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九十七章 是一个不寻常的人
    千万不能让那小鬼钻进去了!那妇人即将临盆,那说明她腹中的胎儿已经有了灵魂,一个身体怎能容得下两个魂?!

    何况,按那日在灵泉处听猴王讲来的七日来复,凡人的孩子需要在出生后七七四十九日才能生齐七魄,同时又根据狗子所讲过的关于亡灵有无供奉的区别来看,如果真的被他得逞,那后果就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这些孩童小鬼并非刚被“处理”下来的婴孩模样,他们的年龄有大有小,身高亦是不等,说明他们是有成长的!有成长就说明是因为有供奉!

    那么,他们必然比那妇人的胎儿有优势,因为他们灵魄齐全!

    说不定,当那小鬼潜入胎儿身体后,会挤掉胎儿原本的灵魂!或是……直接吃掉?!

    不可,万万不可,万万不可让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鬼魂去杀死一个即将临世的活生生的生命!

    恰是这急火攻心,猛然间,林苏青浑身窜出了一股力量,在他的眉心乍然出现了一条扭曲如火焰的红色印记,他急火攻心大喝一声,竟是直接将老鸨震飞去!

    此时此刻,他突然浑身涌动着无数无法控制的力量,他感觉脑袋突然开始胀痛,然而这感觉居然很熟悉,好像那日在四田县时也有过这样相似的感觉。方才震飞老鸨时,他好像是短暂的失去了理智,是下意识而为。

    他疑惑的刚翻身见山苍神君不知何时已经现身在他跟前。

    那小鬼已经钻了半截身子在妇人的肚子内,山苍神君不紧不慢地过去一把握住了正那小鬼的腿,将他拽了出来,倒提在手里,而后笑眯眯地朝林苏青走来。

    与此同时,就在林苏青看见山苍神君的那一刹那,他身上奇怪的涌动感瞬间消失了,连带他眉心的那枚红色印记也瞬间隐匿不见了。

    林苏青不禁打了个寒颤,仿佛方才的一切感觉都是他的幻觉。

    ……

    此时的山苍神君不同于初见时候的模样,除了他浑身飞绕着的七条三爪拘魂锁链,在他身后还背着一只青面獠牙的怪物,那怪物长得似野兽又似恶鬼。

    形容竟然和他们先前乘坐过的那头长有牛角的坐骑生得差不多模样。

    山苍神君随手将那孩童小鬼一扔,他身后的怪物瞬间脱离,落地显身,一口将孩童小鬼整个儿吞了下去,原来就是那头坐骑!

    只是它现在不是四条足,一身铜绿色像人一样站立着,不过胳膊比腿长,随意垂坠时,手背触在地面上。巍然奇伟,一双巨手各呈三爪,爪子锋利如刀,张牙舞爪似凶神恶煞。

    脱离开山苍神君的怪物,顷刻四处暴走,随手一抓便是一把小鬼,他立马抓起来丢进嘴里,咕咚一咽,或是大口张开猛力一吸,连连吸入数名小鬼。随即便见他的肚子开始鼓胀,肚面毫无秩序的鼓着大包小包,像是那些小鬼在他肚子内四处乱撞胡乱挣扎,

    而这时候的山苍神君,则是悠然地立于一旁,不慌不忙地翻看着手中的册录,只偶尔落下几笔,像是在划掉什么。

    林苏青惊讶不已地看着那只铜绿色的怪物到处吞食孩童小鬼。

    这一切,那名妇人是看不见的。

    她只在方才不小心瞥见了林苏青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一记红印,以及他浑身上下骤然透出肃杀之气。

    她也只是随即看见了林苏青用力一震,就将老鸨震飞向墙上撞上;她只见到他突然迅猛地翻身起来,看起来似乎是怒气冲天。不过,却在他突然往自己身边的空处看去时,蓦然愣住了,随之那一身的肃杀气息和怒气也在一瞬间全部消散了,恢复了正常。

    与此同时,她还有感觉,她感觉到了这间屋子的变化。原先阴凉得不同寻常,现下温度似乎恢复了正常。

    她愣了又愣,甚至一时间忽略了痛,却是猛地浑身一震,一阵撕裂的疼痛顿时将她拉回过神来。

    “啊!”随着妇人声嘶力竭地一声呐喊,响起了一阵婴孩啼哭的声音。

    生、生了?

