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九十六章 小鬼难缠
    “住手!”林苏青想去,可是现在浑身上下被这些小鬼缠住了,他光是驱退爬上来的这些小鬼就已然应接不暇,完全脱不开身去救那妇人。

    眼见着那些小鬼们陆陆续续地要将他淹没,他灵机一动,旋即执笔在自己胸前画下了一道符令,正是刚一收笔,便是一道赤金光芒骤然射出,将那些小鬼们尽数击退,有些挂在胸前的,更是直接当场化为了乌有。

    果然奏效!林苏青立马又在自己身上补了一道符令。那些孩童小鬼们有了前车之鉴,此时谁也不敢再贸然冲上去。

    林苏青试探着往前迈一步,孩童小鬼们便立即惶恐的退避几步,他们面面相觑,等待着对方先去试探,可是谁都在等,便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你给我吞下去!”

    老鸨掐着妇人的脸,逼得她不得不张开嘴,可是妇人死咬着牙根与之抗衡,口腔内壁与牙齿摩出血水,她也仍是坚持不张开嘴。

    老鸨气急,干脆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下着死手,为的就是逼她张开嘴,以将坛子内的骨灰尽数倒入她的口中。

    可是那妇人尽管脸已经憋成茄紫色,也仍旧紧咬牙关誓死不张口。

    林苏青身上有符令,那些孩童小鬼畏惧他,不敢再扑他,他获得自幼,登即冲向那老鸨,一把夺过她手中坛子,丢开摔得粉碎。

    那老鸨登时震愕,旋即就疯了似的歇斯底里地扑将上来要同他拼命。

    “你个含鸟猢狲!你赔我的儿子!你赔我的儿子!”

    林苏青明白了,老鸨特地请人为那两坛骨灰做过法事。而她今下有意要寻一名有孕之人吞下那些骨灰,才好让她去世的孩子得以托生。

    但她又怕惹出事端,所以千等万等,要等的正是如同这个逃命妇人一般,无所依靠的孤家寡人。于此,即便过程之中出了任何意外,就算造成了产妇与胎儿的死亡,她也无须背负任何责任。

    恰好,这个妇人送上门来,而且即将临盆!对于老鸨来说,实在是天降的大好机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或许这也正是她甘愿冒着有追杀者前来的风险,也要收留这妇人的缘故。因为她借妇人的肚子和肚中的胎儿,来令她自己的孩子托生!

    “你个腌臜畜生!”

    那老鸨又是打又是骂,骂得相当难听。林苏青被她纠缠着厮打,可是老鸨是个凡人,而且是个女人,还是个老人。

    他怎么能还手?他不能还手。可是,身上所画的符令对老鸨无用,又抽不开手去画下什么东西来桎梏她。

    林苏青苦啊,只得任由老鸨扯着他的耳朵,挠着他的脸,一通乱打乱抓,偶尔一把抓来没个分寸,那长长尖尖的指甲直接捅进了他的鼻孔,痛得他五官紧皱成一团,用手背揩一把鼻血的功夫,那老鸨就又来揪扯他。他只能尽力躲掉,拼命避开,他不能还手。

    “你撒手!我不打女人!我也不打老人!你撒手!你信不信我打你了?”

    “你打啊!大不了同归于尽!不打你是孙子!!”

    林苏青叫苦不迭,幸亏他身上有符令,即使他正处劣势,那些小鬼们也不敢靠近于他,否则,他恐怕再不还手,就要同那个杀手一个惨状。

    一时间,那老鸨揪扯着林苏青,林苏青苦于不能还手,他遂想擒住老鸨。

    可偏偏这老鸨的力气十分之大,他空读一肚子诗书,力气反倒还不如这个老太婆,想擒住她都不能。于此,二人滚打一地。

    小鬼们见势,面面相觑了一阵儿,忽然不约而同地扭头,齐齐地盯向了那名妇人!他们的目光无一不是盯紧了妇人的肚子。

    霎时,孩童小鬼们犹如洪水冲溃了堤坝,只在一刹那,他们争先恐后的冲着妇人奔去!

    争抢着大喊:“娘亲!娘亲!”

    糟糕!他们这是要抢着去投胎转世!

    只要谁先冲进去,谁就能转世投胎!

    这时候,他们谁也不甘落后,更是乱做了一团。

    妇人已经被吓住了,一直怔愣在原地,她看不见那些小鬼,但她可以听见!她听见有无数个孩童的声音在呼喊她。

    而她登时想到了老鸨之前所说的这间屋子的特殊处,她如梦初醒般恍悟,所谓的没有孩子,却到处都是孩子究竟是什么意思。老鸨说得到处都是孩子,不是真正的孩子,是鬼魂,是那些莺花姐儿们的孩子的鬼魂!

    她怕极了,她不知道那些孩童们如是这般的呼喊她是何用意,她就是害怕,她惊恐的喊着林苏青:“公、公子……”

    可是眼前的林苏青正与那老鸨扭打,二人滚作一团,根本无暇顾及到她。妇人想去帮他脱困,却又怕拉扯之间误伤了腹中胎儿。

    正是万分惶恐,手粗无措之际,她突然猛地觉得肚子剧痛发作,她满面痛苦地抱住了肚子。

    “我……我好像要生了……啊!”妇人捧着肚子叫喊,痛苦地大汗直冒。

    林苏青听得心中一紧,眼见着那些孩童小鬼们打着架的朝她奔去,他自己又被老鸨缠得脱不开身,他更着急啊!

    一急之下,他干脆把手中的哮天毫笔冲那妇人扔去,嘱咐道:“你拿好这支笔!”

    有哮天毫笔在,有神力的压制,那些小鬼好歹要要敬畏几分的,起码能多帮他争取一些时间用来脱身。

    妇人面目痛苦,艰难地挣扎着伸手去捡起那支笔,听话地紧紧地攒着,她声嘶力竭的喊着痛,剧痛难忍令她一把将毫笔咬在了嘴里,试图以此忍住痛苦。

    林苏青慌忙道:“喂!你先别生啊!你先憋住啊!”

    “我控制不了啊!我要生了!啊!”

    这哪里是憋得住憋不住的事情。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一直藏在石台后面的小鬼,趁着所有人不备,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妇人的背后,他见谁也顾不上他,开心得咧着没长牙的嘴开心的笑着,作势就要冲着妇人的肚子扑去。

    林苏青回头照看妇人时,正巧看见了!

    “用笔护住你的肚子!”他眼见心急的吩咐着!可是那妇人只顾着痛,根本没听见他说的什么!

    完了!完了!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