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〇七章 拜堂成亲
    这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屋子,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他们把林苏青扔在了靠床边的地上,便一前一后的出去了。

    从进了宅门自此,他们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连一起绑人抬人由谁推门等各个细节都犹为熟稔,不像是头一回抢人。

    林苏青此时被反手绑着,不方便活动。但这样侧躺着实在难受,于是他往后拱了又拱,靠近了床沿边,用绑在背后的手用力抠住了床沿,以借力让自己坐起来。

    他透过门窗上镂空处所糊着的一层薄薄的窗户纸,观察着外面的天色变化。并回想着,方才一路过来,除了那些诡谲的布局,是否还有什么被他疏漏了。

    想来,这座宅邸虽然阔绰,配备的仆人繁多,却并不热闹,甚至格外的阴冷。

    是的,没错。不是安静,也不是冷清,是阴冷。

    对比山苍神君为主上租来的那处三进三路的宅邸,一开始只有他一个人在宅子里,可是,从头到尾,他也未曾感觉有任何异样。

    然而这处夏宅,却从入门起,就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不禁打心底里生出谨慎来。

    诚然,这是他有生以来,觉得最蛋|疼的时候。

    不过是顺手在路边捡了只藤球,居然就被抢来给寡妇续弦。实在是莫名其妙,心累得连感慨天意弄人的心情也没有。

    不过现在不是无奈和无力的时候,他得先想办法挣脱绳子,只有行为自由了,才好随机应变。

    他的臂膀被反绑在身后,好在事先在绳子缠来时,他就用力绷着手,使得交错的手腕之间留有空隙,因此并没有特别紧,手腕还能些许活动。只是,稍微动一动粗麻绳就硌得皮肤生疼,这无法避免。换做往常的他,必然要疼得嗷嗷直叫,但现在却没有,也不知是在何时学会了隐忍。好像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比身边有亲朋好友的时候要坚强,要忍得住事,受得住难。

    他忍着粗绳摩擦的疼痛,尝试着一点一点地抽出袖子里的哮天毫笔。

    ……

    那边夏宅内林苏青正在努力应对未知,与此同时,在这边他们落脚的三进三路的宅邸内,二位白鹭将士正恭候在东厢房的门外,等候着二太子批阅完今日送来的奏章。

    狗子坐在二太子的脚下梳理着自己蓬松松的赤色皮毛,慢条斯理道:“先前的哭婴他尚且能轻松应对,这回对付个飞头蛮应当不算事吧。”

    二太子有条不紊地批阅着,不曾回应狗子。

    狗子自说自话:“就怕他万一控制不住,唔……不过我吩咐了山苍子,他忙完了顺路就去看看那蠢蛋。”

    “对了主上,您特地规划他修成画仙,我是这样理解的,您听着看看,我理解得对是不对。”狗子梳理完一身绒毛,站起来抖擞了一番后,一屁股坐下道。

    “以画笔为法器,作战前须得先三思,何物方能克制。那么在他思考克制对方的过程中,其实就是出于有理智状态,从而也就是在控制着他自己的神智。所以,但凡出手前,他都需要多斟酌几分,等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那么即使正在战斗,他自己的神智也会保持着清醒,便不会再出现失控的局面。”

    狗子认认真真地揣度着二太子的深意,想到了什么就直言提出什么。

    “二来,主上您是有意让他成长得更为厉害,否则您不会让我去教他。”尽管二太子连看都不曾看它一眼,但它知道,只要它说,主上就会听。

    它继续道:“因为由内而外的力量是可以无穷尽的,画仙恰恰就是主抓内在修为,内在修为越高,笔下所能具现的事物就越是厉害,而林苏青……他原本就有很强的……”

    狗子正说着,蓦然被二太子眼尾的余光睨一眼,它顿时把话止住,想了又想后,换了个说法,问道:“主上,您让他变强,就不担心……他有朝一日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吗?”

    ……

    狗子正与二太子聊着关于林苏青将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然而在抛绣球招夫婿的那家夏宅中,被五花大绑关在厢房内的林苏青,却还在悲戚戚的一点一点地抽着袖子里的笔。

    他埋头努力了良久,就在终于要成功完全的抽出来时……砰!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他心中一惊,急忙又把笔塞回去。在还没有解开自己身上绳子前,不能露出这支笔,以免极有可能会被收走。

    他刚塞回毫笔,就见进来了四个彪悍的姑婆子。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身架,看起来夏宅的伙食很到位,她们的胳膊都快赶上他的腿粗细了。

    她们和先前抢他来的那个凸肚子胖大婶画着差不多模样的妆容,且皆是一身红似火的大红色衣裳,她们不发一语,上前来就把绸缎绑成的红绣球胡七八糟的往他浑身一捆,抬着他就往外带。

    林苏青大惊,赶忙絮絮叨叨地试图拖延时间道:“等等等等……敢问这是做什么?这就要拜堂了?这也太仓促了吧?不如等我换身喜庆的衣裳吧?喂喂喂喂……各位大姑大婶,要不等我先洗漱打扮一番?人逢喜事新郎一定要帅对吧?要不你们先缓缓?”

    这些人也太不讲理,充耳不闻就罢了,还越说她们反而就越蛮力掐着他。

    相比起来,在他附身在那个什么太子身上的时候,虽然脑子折腾得比较累,可至少没受过皮肉苦啊。

    今下这阵仗,他就是诸葛孔明再世,也是一张秀才嘴,敌不过一群大老粗啊。

    “各位大姑大婶,你们要不等等,哎哎哎这位婶子你看我发型乱了吗?嗨嗨嗨你看我脸上可有脏?这毕竟是要去成亲的对吧?形象很重要。”

    他想尽了办法去干扰她们,以图可以走得慢一些,可是那些姑婆子压根不搭理他。只顾径直将他抬去喜堂前。

    这拜堂成亲太也粗暴了!

    然越是如此,林苏青就越是觉得,这其中必然有蹊跷,有问题就有坑!

    在路过喜堂正门时,他一脚踢开抱着他腿的大婶子,连忙用腿傍住门框,任她们如何拽,他就是不撒腿,就是不进去。

    可双拳难敌四手,他就是将那门框夹得再紧,哪敌得过七手八脚地上来拽他……

    “我不成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