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八十八章 青楼
    林苏青连忙起身张望,心中既激动又惊讶,原来在他沉静于练习易气的经法时,天色已然在悄然中黑透了。

    此时的街道,不复热闹,白日里支出的摊位早已收罢,连商铺都已经尽数打烊。然而整个过程,所有事情,他居然毫无知觉。这简直比睡着了还要可怕,仿佛他不过是刚刚闭上眼睛,瞬间就过去了四五个时辰。

    “你不去找到她,一查究竟吗?”山苍神君问道。

    林苏青张了张嘴想说走了就走了,不过他却没说,因为就在他正要这样随口一说时,他突然意识到,他的确很好奇那名妇人为何被追杀,这其中必然有原因,他很想知道,并且,他还想知道这名夫人到底能不能成功躲掉那名杀手,万一……

    “她去哪儿了?”林苏青知道自己又要多管闲事了,可他还是要管。

    山苍神君抱着膀子,经他一问,遂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林苏青当即要朝那个方向找去,刚跑出几步却发现山苍神君依然立在原地,且纹丝未动,他遂转身问道:“神君不去吗?”

    山苍神君摇摇头道:“你自己去。”

    “好吧。”林苏青很无奈,但也只得接受。毕竟有言在先,凡事只能他自己去历练。

    “你就不怕撞见鬼吗?”山苍神君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故意打趣道。

    “本来会很怕,可是,有神君您在暗中保护,我这条小命丢不了,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林苏青如是道,“难道不是吗?”

    “必要的时候本君才会出现。”

    “这就够了!”林苏青粲然一笑,抽出袖中的那只哮天毫笔,“麻烦您帮我收下摊,谢啦!”扭头便跑了。

    “走夜路不要跑。”山苍神君轻笑着目送林苏青远去,看着他原本是风似的跑着,听完提醒霎时就换成了快走。

    山苍神君自言自语道:“这小子,有点儿意思。”

    他其实就是想看看林苏青如何选,若是认为那妇人走了便走了,生与死与自己无关,那么这就要令他失望了。

    有趣在林苏青不仅没有选择袖手旁观,而且率先想到的是立刻去追去找,并非一开始就权衡利弊,衡量应该不应该去,能不能去,去了有没有危险。

    若说这林苏青是自不量力,倒也不是,他方才故意提醒会有危险,林苏青却能及时反应出根源有他关照,思维很是敏捷。

    不仔细果然是看不出来,这怂小子能力不大点,心倒是挺热和,遇到问题时脑子也果然是格外冷静。追风神君所总结得可谓十分到位。

    不过,林苏青的性情中的优点如何,并不是他着重想看见的,他着重想知道的则是林苏青的另外一面。

    说起来,天界对林苏青这个异世凡人早有非议,说是恐成祸患。仅仅空穴来风,便已有许多仙家认定了这小子是当除的毒瘤。

    他倒要亲眼瞧上一瞧,林苏青这个小子究竟是因为什么,居然会引得二郎真君亲自下界去抓他。又是因为什么,能够有幸被二太子殿下垂青。

    “林苏青,你可得好好表现,别令本君失望呀。”山苍神君自言自语的遁去了身形,原地只留下未收的摊位与一缕桃粉色的烟雾。

    时下正值戌亥,万家灯火已熄,人们已经安然入睡。

    林苏青在心中想着要找到那名妇人,每逢岔路时,他身上所佩戴的迷谷树枝便会为他指明方向。

    看似朴实无华的一小截树枝,居然能在暗中对他的心神进行指引,使他下意识地选择出正确的方向。不得不多番感慨,这迷谷树枝实在是妙不可言。

    林苏青跟随指引多拐了几条巷子,走着走着远远的就听见了一阵嘈杂的声响。这么晚了居然还能这么热闹?总不可能这边世界也有撸串唱k的夜市吧?

