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〇二章 欲速则不达(为乱花狂絮大盟加更)
    这是一座纵向复合型的宅院,南北贯通,只要进入了宅门,就只能直行。所以,他只需要埋伏着往前去,必然能率先看见来者。

    林苏青一边蹑手蹑脚地往外院摸去,一边抽出袖中的哮天毫笔,在自己身上又补了一道符文。他正要走去垂花门,突然听到了狗子的声音。

    “林苏青!蠢蛋!既然回来了,还不快来迎接主上!”

    原来是主上和狗子回来了!

    林苏青连忙收了笔迎了出去,难怪感受不到丝毫气息,是主上与狗子,论这二者的修为,哪里是他这样的能感知到的。

    “主上,你们终于回来了!”

    “咦?”狗子突然往前一蹦,凑到林苏青跟前,歪着毛绒绒的脑袋绕着他直打量,看得林苏青心里莫名的心虚。

    “怎么了?你在瞧什么?”

    狗子蓦然仰起脑袋道:“你居然这么快就修成了第一层?第二层虽然还差些火候,不过也很快啦。”

    “很快……吗?”林苏青不知道寻常人要想修成第一层需要多少时日。

    但是,他只用了一天的时辰。便是在兜售字画时简短的修习了一个下午,夜里与青楼的那些孩童小鬼们纠缠时勉强算是在趁学趁用。

    他其实并未发现自己连第二层也修有所成了,他还以为自己只不过才刚刚参破了第一章经文的奥义,有且只是感知忽然变得特别敏锐,敏锐到甚至能感知结界的开合。

    而且,开合的那一瞬间,他是意外且震惊的。但是很快就被有来者闯入的警惕性占据了心神,更是还没顾得上感受身体因为修习所带来的变化。

    现下经过狗子一提醒,他才活动着周身上下,特地感受一番,真别说,只是稍微一体会就立刻能感觉出变化,并且是相当显著的变化。

    以前他总觉得浑身乏力得很,终日疲惫又倦怠,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做什么都懒散提不上劲。注意力更是难以集中,时常不由自主地偷懒。

    可是今下,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这些力量相互传导,在体内贯通无阻。使得他精气神更是比往常挺拔,甚至连注意力都变得紧凑集中了些。

    以往当危险近在咫尺,他都须得反应片刻。可是现在竟是有了一种一触即发的气势。

    譬如方才,当他第一时间感知到结界的开启,从身体到精力到心神,立刻就进入了高度的戒备之中,注意力也不曾有半点分散。

    “神奇……”林苏青喃喃道,随即他眼前一亮追问狗子,“我真的算习得快的?”

    “唔……容本大人琢磨琢磨,应不应该夸你。”狗子故意卖着关子,卖得很明显,见林苏青欣喜涌上了脸,它话锋一转道:“不过于你来说,这么快也是应该的。”

    “应该的?”林苏青一怔,“为何对于我是应该的?”

    听着狗子的意思是——要想修成第一层应该需要不少的时日,他显然算是快的。狗子这时候却又说他应该有这样快。

    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缘由?

    于是林苏青连忙问道:“寻常人修成需要多久?我是说修成第一层。”

    “不告诉你~哼~”狗子一扭头踱到二太子脚下,用脑袋蹭了蹭二太子的脚,随即乜着眼睛斜视向林苏青,“气不气?哈哈~偏不告诉你~急死你~”

    说实话,很气,也很急。

    “告诉我你又不会少块肉,要不这样,你告诉我,我给你做好吃的?”

    林苏青话一出口,狗子顿时两眼放光,林苏青赶忙趁热打铁补充道:“香喷喷的烤肉如何?鲜嫩的蒸鱼呢?还有……爆炒兔肉如何?醋溜……”

    说着说着,他蓦然觉得头有点晕,突如其来的晕,很迅猛的加重,顷刻便感觉天旋地转,紧接着浑身一软,登时就跌了下去。

    二太子半步上前,及时扶住了他,才使他没有晕在地上。

    狗子站起身来,伸长了脖子探着脑袋望了望,而后才坐下来,嘟着嘴咕哝道:“我还以为是山苍子又给他吃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了,唉,这蠢蛋体质太虚弱了,修为如此突飞猛进,身体扛不住造反了。”

    “带去西厢。”二太子话音未静,便松了手。

    眼见着晕过去的林苏青失去倚靠即刻就要栽到地上,狗子急忙砰地一声幻化了形态,赶在了林苏青跌倒前,将他抵住了。

    因为这是在凡间的宅子里,他不敢变化得太大,只能变成堪堪能抵住林苏青,不至于让他一头栽到地上去。

    但是,由于它变化的体形不够大,林苏青这一倒,险些没抵住,将它给压趴了。

    “呵,死沉。”狗子冷冷地吐了一声。

    当它咬着牙站直了腿,刚是一抬头,才发现二太子马上要入去东厢内了,狗子连忙问询道:“主上,之后蠢蛋醒了,需要给他讲解一下吗?”

    “嗯。”很清浅的一声,伴随着东厢房的房门关闭。

    狗子耳朵颤了颤听到了。接着它便扭过身一点点地往前走,将靠在它浑身毛发里的林苏青一点点地往地上放,它一边往前走一边往下蹲,降低距离,避免林苏青一脸栽下去,与地面撞得鼻青脸肿,还得劳烦主上来为他恢复伤势。

    待到终于将林苏青平放在地上后,狗子转身,衔住了他后脖颈的衣领子,往西厢里拖去……

    唔……很费力,很辛苦,死沉死沉的,拖得牙好痛,感觉牙要掉了……不会掉的吧?唔……牙好痛……

    狗子千辛万苦,终于将林苏青拖进了西厢,刚一进门,它就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抬起小腿儿似模似样的擦了擦根本没有汗水只有绒毛的额头,吐着舌头大喘着粗气。

    才歇了没两口气,它赶忙探着小爪去逐个逐个的晃了晃自己的牙齿,生怕真的有哪颗有个闪失……

    倏然它浑身一震,恍悟道:“啊呀!我用法术不就得了?多省事儿呀!我拖什么拖!啊……我怎的给忘记了……”

    顺势,它抬爪一指,以法术将房门关上,又道:“我该不是头猪吧……”

    歇了片刻,狗子爬上桌子咕咚咕咚地灌了三杯凉茶,居高临下的瞧了一眼躺在地上林苏青,自言自语道:“唔……万一着凉了,还是要劳烦主上,不能打扰主上!哼。”

    它手里捧着茶杯不方便,于是它晃晃尾巴,抬起一只后脚爪,冲林苏青凌空一踹,一道丹彤色神力奔出,在临近林苏青时,化作涓涓细流似的,流入他身下,而后化作了一张飞毯似的将他拖入了内室,将他放到床上后,才散开了去。

    狗子一边慢悠悠地喝了两口凉茶,琢磨起林苏青的修行来。

    林苏青修习起来,却是应该比寻常人迅猛。

    毕竟,真正的凡人,在修行前是完全没有底蕴的。

    而他,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