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八十九章 这绝不是一个寻常夜
    脖子后面的凉意现在尚且能够清晰的记得感觉,不可能是多想。

    林苏青心中有些忐忑,或许是因为是夜里,难免多些阴气的缘故?他灵光一现,连执起哮天毫笔在自己左边靠着的这面墙上,画起主上教过的符令。

    毫笔不曾沾过墨汁,但是下笔之后,落笔之处亮出刺眼的金光,林苏青愕然震惊,上回他自己画符,是在白天用自己手指在颍王身上画,没有任何显示,而这回,大约是因为有哮天犬的神力的缘故?竟有金光跟着笔画走,当一笔行过,金光便黯淡并消匿。

    好在金光所射的范围极小,林苏青左手画符,以右手五指并拢地去盖住一笔一划,随写随遮,才不至于在黑夜里被人发现。

    当他画完最后一笔,这道符令顿时金光乍亮,他怛然一惊,连忙双手去盖住,但仍然阻挡不了有微光从指缝中溢出。

    符令转瞬即逝,他松开手再看时,方才写过的地方已经毫无痕迹,若不是有过金光,他甚至无法知晓这道符令是否有效。

    惊喜之余,前方来自青楼门前的嘈杂声戛然而止,突然安静了,林苏青连忙又探出半截脑袋去悄悄窥看。

    原来,是那妇人誓死跪着不走,莺花们和小厮们拿她没辙,于是去叫来了老鸨过来。

    老鸨子看上年近七旬,看起来十分严肃。她的脸上刷着墙漆似的白,一双薄唇染得血红,个头不高,但气势很强,她一出来,适才的各种闹声顿时也都噤了。

    她的脸上虽然也涂脂抹粉,却掩饰不住眼角拉扯的皱纹,那一道道似沟壑又似刀疤,使她看起来严肃之余还带着十分狠辣。

    不过,除了眼角,大约是因为过分干瘦的缘故,她脸上的皮肤倒是比起于她同年纪的人来说,算得上紧致。看不见其他什么明显的皱纹,只是下巴与脖子的连接处垂坠着薄薄的一层皮,显示出她的年龄已经不轻了。

    楼上有看客打趣道:“鸨母,你不会是要收留那大肚子吧?”

    老鸨抬头冲那些莺花们和客人们笑吟吟道:“一件小事,可别扰了各位的好兴致~姐儿们还不快去招待好各位大人。”声音如她气场一般利落,不似莺花姐儿们那般轻浮。

    莺花们一听,连忙如花娇|媚地招呼着客人回去阁内继续饮酒行乐。围栏处顿时少去了喧哗,徒留着那些招揽客人的莺花们倚着围栏,继续往下瞧着热闹,只是不敢再放声议论,只敢以丝绢掩唇,交头接耳。

    那妇人一听这位便是这座楼的老鸨,她登即一记重头磕下,乞求道:“老妈妈,求求您收留我一晚吧,求求您。”

    “我们这里是青楼,不便收留你这样特殊的身份,你还是走吧。”老鸨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那妇人听得浑身剧烈一颤,再抬起头来时,额头上已经破了皮,混着泥沙流淌下丝丝缕缕的鲜血。

    她抱着肚子央求道:“您若是不收留,我们母子就只能死了。”

