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〇六章 让我给寡妇续弦?
    不对,不该是他们家夫人改嫁吗?续弦?入赘?这么财大气粗?!

    不对,财大气粗关老子什么事啊!老子不去啊!

    林苏青挣扎着,忙不迭叫地喊道:“我不去啊,你们找错人了!”

    胖大婶摇了摇手里的藤球示意道:“绣球都在这里,就是你了,老实点!”

    他训练了大半天了,早已是浑身疲惫,原本就没剩下来几两气力,偏偏凸肚子胖大婶带来的两名仆从格外的魁壮,他哪里挣扎得开。

    白费了半晌的功夫,他遽然灵机一动——既然直言拒绝不成,那就迂回战术。

    于是他换了种方式说道:“听起来你们家夫人很有钱,另找一个优质子弟,郎才女貌多么般配。而我呢,仅仅是一名身无分文、穷困潦倒的无赖地痞二流子,就没必要去给你们家夫人添堵了吧。”

    林苏青见他们毫无反应,绞尽脑汁地又说道:“啊就算是成亲,我也得先纳采纳吉准备聘礼不是?你们这就带我,实在走得过于匆忙,不如多匀给我一天时间,容我先回去备下聘礼和八抬大轿,明日上门去?”

    胖大婶捏起兰花指抚着原本就平整的鬓角,翻了翻白眼懒得听他絮叨下去,于是吩咐道:“把他的嘴给我堵上。”

    胖大婶话音刚落,林苏青就见他左手边的仆从掏出来一个布团作势要给他堵上,原来是有备而来!是抢人惯手。

    他立刻紧紧地闭了嘴,连气都屏住了不敢出。

    那两名仆从无计可施,看了看胖大婶的脸色,瞧她又是一记白眼翻走了,似乎没有非要堵他嘴的意思,便才作罢了。

    林苏青憋得满脸通红,这才猛吸了一口气缓过来。可是他并不能如释重负的放松,因为这下可能要完蛋了,常言有路边的野花不能采,哪料想路边的藤球也不能捡。

    这是抢人啊!林苏青欲哭无泪。

    老天爷,您真要是有眼,就立刻降下一道天雷劈熟狗子那个王八蛋吧。

    林苏青正在欲哭无泪,正在哀怨,猛地眼前一黑,脑袋上登时被套上了黑布袋子。他浑身一震,打了个机灵,不妙,可能远远不是抢亲那样简单的事。

    他立刻冷静了下来,但表面仍然装作惊慌的模样挣扎的喊道:“你们干什么?!我看不见路了!干什么!”

    随即就被那两名仆从抬进了类似于马车棚的空间内,他听到了马儿嚼舌的声音。而后,仆从们熟练的用绳子开始捆缚他,他一边用力在交错的手腕之间控制着距离,与仆从们捆缚的力度抗衡,以避免被绳子绑得太过严实,留着可活动的空间,便有机会自己解开。这是自救的常识。

    继续装作慌张:“你们为什么要绑我?你们……”

    “少废话!”

    林苏青立马住了口,他知道,此时不能过分用力的挣扎,因为过分挣扎可能会被一击打晕,清醒着总比晕过去了好太多。

    而他之所以装作茫然无措,是因为他此刻处于劣势,那么当自己身处劣势时,是不能硬碰硬的。

    倘若他显得特别强势,那么这些人对于他的提防就会越严谨。相反,假使他很弱,那么这些人,便越不会将他放在心上,毕竟弱者轻而易举就能对付。

    林苏青对这些人的目的多少猜到了些,是防着他认路吧?呵、可惜他佩有迷谷树枝。岂会因为区区的眼前障物而失去对方向的判断呢。

    既然避免不开,不得不去走这一遭,他倒要顺便看看,这些人打着成亲的名义,究竟在图谋着什么。

    林苏青静静地躺在马车里任他们驱乘,他无须可以记路。而这些人仿佛训练有素似的,自上了马车,吼了他一声,便再无过多言语。

    直到来到了一处宅邸前,仆从将他从马车上拽下来扔在地上后,才揭开了套在他头上的黑袋子。

    “不许大惊小怪,否则将你的小舌头割了。”

    林苏青闭着嘴直点头,反正现下逃不掉,须得听话保命。随即,两名仆从打横将他抬入了宅子。并在凸肚胖大婶的吩咐下,一前一后的抬着他,穿廊过院,将他扔进了一间厢房里。

    大约是断定了他必然逃不出去,所以丝毫不限制他是否在留意这处宅邸内部?

    那可能要让他们失望了。先不论他有哮天毫笔,何况狗子是知道他被抓走了。冷静下来想,狗子推出藤球让他被抓走,说不定是它故意而为。如此,那么他便有*分的把握,无论如何他都会得救。

    既然他们不限制他到处看,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于是,打从进门伊始,他就在细细留心着这处宅子的格局,以便逃命时躲避得更为顺畅。

    这处门楣的牌匾上题着“夏宅”,不知是故去的老爷姓夏,还是改为了现在的夫人的姓。

    与山苍神君租住的不同,这里是五进五落的宅子,格局十分反常,反常之中还透着丝丝诡谲的意味。就连着白日里的穿堂风,都透着的阴冷。

    宅院内往来人杂甚多,但多为女仆。只偶尔能见到几个男仆。而那些男仆们令他印象很深刻,气色都非常差,皆是一副长久没有休息好的困倦模样,甚至有的面色灰暗,有的形容枯槁。

    这些倒也没有特别的引起他什么疑心,最是令他深感愕然的是——他看见此宅邸内栽种的各类参天大树时,这令他当场就不由自主地紧了一拍心跳。

    这样的五进宅子,非富即贵,试问这样的大户人家落宅时怎么会不请风水先生。内院最是忌讳栽种高大的树木,即便有,树枝也须得探出墙外,以破“困”局,但此宅邸种的树,无一探出墙外。

    同时,即使要栽种树木,也有许多宜种,许多不宜种。显然,这处人家的行为,简直可以说是反其道而行。

    一进宅子,就见萧墙之后矗着一株参天榕树,榕树这样的大树,根系奇异兴旺,能够穿堂入室。若是在宅前栽种,即为煞,会带来不好的气场。故有“榕树不容人”的说法。

    而过了萧墙进入外院时,又见外院中种满了桃树,院子俨然成了繁茂的桃林。

    桃符虽然有驱邪之功用,但是桃林却是聚鬼的,他在书上看见过,有说桃树乃五行之精,会招引阴鬼汇聚。

    不容他多看,仆人便押解着他一直往前走,然而三进之后,又见满院的柳树,柳条与桃木有相公的功用,亦能驱邪。但是柳树不宜栽种于院落内,因为柳树属阴,主风流、阴邪……

    林苏青伸长了脖子正要多看一看,便在这时突然被仆人推进了这间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