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〇三章 力量在沸腾(为若风大盟加更)
    只是,令它万万没有料想的是,林苏青的精进之快,居然能够一日千里。快得难以比拟。

    它越来越担心主上的这场豪赌。

    从前以为,主上是在四田县保下林苏青之后,才决定要赌林苏青一个结果。

    现在它觉得可能自己猜错了。或许是在丹穴山时,主上就已经布下了这场赌局。否则,那时候林苏青受了魍魉的妖邪侵蚀之时,主上就不会赐神血给他。而神血连它这样的战神都不一定承受住……啊呀!或许主上赐神血真的就是为了验证?唔!很有可能!但是……既然是验证,如此说来主上当时猜到了林苏青的身份?

    那……那林苏青到底是什么身份?至于主上做这样的赌局?

    狗子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唔唔把自己给绕蒙了,它得好好捋一捋思路。

    它想着,主上虽然是在以天下苍生为赌注,但很显然,主上并不是在与林苏青赌。

    他只是在与自己赌。

    主上与自己赌的便是——这场局他能否押对?

    唔……主上押的是林苏青不会成为荼毒苍生的祸害?!可是……如此的话,那么有一点它就无法想明白了,主上为何要赌?

    不可能是因为天神的岁月实在冗长实在无趣吗?

    还是因为……

    “我怎么……又晕了……”林苏青的自言自语,一下子打断了狗子的思虑,只见他迷迷糊糊的揉着后脑勺坐起来。

    “咦?这么快就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到天亮嘞。”

    狗子放下茶杯,从桌上的果盘里抱了两只桃子,蹦下了桌子,两只后脚爪着地,像个小孩儿似的,迈着小步子朝在内室跑来。

    它立在床榻边上,仰着脑袋也才与床沿差不多高,它踮着脚给林苏青递过去一只桃子,另一只则自己啃了起来。

    林苏青看了看手里的桃,喃喃道:“我以前一顿饭也饿不得,而且非得顿顿都有肉才行。现在好像不吃东西也不会觉得饿。”

    狗子啃了一口桃,果汁溢了满满一嘴的甜,道:“凡人吃东西是为了从食物中汲取身体所需要的营养,也为了补充能量。”

    它啃起桃子来,小口小口的和寻常的狗子一模一样,很是可爱,林苏青看着忍不住想去摸一摸它的脑袋。

    “而你嘛……”狗子感觉到脑袋上有异样,说着就抬起头,林苏青赶忙缩回了手,不敢冒这个险。

    狗子没发现什么,便继续边啃桃子边说道:“因为你在修行的过程中,吸纳了天地之间的精气,营养与能量都已经有了,当然不需要啦。”

    林苏青一愣,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喝西北风就够了?

    “哦……是这样啊……不过话说回来。”林苏青调整了姿势,盘坐起来,问道,“我方才怎么晕倒了?我不曾觉得有哪里不舒服,突然就天旋地转。”

    狗子啃完了桃子,将桃核远远地朝桌上一丢,正巧落在果盘边上,而后它一边舔着爪爪一边为林苏青解释。

    “你修行得太快了,原本的体质承受不住呗。”狗子蹦上床,四仰八叉的躺着,伸着懒腰颇惬意道,“你应该极少修炼体魄吧?”

    它瞧着林苏青是个比寻常凡人更为虚弱的体质。

    “修炼体魄?你是说锻炼?嗯……不曾。幼时是一直被家人关在屋子里不准出去。大了则是自己愿意宅着,不像出去。”

    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就触碰了心底的旧伤……林苏青不禁回想了起了自己的成长时光,每当一回想起来,就顿觉失落无比……

    他心底有一个执念,他始终认为,没有一个愉快玩耍的童年,人生再如何有成就,都算不得完美。

    他的童年,几乎是在一间四四方方的屋子里度过的。那屋子里连每一间窗户都焊满了密集的防护栏。

    家人的本意是为了防止他贪玩翻爬窗户时不小心摔下去,可是,实际上对于他来说,何尝不是类似监狱的铁栏铁窗?

