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九十二章 杀手
    林苏青片刻也不敢耽误,紧忙跟随着迷谷的指引去追寻那位妇人。忙不停歇地一口气跑到了四楼,正要再往上寻去,突然被一条粗壮的胳膊拦住了去路,他顺着胳膊侧首看去,拦他的是一名五大三粗的男子,穿着与那些小厮一样,都是褐色的短衫,却不似那些小厮穿得松散,贴在他身上很显魁梧。

    “客官,阁楼是私用,不可擅入。”声音很厚实,虽然是在施以阻拦和警告,但出言还是留了几分客气。

    居然会有专人看守,难不成是预估有危险,特地着来保护的吗?

    “哦……”林苏青审时度势,眼下不可硬闯,先不论他肯定打不过这个粗壮男子,他就是打得过这一个,万一他扯着嗓门一喊,保不齐会涌上来几十个人揍他。

    他心中顿时有了计策,笑吟吟地问道:“能不能借背一用?”

    那男子一愣,林苏青从怀中掏出狗子给他准备的册子,当场展开,又摸出白日里赚来的几个铜子递给他。

    “本公子突生兴致,遂想赋诗一首,可否借背一用?”

    那小厮愣了又愣,继而将林苏青瞧了又瞧。

    “楼里的待客态度何时这么差了?本公子得找老鸨说道说道去……”

    那男子连忙又伸手拦他,道:“客官留步。”

    随即他木讷的背过身去弓下腰背冲着林苏青问道:“客官是说这样吗?”

    “很好。”林苏青登即便把展开的册子铺在他背上,执了笔就开始画起了粗麻绳。

    这是他第一次用哮天毫笔画除了那道符令以外的事物,绳子画起来不难,很方便,应该是能具现的吧?

    山苍神君和狗子不曾教过他什么口诀咒语,他心想着主上教他画的符文,都是心想则成,想必这样也该是。

    于是他一边画一边在心中默想,这支笔不曾蘸过墨汁,落笔时却像是蘸过了似的,当一笔落下,拉出很长一条金线,画成笔收,那纸上的金色绳子猛然跃出了纸面,画纸登时恢复一片空白。

    眨眼绳子就将那粗壮男子五花大绑,小厮完全没来得及反应,只是一诧,就被捆得严严实实,

    林苏青连忙将册子合上揣回怀中,而这时那男子作势要喊,林苏青上去就是一个扫腿,将他绊倒在地,旋即脱了他的鞋子塞住了他的嘴。

    动作迅猛,一气呵成。那男子丝毫没有喊叫的余地。

    “别慌,我不杀你。”林苏青说完就从他身上跨过去,跑上了阁楼。

    刺激!帅气!

    初初小试牛刀,就卓有成效,他已然是捺不住地兴奋和激动,还震惊于仿佛是崭新的人生拉开了帷幕。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可以这么酷!不,现在还不够酷,他还可以更酷,他一定要认真努力的修行,要尽快地将易髓经习完,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不过,好在他的理智仍然在抑制着他的亢奋,他心中清楚,现在还不是开心的时候,现在还有正事要做。他保持住冷静,要去保护下那名妇人,以及她的胎儿不被这些“小孩儿”们冲撞。

    转眼,他就追到了阁楼,也就是这栋青楼的五楼,从外部根本看不见这里居然还有一层。

    现在,在他的面前只隔一扇门,根据迷谷树枝的指引,只要他推门进去,那妇人应该就在其中。

    可他又有感觉不会这么简单,于是并没有立即推门而入。这层楼很安静,完全隔绝了楼下的喧闹声,静得他能听到由于奔跑上楼,此时正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的心跳声,和尚未平复的喘|息声。

    他缓了缓心绪,定了定神,而后才伸出手去,却在他即将施力推开门的刹那,他乍然听见门内那妇人好像在与谁说话。

    “已经这么晚了,还不睡吗?玩得很开心呀。”

    林苏青的手登时悬在了门前,紧接着,他又听见了一群孩童嬉笑着跑过,笑声以及赤脚踩踏过木板地面的声响,一连串咚咚地过去了……

    旋即,嬉笑声与咚咚咚跑过的声音陆陆续续的响起,不要再如先前偶尔才起一阵,现在是不停地,接踵而至似的。

    “他们”时而在房间内,时而像在身后,时而像在脚踩的木板地底下,时而又像是在墙面上……

    只有声音,只有咚咚咚地跑过的声音,和嬉笑玩闹的声音,除了声音,竟是连他也什么都看不见。

    他适才对小厮与客人还有莺花姐们儿们的几番试探,心中已经有了定论,这些孩子并非正常的孩子,他们很有可能是魂魄,也有可能是鬼……

    他悬在门前的手,收回了多余的四指,只伸出食指,打算在门上也画下了一道符令。然而,就在他刚画下起头一笔时,突然听见妇人的一声惊叫。

    旋即是她紧张又恐惧的质问:“你是怎么进来了的?”

    林苏青诧异,这里是最顶层的阁楼,只有这一个入口,他就在门前,怎么会有人在这时候进去?他什么人也没看见!莫非……

    “当然是从大门走进来的。”回答妇人的是一道沙哑而干涩的声音。

    那声音不像是正常人说话时那样圆润饱满,很像是许久不曾开口说话,嗓子或是声带发生了萎缩似的,很扁很单调很嘶哑。

    妇人的声音充满了恐慌,但听得出她仍然留着几分冷静,问道:“你早已埋伏在这里?”

    “无论在哪里,你今晚都是死。”那声音相当之狠戾,透出了沉沉的杀气。

    是这样的回答,显然那妇人猜对了,那人的确是提前就埋伏在这阁楼的屋子里的,而且是在林苏青赶来之前。

    “我都已经离开了府上,离开了少爷,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妇人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她方才求青楼收留时都不曾如此,看来……她是意识到无路可逃了?也就是说,里面那个人就是白天追踪她的……杀手?

    “死亡,才是真正的离开。”

    林苏青认定了,就是白天那个戴斗笠的人!也正是方才隐藏在青楼对面的屋顶上的人!难怪听到老鸨答应收留时,他就不见了,原来是提前进了这间屋子埋伏。

    妇人声音带着哭腔说道:“我只是想带着我的孩子远走高飞,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

    “你知道的,这个孩子不能出生。”1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