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〇四章 两极生万物(为烟灰黄金盟加更)
    翌日一早,晴空如洗,林苏青并没有闲心睡懒觉,他特地早早的起来,去前院将那只藤球找了出来,而后带着藤球往内院去,既然已经带回来了,就逗一逗呗。

    他原本打算等着狗子睡醒,没成想他刚回来内院,狗子已经在院子里坐着打哈欠了。

    “我昨儿个给你带了个礼物回来,当时忘记给你了。”

    林苏青一抛,将藤球在脚上颠了两颠,接着一脚踢给了狗子。狗子却并不接下,而是灵敏地躲开了。随即又打了一个大哈欠。

    藤球落地,滚出老远,林苏青过去将藤球踢回来,问它道:“你怎么不接?”

    “你以为都和你一样蠢,喜欢玩这么无聊的玩意儿?”狗子皱着鼻子冲他嫌弃道,“离我远点,脑子有病可别传染了本大人。”

    “……”林苏青无言以对,他原本来打算用来戏弄狗子的……

    不能反丢了面儿,他清了清嗓子掩饰着自己的出糗。

    “我只是顺手捡回来的,我自己并不想玩。”

    狗子瞟了它一眼,多么拙劣的谎言,都不忍拆穿。

    它这眼神倒是令林苏青醒了醒神,扪心自问,当时怎么会觉得可以凭这个球能戏弄到狗子呢?

    唉……他自问脑子没问题呀,可能……与当时的心情愉悦有关系?

    这么一想倒是有可能的,他似乎每回一高兴,就会做出一些不过脑子的蠢事来,且尽是些做了不久就会后悔的事。

    不过,这样不太说得通,他犹记得,在刚捡起来没多会儿时,其实产生过扔掉的念头。却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着时,忽然又不想扔了。

    所以,倘若现在能重新来过,兴许他压根不会去捡,兴许捡了也会扔?

    林苏青摸了摸耳朵,很纳闷,自己忽然也开始想不明白,当时怎么就生起了捡回来逗狗子的主意呢?明显不可能呀,奇怪得很。

    狗子见林苏青又在茬神,一脚将藤球踢飞,藤球登时打向林苏青的额头,将他打了个后仰的趔趄。

    “一大清早就跑来献殷勤,说吧,所为何事。”

    林苏青揉着额头,没好气地将藤球踢远,道:“昨夜你说,叫我今儿个开始练站桩,我不明白,站桩应当怎么站?”

    “本大人就知道你是来问这个的。”狗子抬眼瞅了他一眼。

    它懒洋洋地抬前起爪子,指向院子中的一棵槐树道:“你先去那棵树底下展筋腾膜,拉一拉筋骨。”

    “哦。”林苏青听话地跑过去,这个他会,体育课也有。于是自作聪明地将腿抬在树干上,开始压起腿来。

    自毕业后,多年不曾特地的拉过筋。所以还没抬多高,就痛得龇牙咧嘴。

    狗子见林苏青只不过抬了比平常走路的步子开一丁点,就痛成这副没出息样,它眼珠子一提溜,佯作慢悠悠地晃到了林苏青腿脚跟前,嫌弃道:“你是怕扯着蛋还是怎么的?”

    说时就冲着他杵在地上的那条腿推了一爪,那一爪凝了些许神力,一爪而出,逼得林苏青不得不倒退以维持平衡,偏偏搭在树干上的那条腿似乎被定住了似的,完全动不了。

    顿时,两腿之间跟撕开了似的生疼……痛得是龇牙皱眉……五官扭曲成一团。

    “断、断了……”

    “忍着!”

    林苏青连连告饶道:“拉、拉一拉就好了,我又不跳舞。”

    狗子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力生于骨,而连于筋,正所谓筋长一寸,力大十分。”

    林苏青抱着自己的腿,强忍着大腿根和膝窝处不停地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感,面容愁苦道:“力气大不大,不是和身体强壮不强壮有关系吗?练就一身腱子肉,一看就特别有劲儿。”

    狗子面上说着不乐意玩那藤球,可此时却是踩了一只小爪爪在上面,来回搓撵着它。同时给林苏青讲解。

    “你说的那是死肉,练出来也只能是外力,这种看起来的强,可以速成,但那些死肉所产生的力量是有限的。”

