无据且不说,先祖帝君又如何?等他今后成了神尊又能如何?

    只要是出了丹穴山,便也只能是空担一个至高神尊的阶品而已。

    到底天帝才是三界之帝君,就连西天极乐那位佛祖与天帝,二位之间也是相敬如宾。

    天帝为何偏是要忌惮丹穴山呢!

    他想不通,他想不明白,他不服气,他愤慨!!

    二郎真君一路下了三十六重天宫,来到南天门,原本打算继续去巡视三界,可心中越想越是气恨,竟是不由自主地一拳打穿了一座石碑,吓得哮天犬浑身一颤,嗷呜呜的呜咽着蜷缩在他脚下。

    镇守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们,此时亦是吓得目不斜视,大气也不敢出。

    ……

    ……

    与此同时,在另一处阴暗诡谲的地方,也正在议论着有关于丹穴山的那位,以及那位亲自护在身边的那个凡人的事情,种种消息亦是接踵而至。

    高坐于大殿之上的那位,一掌拍在鎏玄金的宝座上,语气中有些愤恨,亦有些欣喜。

    “他终于下山了!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本王等这一日等了足足三百余年!他终于下山了!!”

    大殿之下宝座跟前,正跪伏着一位一身哑黑束身衣裳,身披玄色镶血色红边袍子的下属。那红边的玄袍子后,连着斗篷似的帽子,将他遮蔽得严严实实。

    那下属微微抬起头,抱拳启奏,声音暗哑如渴水已久的乌鸦,道:“那位很是看重,也很是防备。甚至特地将那凡人的姓名与八字施加了封印,任谁也查不出底细。”

    只能看见他肤色苍白的下巴两侧,各有一道黑色的纹理链接着脖子蔓延直衣领内部,且只能看见那仿佛是经鲜血涂抹过后的朱唇在开合。

    “属下以为,除了天界三清圣境的那几位天尊能知晰,之外无计可施。”

    高坐于宝座上的那位猛地拍响了宝座,怒哼一声,凶狠道:“不过是介异世的凡人,底细知与不知又何妨。”

    令他为之兴奋,令他为之激动,令他觉得重要的……是丹穴山的那位终于肯下山了!

    “哼!还当他要一直窝在那丹穴山之上,几百年不曾下山,终于还是让本尊等到了!”

    当年的血海深仇,终于有机会得报,如何不为之亢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