    林苏青一愣,毫无意识地回头去看,登时被一只手盖在了额头上,被广袖遮挡住了眼睛。

    山苍神君的声音在耳上方传来,打趣道:“大小伙子看什么生孩子,走了。”

    随即觉得他感觉脚下一空,耳边尽是风声,似乎是被山苍神君带离了青楼。

    当他脚下落地后,真实的踩踏感自脚底传来,心中立刻因为这感觉变得踏实,随之山苍神君松开了手。

    林苏青用力眨了眨眼睛,使得视物从模糊恢复清晰,晃眼一看,他们已经在这间青楼门外的街道上了,并且离那栋青楼有些距离。

    那青楼依然歌舞笙箫,与他来时的景象一模一样,只是门口招揽客人的莺花姐儿十分疲惫,不似夜间时那样神采奕奕。

    她们谁也不知晓,在那第五层阁楼之上,方才发生了什么,正在发生些什么。

    天已然蒙蒙亮了,有早醒的鸟雀清脆的啼破了晨雾。

    微微亮,雾氤氤,已是夏末即将入秋。这样湿润的早晨,有些生凉,然这薄薄的凉意竟莫名的令人心旷神怡。

    山苍神君将哮天毫笔递换给林苏青,一巴掌拍在他的脑子上,责备道:“自己的法器也敢随手乱丢,你该不是着急去见阎王?”

    林苏青摸了摸被拍痛的后脑勺,看了看那哮天毫笔,上面果然留着两排牙印。他悻悻地揣回袖子里,道:“您要是早来一步,我也不至于慌不择路的丢它了。”

    “这么说是本君救援不及的错了?”

    “不敢,不敢……”林苏青赔笑道。

    山苍神君挑起一边眉毛,挑眼斜睨着林苏青。其实从林苏青刚蹲在青楼外面的墙角时,他就已经在暗中跟着了。

    他迟迟不出现,为的就是一睹缘由,好在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果然有所收获。林苏青着小子绝非寻常,而且是非比一般。但显然,林苏青自己毫不知情。

    只是,二太子殿下既然收下了这个小子,不知要到何时殿下才会允许这小子知道自己身体的实情呢?毕竟……这小子可能真的会是个祸患。

    “那道敕邪令是殿下教你的?”山苍神君突然问道。

    “是,主上亲自教的。”林苏青说罢又补充道,“我刚学会,还在熟练中……”

    原来叫敕邪令,他在心中回想着。先前主上说是驱邪避秽时可用,不过,其实不用山苍神君说,他自己也隐隐约约有些觉察,这道符令绝对不止是驱邪避秽这一种用途。

    因为,他当时在青楼拐角处的墙砖上画下时,便可以通过这道符令听见楼内的孩童小鬼们的诡异声响。

    他在青楼楼道里也画过,所以在老鸨与福贵上来时,明明距离还很远,他便能清晰地听见。

    山苍神君见林苏青一脸疑惑,随即道:“敕邪令听起来像是很普通,但,它是阳神符令,是高阶符令,寻常神仙都不见得能学会。殿下既然教你了,你应该好好掌握。”

    这句话听起来他说得很从容,其实他心中很为之吃惊。阳神符令是何等的高阶,居然能被林苏青这小子这么快学会?

    并在这样短的时日里就发挥到了这样的程度,林苏青所隐藏的实力不容小觑。但很快他也能理解过来,或许是因为饮过殿下的神血?

    可是,要能安然接受二太子殿下的神血,就已经是非同小可了!

    猜不透殿下为何要如此这般,更猜不到殿下究竟是在筹谋着什么。他看着此时一脸天真,一脸茫然的林苏青,不由自主地于心底感叹,林苏青啊,林苏青,你可千万不能是祸患。

    “阳神符令?高阶符令?”林苏青思来忖去,想结合自身自行找出个合理的解释,来理解一下,为什么自己能掌握这样的高阶符令?

    可仍旧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很是惊诧:“我连‘爬’都还没学会,居然就直接学会‘飞’了?!”

    高阶符令啊!如何也想不到,这道随手就能画的符令,这样简单易上手,居然是高阶符令?!居然这样厉害!.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