    他循着声音找去,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幢张灯结彩,铺红挂绸的酒楼。

    楼上莺莺燕燕,歌舞升平。高调鸣筝缓入夜色。阁楼的围栏前,倚着数名罗襦宝带的莺花,她们勾栏挥舞着各色丝绢手帕,招呼着过往路人。

    现下路人寥寥,门前立着的两名莺花一眼便瞧见了林苏青,作势要过来拉他。

    林苏青怔愕,这是……青楼??

    他要找的是名孕妇,迷谷树枝怎么把他引到青楼来了?!

    见她们招摇着越走越近,林苏青耳朵尖一红扭头就走。那两名莺华见他折走了,便止了步子翻了翻白眼回去了。

    “耽误老娘功夫。”

    ……

    林苏青心中十分迷惑,忽然听见一道尖锐的女声在驱逐。

    “去去去,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他回头望去,只见在门前迎客的莺花们像是在驱赶谁。

    “你也不看看清楚你就进楼,去去去,休来晦气!”

    莫不是哪位没钱还来吃花酒的?林苏青嗤笑着看去,登时怔住,她们所驱赶的不是旁人,正是先前躲在他字画底下的那名妇人!

    她为何要进青楼?!

    只见那妇人即使被驱赶也仍然试图要冲进青楼去,但很快就又小厮们拽住了,莺花们在边上掐着腰咒骂,小厮们实在拽不住她,干脆就推搡着她往远了撵。

    “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你可别来添晦气了!哪儿来的赶紧滚回哪儿去!”

    那妇人不听劝,也不顾阻碍,硬是还要进去。这一通拉拉扯扯,引动了楼上无数人围观。

    一名大肚子的孕妇硬是要闯入青楼,逗得寻欢作乐的登徒浪子们连连哂笑。他们与那些妩媚撩人的青楼姐儿们,陆续地聚拢在阁楼上的围栏前,不住地往下瞧着热闹。

    林苏青趁着谁也无暇顾及他,赶忙借着乱子蹑手蹑脚地靠近,藏在青楼墙壁倒拐后,只探出半个脑袋,窥看着门前的动静。

    这时,那妇人被撵得实在没了办法,她干脆抱着大肚子屈膝跪下,并解开了包裹在脸上的帕子,恳求道:“求求你们收留我一宿吧!天一亮我就走,求求你们!”她说着就要磕头,小厮们和莺华姐儿们连忙板住她,不要她磕。

    “哎呀你磕头做什么,这不是硬给咱们添不痛快嘛!”

    楼上便有看客谑闹:“这儿可没人点你这身怀六甲的!”污秽之言,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林苏青默默地在墙后看着,忽然没来由地感到除了他,仿佛还有别的人也在远远地偷偷地盯着这儿。

    于是他张望起四周来,他现在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直觉,特别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带着肯定感的直觉。

    他望了又望,在苍穹的黑幕里仔细的找了又找,果然!他发现,就在青楼对面,斜上方一处房顶上,趴着一个人影!他方才视线其实多次扫过那个房顶,愣是没瞧见。

    那人影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抬着头看着下面的一切,那抬起来的头与屋脊走兽融为一体,仿佛他也是其中之一。

    该不会是白日的那名杀手?!

    那如此想来……这妇人之所以要硬闯青楼,非要进去,难道是走投无路了?!

    想到这里,林苏青忽然觉得脖子后面猛地一冷,他顿时浑身一僵,莫不是身后有什么……可是未曾听见任何动静……

    他咽了咽口水,问道:“敢问阁下何方神圣?”

    身后没有任何应答,甚至连呼吸声没有。青楼前面虽然杂乱,但他躲藏的此处,却是安静的,居然没有任何声响,实在怪异。

    不过也只是方才猛地一凉,便没再生出任何其他的感觉和反应,也没有任何危险之感。莫不是他多想了?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回过头,却发现,身后竟然空无一物?!那方才为何突然一凉?难道是走了?2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