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〇五章 被抢亲(为各位白金大神加更)
    狗子绕着林苏青打转,仔仔细细的纠正着他的姿势。

    “别看我!看什么看!直视前方!”一旦发现林苏青那里不对,非揍即训,一丝不苟,“你要时刻感觉到你的百会穴有上提拉的感觉,就是你的脑瓜顶中心,那里就是百会穴。”

    “不要僵着,放轻松,你要从头顶开始往下,放松全身,双脚要稳稳的。”

    林苏青顿时懵了:“既要提拉,又要往下放松?”

    “提拉的是你的精气神,放松的是你这一身肉身凡骨汪!”

    “哦哦……”林苏青连连应着,在身上寻找狗子所形容的感觉。

    狗子乍然大喝一声,吓得他浑身一抖。

    “是叫你放松,不是松散!不是软趴趴的!”林苏青立马挺直了腰杆,可是狗子立刻又训斥道,“手臂要抱圆,不要展开,不能僵!不要僵!你属木头的啊!胸不要扩,要体会胸肋关节向内向下的感觉。背不能驼!要挺拔!挺起来!”

    要含胸,却还要拔背……

    啊……最是这似松非松,似散未散,将展未展,欲展不展……难以体会。

    不过,林苏青其实还算得上是聪慧的,只要狗子讲清楚,让他听明白,他便能迅速掌握住要领。

    他聚精会神地听着狗子的口诀:“气沉丹田;身备五弓;虚领顶劲;含胸拔背;松腰敛臀;立身中正;心静体松……”

    笃笃笃……

    忽然传来门环敲打辅首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训练。

    居然有人来敲门?林苏青与狗子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望向大门。他们刚搬进来,不可能有认识的人前来拜访。

    狗子与林苏青相视一眼,除了他们,椒图辅首是不会自动启开大门的,那么敲门的必然不是自己人。

    林苏青领会了狗子的示意,他立即收了功前去开门。

    门方刚打开,只见门外站着的是一位肥头大耳的中年大婶,裹着一身束腰的红色衣裳,好好的一个滚筒身材,愣是被她挤成了节节腊肠。特别是那凸出来的肚子,仿佛身怀六甲,且是双胞胎。

    她将头发团成一个大髻,盘在后脑勺垂着。浓妆艳抹的一张脸,看起来宛如是在一张白纸上随意勾描出来的年画人物。

    两条细眉,配着眯眯眼,塌下的鼻梁却拱出个大蒜鼻头,便又是白脸红唇通红颊,喜庆得格外怪异。

    若是用这样一张脸去吓一吓有夜哭毛病的小孩儿,保管一吓一个准,谁也不敢再哭,都怕一哭就要被她的血盆大口给活吞了。

    而在她身后侧还左右各站了两名灰布粗赏的仆人,不高不矮,身材很结实,肃然一脸,满面横肉,像极了强盗。

    那大肚子胖婶偏是有着一颗少女怀春的荡漾心,掐着手里的一面粉红色的绢帕,掩着嘴角的那颗像是黏着的一粒耗子屎的大痣,拉尖了声音,故作娇气地问道:“听说——是你们府上~捡到了我家夫人的绣球~?”

    绣球?夫人?

    林苏青错愕,等等!容他捋一捋。

    绣球……绣球不都应该是未出阁的黄花闺女用来抛球选夫婿的吗?!她家夫人凑什么热闹。等等?!绣球?!!

    他骤然想起他昨儿个捡回来的那只藤球,如是一想,还真是像极了绣球,莫非那就是她们要找的绣球?

    不是吧?!

    铃铃铃~

    一声铃铛滚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只见那大肚子胖婶眼神一亮,林苏青赶紧循声回身看去,竟是那只藤球从椿树丛里滚了出来。

    他回眸时察觉,那胖大婶和她身后的仆从们此时的眼神不太对劲……他们在激动……

    “夫人的绣球!”胖大婶指着藤球一声尖叫,震得林苏青的耳朵眼生疼。

    那藤球怎么会自己从椿树丛里滚出来,定然是狗子这个害人精!它居然故意把球推出来了!

    “公子,麻烦您跟咱们走一趟。”那胖大婶挥了把娟帕,在那身后的两名仆人登即便上前来做事要抓林苏青。

    “这个,这其中有误会……你们先冷静下来,听在下道来,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林苏青连忙摆手往后退,并解释道,“其实在下昨日路过……”

    “带走!”

    胖大婶一声令下,那两名仆从不由分说,一边一个,迈上前来就将他架住了。

    林苏青连连向椿树丛看去,试图求救。却听狗子躲在里边,用小男童的声音稚声稚气地喊话道:“少爷你去哪儿呀?不能打人不能闯祸哦,慢走哦~”

    “……”这是在暗示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

    狗子你个王八蛋。

    林苏青张了张口还想解释几句,却不料登时就被那两个仆从架着往门外走,他着急忙慌的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抢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庭广众……哦不,在我家里抢人?!还有没有枉法啦?!”

    仆从们对他所说的话和叫喊,充耳不闻。

    架着他就直往外走。胖大婶摇着手里的绢子走在边上,笑得像是要拜年似的,道:“哎哟喂~您这是打的什么趣儿呢~您抢了我家夫人的绣球,您就是我家未来的老爷呀~我们这是要请老爷您回府呢~”

    林苏青赶忙解释道:“你们听我解释,我脑子有泡,我一不小心捡到了罢了,是原本打算带回去给狗子玩的……”

    “夫人的绣球给狗玩?老爷这话可是您说得不对了~”成嘛,这就先把“老爷”先叫上了,他们枪得势在必得了似的。

    “我还你们行吗?”

    “绣球抢了哪里有还的道理~”

    “可关键我没抢啊!我只是顺路捡回来的!”

    “管你怎么带回来的,总之你捡了绣球,你就得和我家夫人成亲!”那胖大婶被叨得失去了耐心,转身冲着横眉瞪眼的一怒,大吼时将一脸肥肉都震得抖了三抖。

    林苏青被吓得一怔,不是害怕,是突如其来一声吼,毫无防备地被吓了一跳。

    好嘛,既然直言解释这条路行不通,那就换一种方式游说。

    于是他立刻换了一副笑嘻嘻的嘴脸,问询道:“听你一直夫人、夫人的叫,你们家夫人与我成亲,原配老爷没有意见吗?肯定有意见不是?我看要不还是算了吧,不被祝福的婚姻肯定不幸福,你们夫人不会幸福的,我把绣球还给你们,你们另找个合适的人选成不成?”

    “我们家老爷?”

    那胖大婶斜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道:“我们家老爷早就死了,逢年过节也没少给他烧丫鬟女眷,他享乐得很,不会对夫人续弦有任何意见的。”

    什么?老子这是要被抢去给寡妇续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