    在他的记忆力,学生时代,除了上学在外,但凡是在家里,他都会被关进那间屋子。不允许他出门,更不允许他擅自与别的同龄人玩耍。

    他的玩伴,便是屋内那一排排书架上堆得满满当当的书籍。

    当看书看累了,他就爬上窗台,抓着护栏往下眺望。瞧一瞧别人是怎样在开心的玩耍,就是瞧一瞧,他也觉得很满足,有时候还会跟着他们一起开心,在护栏前远远的为他们加油助威,像是自己也在参与似的。但,绝大部分时候,他没那么开心,更多的是羡慕和无奈。

    便是因了这样的成长经历,使得他养成了凡是都放在心里搁着,兀自揣摩兀自消化的习惯。

    很多时候对于对于许多事情,他会先在心中反复揣度,即便是感想连篇,也不太言说。

    如此这般直到念了大学,他才终于获得了些许自由。

    然而,他至今都想不明白,更无法理解,在他小的时候,家人为什么不准他出去?为什么反对他与同龄人交往?而大了就可以呢?

    狗子见林苏青神情怅然,像是在追忆什么难过的旧事。

    于是故意打岔道:“那你从现在起,不得不强身健体了,否则你的身体承受不住,就只能慢慢修行咯。”

    林苏青愕然问道:“可是经文里有说,当练成后,体魄会健如磐石,稳固如山。你不是我练成了吗?”

    他说着便上手捏着自己的臂膀和腿,纳闷道:“怎的没有变化……”

    “哈哈哈蠢蛋,那是你理解错了。经文所指的强健是指力量,不是指躯体。”狗子翻了个身,呈“木”字趴着。

    “你必须尽快让躯体也扎实起来,否则你今后必然承受不住更强的力量,届时,你的身体便会在力量的冲击下失控。”

    “失控?”

    “嗯嗯。”狗子一骨碌翻爬起来,甩了甩脑袋道,“力量失控,就会在你体内暴乱,当力量暴乱,你就会失去理智,唔……会发狂,对,发狂!”

    林苏青大惑不解:“发狂?!”

    “嗯,六亲不认,你知道凶兽是无情的,它们只管填饱肚子,而要是你力量修到了一定程度,届时发狂的话,那可比最凶残的猛兽无情多了。”

    狗子目光炯炯的盯着林苏青的眼睛道:“而且啊,在你发狂的过程中,你的力量会四处奔溢,等到你的所有力量都散尽了,你狂完了,那么,你的身体也就同一堆烂肉没有任何分别了,连骨头都会碎成渣渣。”

    “被力量冲撞的?”

    “嗯……虽然不是,但也可以这样理解。”狗子坐得端端正正,闭着眼睛认真地点头,倏而又睁开眼睛道,“不过,就冲你这姑娘似的体格,本大人估摸你尚且修不到那样强,就得先去阴司排个号了。哈哈~”

    “你不是在诓我?”林苏青心里萌生了一些担忧。

    “这有什么好诓你的,无趣无趣,懒得诓。”

    狗子个头很小,同三个月左右的西伯利亚雪橇犬差不多体格,从而在不知不觉间,林苏青与狗子聊着聊着,他就垂下了头弯下了腰。

    问它道:“身体素质需要练到什么程度才能和力量相匹配?”

    狗子摇摇头:“唔……不必强求非得是最好最壮的体格,太壮硕了反而会导致无法敏捷行动,那些大块头都很笨拙的。”

    狗子瞅了瞅他,又道:“但也绝不能如你现在这般虚弱。唔……差不多比正常体魄再扎实一些,就足够了!毕竟你要修的是画仙,对武力要求并不多。”

    狗子说罢便蹦下了床,它慢悠悠地踱出内室,朝门口走去,然后用爪子一拍门缝,它让开来,门便自己开了半边,它出门前,扭头对林苏青提点道:“总之,你得抓紧了,明天就先从站桩开始吧。”

    “哦,好。”林苏青连连点头。

    目送完狗子,他收回目光后,将手掌心摊开来看着。

    他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感觉正由内而外的发散,但是当他触摸自己的皮肤时,触感却是微凉的。

    这从体内升出来的温热而充盈的感觉……这,大约就是力量吧。

    很强劲、很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