    她没有哭,可是言语之间的绝望听得周围的小厮与莺花们皆是一脸惊愕。

    虽然不知道这妇人说的是什么胡话,可是大家不约而同地心生起没来由的恐慌,像是这名妇人带来了什么危险似的,众人纷纷望向了老鸨,有胆小的莺花甚至有泪水挂上了眼眶。

    楼门前的如此这般的僵持着,林苏青又看向斜对面房顶上隐藏在夜色中的黑影。他将手中的哮天毫笔攒得紧紧的,今夜一定不会平静,但他,蓄势待发。

    老鸨缄默不语,立在原地打量着四处,甚至还朝林苏青躲藏的这处看了一眼,林苏青连忙退回来,险些就被老鸨看见了。

    “你是什么人?”老鸨上的声音再度响起时,林苏青才再次探出半截脸去窥看。

    那老鸨仍然立在方才的原位,且是半分都未曾走出青楼门前的石阶,她此时正垂眸紧盯着那名妇人,她的冷静与周围的惊恐一比,使得她的气势更具了特别的压迫感。

    “一个苦命人。”妇人蹙着眉眼抚摸着肚子,她的脸上一滴泪水也没有,偏是语气便能听出她百转千回的心绪,很难过,很痛苦,很绝望,但是她想活到平安生出腹中的孩儿。

    老鸨紧盯着那妇人,继而朝身边的一位身材微胖且形貌相当精明的小厮使了个眼色,那小厮着装与其他小厮不同,显示出他地位也高他们一等,像是这青楼的龟公,或是帐房、老鸨的管家一类的。

    他随即上前去,站在妇人身侧,抽出腰间别着的烟锅,掂起妇人的下巴,向左拨了拨,又向右拨去,将妇人的容貌完整的展示给老鸨打量。

    林苏青今日大约的看过那妇人一眼,但匆匆一瞥没看真切,此刻才看到,那妇人倒是面容妍丽,特别是那一双眸子,很是明亮,目光很是大胆。老鸨打量她时,她便回看着老鸨。

    不过她只是强壮的大胆罢了,因为她在发抖,而且咽了很多次喉头,她很害怕也很紧张。

    俄而,老鸨点了点头,那小厮才收了烟锅退开到一旁。

    “你要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老鸨色厉内荏道。

    “这栋楼能够屹立十余年仍然兴隆繁盛,便知您定是位厉害的女中豪杰,我相信您最是同情走投无路的妇孺,您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同白天要林苏青包藏她时一样,又是这般将话说到了绝处,只剩下同意与不同意两种选择。只是不知这老鸨子会如何选?

    林苏青屏息凝神的继续瞧着热闹,楼前的气氛静默过了一会儿,那老鸨苍老的声音才缓缓响起来:“这里没有多余的客房可供你留宿。”

    老鸨话里有余地?!显然那妇人也听出来了,她急忙跪行几步靠近了老鸨,恳求道:“马厩或是柴房皆可,只求有一处地方栖身。”

    这妇人很是聪颖,令林苏青实在想不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令她走投无路,要在即将临盆时还要四处躲藏。

    楼前又是一阵沉默,林苏青时而看着门前的事态,时而看向对面隐藏的人影。他做好了准备,若是那人影突然冲下去袭击,他必当挺身而出。若是老鸨不收留,他便继续于暗中跟着那妇人。

    也不知是好奇心在作祟,还是他一贯好管闲事的性情在鼓动,他总觉得应该跟着,应该帮忙。

    这种心情就好比他曾经因为扶人被讹,但他后来遇到谁需要时,还是会伸手去扶;就好比他曾经遇见街上有一位阿姨强行拖着一名小男孩儿走,小男孩儿大哭不肯走,他上去过问,才得知人家是亲母子。就连当事人都指骂于他,可他后来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也还是会去过问……

    很多人说过他傻,但他不以为然。万一呢?万一哪次就因为没有及时伸以援手,而造成了遗憾呢?

    他始终觉得,当一辈子行将就木时,临终前所回想起来的一定不是开心往事,一定会是人生里所留下的后悔事与遗憾事。他不想一生有太多的遗憾与后悔。

    “你的亲人呢?”老鸨突然开口问道。

    那妇人跪得端正,满面戚容道:“无亲无故。”

    那老鸨似乎一惊,瞬间又恢复了正色,反问妇人道:“当真无亲无故?”

    林苏青不知何时起,他的视力比以前好了太多。就譬如此时此刻,他在这幢青楼墙外拐角后躲着,那老鸨在楼门前立着,然而,他依然能清清楚楚的看见在老鸨的眼中,方才那一闪而过的惊喜。

    为何是惊喜?就在林苏青疑惑之际,那妇人点头道:“千真万确。”

    旋即她又是猛地磕了一记重头,林苏青光是远远地看着,就觉得自己的额头也是一痛。

    听她央求道:“求求您行行好,收留我们母子一宿,只求一宿。天亮即走,绝不多留。”2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