    林苏青还想再说什么,可刚张了张口,就被狗子阻止了:“闭嘴。”

    他只得默默地继续展筋。腿上筋被拉出的疼痛感,似乎随着时间的过去,压得越久似乎就习惯了,也就轻松了些。

    于是,他尝试着将腿往上又挪了一点距离,在痛得勉强能忍住的程度才停下,等着缓过来后才再次往上挪,循序渐进。

    “可以换腿了,别拉废了。”

    狗子提醒完,在他换腿的功夫,狗子饶了他一圈,又道:“你别不当回正经事。那些仅靠一身死肉的小神小仙,也就只配做成天兵天将,那些个‘劳力’在南天门外一抓一大把。”

    它吧唧吧唧嘴,继续道:“你瞧瞧特别厉害、特别尊贵的神仙们,哪一位的身形是特别壮硕的?没有吧?”

    “我统共也没有见过几个神仙……”林苏青自问说的是实话,不知为何又遭了狗子一记嫌弃的白眼。

    “猪都比你聪明。”狗子瘪了瘪嘴。

    片刻后,它叹了口无奈的重气,道:“罢了,简单和你说吧。其实,真正厉害的力量其实是在内部,因为体内分有两极,两极能生万物。因此内部的力量,是可以无穷无尽的。”

    “这种由内而外的力量,于一击之下的爆发力,纵使对手有再强健的躯体,也难以招架。”随即它抬起小爪戳了戳林苏青的小腿肚子道:“正所谓~宁练一寸筋,不长三寸肉~”

    “你的意思是说……”

    “叫你练就练,哪来那么多闲话!”

    不等林苏青把话问完,狗子嗷呜一声凶吼,打断了他的问话。

    “……”不让问,那他就只得怂眉搭眼地老老实实去轮换着腿拉着筋。

    这方林苏青挥汗如雨,那边狗子选了处阴凉就地一躺,四仰八叉的打上了盹儿。

    院子很静,光是拉筋很是无聊。

    于是,林苏青调换着各种方式拉伸,或是在树上压腿,或是在地上也试着拉一拉。

    此期间他还咬牙忍着拉扯的痛感,默默背诵着经文。

    不知具体过了有多久,大约擦过数十回由脸颊上淌下来的汗水,反复背诵了七八遍第二层第一章的经文。

    耳后终于再度响起了狗子打哈欠的声音,它终于打完了盹,没睡醒似的伸着懒腰冲他道:“好了,差不多了,你可以开始练习站桩了。”

    “好!”

    “唔……我示范不了,反正我教你,你自己琢磨着做吧。”狗子一屁股墩儿坐在地上,四肢短短的小腿收拢在一起,浑身毛绒绒的,仰着圆圆的脑袋望着他,煞有介事道。

    “两脚!与肩同宽!”

    林苏青连忙站起来,认认真真的边听边照做,半分不敢耽误。

    又听狗子指令道:“双膝微微曲,你曲太多了!”

    狗子的模样看起来相当可爱,一把童音奶声奶气,偏要故作严厉。

    “你曲得太多了!起来一点!”

    林苏青怎样做也做不到狗子所要求的那样半厘不差,始终有些不到位,气得狗子皱起了鼻头,咆哮道:“起来一点!哎呀你稍微立起来一点!立起来太多!曲一点!一点点!太多了!起来一点!汪!你蠢死算了!”

    “哦哦……”

    被狗子几番怒吼,几番敲打,他终于站对了姿势……

    “然后!双臂曲抱于胸前,十指相对,两只手相距大约……嗯……大约……”

    狗子的严苛气势顿时因为想不出应当如何形容这个距离,而溃散了……不过它自己不甚在意颜面上挂不挂得住。

    它很是认真的边想边张开自己的只条小胳膊比划,比划了老半天,然后对比着看了看林苏青的姿势,忖度道:“唔大约相距一个手掌那么宽,你的手掌。”它指了指林苏青的手。

    林苏青仔细的估量了自己手掌的宽度,随即听从着照做,这回很到位,没有被批评。

    “头别仰着,下巴收一收,嗯对!注意两肩要同高!两髋也要同高。同高!同高啊猪!本大人叫你同高啊!你难道是长短腿吗,叫你要同高啊!”

    哎哟狗子好气哦,好气,好想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