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九十八章 敕邪令
    山苍神君当然看出林苏青的疑惑与震惊,于是道:“可能与你是四柱阳命有关系吧。”

    这是他临时编的胡话。

    但也不尽是胡话,敕邪令的确是需要纯阳之体,只是此纯阳,并非四柱阳命的阳。

    四柱阳命是八字命理,而纯阳之体则是需要运用大周天之火候修炼而成的。

    目前他能想到的解释只有两种,一是最有可能的殿下的神血改变了林苏青的体质;二则是林苏青这个凡人或许天赋异禀。无论是哪一种原因,他觉得都不必现在告诉林苏青。即使是告诉,也不该由他来告诉。

    山苍神君又道:“你才学到哪儿跟哪儿,还差得十万八千里远。总之,殿下既然传授给你了,你就得活学活用,今后随着你自身的增强,自然会发现它更多的奥义。”

    只点了此处,他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他不能告诉林苏青,其实没有十几万年的修为,是根本无法发挥出敕邪令最*力的。不同阶层的修为,便只能发挥出它不同程度的威力。

    他之所以不说明,其实是因为还有一点拿不准。他拿不准林苏青真正实力。万一他现在点破了这一层,而林苏青心性不稳,是极有可能真的成为祸患的。

    因为,正常来看,单单只是发挥敕邪令最简单的法力,譬如驱邪避秽这样最基础的功效,也至少需要五百年的修为。

    之所以对于启用它的初始要求很高,是因为,如若只是为了驱邪避秽,实际上用一般的符咒就已经足够了,不至于使用敕邪令。也极少有谁会用敕邪令这样的高阶符令去行驱邪避秽之事。

    敕邪令并不是为了驱邪避秽而存在的。它的威力,是上等的,它的功效也是作用于上等的。

    然而林苏青,是一介凡人,是异世的凡人,却在仅仅刚学会如何绘制,就能够轻松发挥出需要五百年修为才得以启用的法力。而且他不止发挥了驱邪避秽的那简单的一层。

    虽然不多,但已经足够能证明,林苏青的确很不寻常。

    既然殿下没有告诉林苏青,那么就更轮不到他来说破了。

    “敕邪令具体有哪些奥义呢?”林苏青好奇问道,他猜到应该会有很多,而且会很难,但肯定很厉害。他很想知道,到底会有多厉害。

    擅长神君微屈四指,以纤长的食指凌空绘下一道敕邪令,闪闪发光,解析道:“敕邪令是丹穴山的符令,原本是丹穴山皇室所习的符令,本君亦是承蒙殿下所授。”

    林苏青看着那道金光闪闪的敕邪令,羡慕不已,不知何时自己也能如山苍神君这般凌空就能绘制而出。

    继而他听苍神君继续说道:“敕邪令就像是影子,你弱它则弱,你越强,它就会越强。绝非”

    山苍神君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多了,不能再说下去,只怕越说林苏青会知道得越多。他又并非真正的凡人,其中分寸不太好把握。

    于是他瞥了一眼林苏青,岔开话题道:“方才那一番经历,可有什么体会?”

    “嗯?”林苏青是个注意力极其容易分散的人,山苍神君只是这一岔,便将他的思路岔开了去。

    他寻思了良久,开口只道,“我觉得我很酷哈哈哈哈~”

    山苍神君一个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折腾了半天就这点出息?!”

    “嗯……还有。”林苏青想了想又道,“我比以前厉害了!哈哈哈哈哈~”

    “……”

    这回答,令山苍神君无话可说。

    不过,不管林苏青有没有什么体会或收获,这一趟跟下来,他倒是大有所获。

    他所了解的情况,除了知道林苏青会使用敕邪令以外,还有另外两项收获,令他很惊讶很意外。

    可以说林苏青的表现,实在太出乎意外,甚至令他感到震惊。

    其一,是林苏青这小子,尽管平时看起来浑浑噩噩的没个正行,给人一种一惊一乍十分浮夸之感,可到了关键时刻,他却能出奇的镇静。

    难怪追风神君曾经怀疑过林苏青是在装蠢。不过,通过一路的观察,林苏青的蠢的确不是装出来的,这是一种别样的天赋。

    平素看不出任何,是唯有在面临真正的事件时才会展现出来的临危不乱。

    其二,便是林苏青方才那一闪而过的力量。

    他很震惊,追风神君先前只是简单的提过一嘴。但显然那,光是听不足为异,今下他亲眼所见后,才真正的体会到了追风神君话里所形容的怪异,是哪种怪异。

    虽然那猛然迸发的力量迅雷半迅速消失了,可是他看见了。不,准确的说并不是消失,而是隐匿。

    他敢肯定,方才那股强大的力量源自林苏青体内,并且现如今仍然在林苏青的体内。

    他也肯定,林苏青这个傻小子压根不知道自己体内有什么,甚至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

    难道真的是因为饮了二太子殿下的神血所致?

    不,不像,应该说,神血虽然会产生影响,但并不会是林苏青爆发那样强大的力量的根源影响。

    方才林苏青身上所冲出的力量,与其说是一股力量,其实更像是有许多种力量的混合。很复杂,相当之复杂,以至于林苏青自己都无法正常的控制其中任意一种。

    “您在想什么?”山苍神君正沉浸于思考之中,林苏青蓦然打岔道。

    罢了,不再去猜想林苏青这小子了。既然二太子殿下都不明说,那么他也先静观其变吧。

    他抱着臂膀挑着眉眼朝林苏青问道:“虽然惊险,但很痛快吧?”

    林苏青点头:“十分痛快!”

    “以后切记,不可再将自己的法器乱扔,本君不见得回回都能及时赶到。”

    “好,记下了!”

    林苏青此时正亢奋,一回想起方才自己的作为,就觉得自己厉害得不得了。方才,全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呀!

    当然,自然不能与真正厉害的相比。他兴奋主要是兴奋在——他超越了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更好更强,那就是最值得开心的事。

    “本君在这镇子上为殿下租了处宅子,听说你身上佩有迷谷树枝,你就先自己回去吧。”山苍神君语罢便随手拘出了他的那头怪兽似的铜绿色坐骑。

    “神君您去哪儿?”林苏青连忙询问着正要离去的山苍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