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与老母鸡拜堂成亲(求订阅!求月票)
    与其说是喜房,倒不如说只是以红色为装饰的寻常房间罢了。放眼房间内的幔帐、桌布、以及床被等饰物,皆是选用的以大红色为底,上以绿线绣花,用大红大绿之色冲撞出大喜大烈之状。

    但这种喜烈之中掺着阴邪之感,令人不大舒心,看久了不禁眼花缭乱,而且越看越觉得瘆。

    林苏青看得眼睛发花,于是闭了闭眼睛。

    说来实在跌面儿,他林苏青居然同一只老母鸡拜了堂成了亲?

    这事儿说出去任谁敢相信?

    唉……罢了罢了,丢人且丢人吧,总不能为了颜面连命都不要了。

    断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得先办法先离开这里,至少也要先获得自由,若是始终被绑缚着,岂非待宰牛羊?

    不可,事不宜迟,必须先赶紧挣开。

    这次他是片刻也不敢瞎耽误,刚见那些人转身,他便立刻开始偷摸起袖子里藏着的哮天毫笔。

    多亏了方才的几番闹腾,只顾着挣扎也没顾上绳索勒的疼痛,现在手腕处虽然破了许多表皮,稍微动一动便生着刺刺的疼,不过好处是绳子被挣松了许多。

    这便足以使手腕获得了更多的活动余地,抽起毫笔来,没一小截的拉扯,也相比先前宽裕。

    只是,自然比不得坐着时来得方便,特别是侧压着的正巧了是右臂,偏偏因了他是个左撇子,所以哮天毫笔恰恰就是藏在右手的袖口内。

    是右侧躺,毫笔便被自己的身体重量压着,这多少增添了难度,因为他不得不一边一小截一小截的抽出来,一边用肩头为支撑,以抬起一部分上身,好使得右臂压得不至于紧实。

    好不容易他终于抽出了笔,刻不容缓地就着身后的被褥的锦缎面为画布,落笔着画一把小刀。

    反手作画,且又活动不便,线条落得很是扭曲。好在具现出来的事物,主要是凭心中意念来成形。

    于是他从落笔画下伊始,就闭紧了双眸,在心中切切的幻想着一把锋利的小刀。当然,肯定不能如瑞士军刀那样复杂,只要锋利即可,越是锋利越是需要。

    他竭力控制着被反绑的手不要因为绳子的阻碍,将线条画得扭曲,但往往事与愿违。

    当一笔落尽,他随即摊开右手,倏然果然有一把小刀主动落入了他手心里。小刀的形状多少瘦了点笔画的影响,刀柄处凸出一块疙瘩,那是绳子蹭到了手腕的伤口,生疼时手抖了一下所造成的。

    管不了那些细枝末节了,林苏青怕不慎割伤了笔,于是将笔放在腰下藏着一半,一是可以压着点,避免它滚落到别的地方,二则是万一在他尚未脱身时,有人来了,不至于被人发现。

    紧接着他立刻反手持刀,开始切割绳子。却是割了许久,绳子都不见断开。他摸了摸方才切过的地方,心中一阵怅然,割了这么久居然才仅仅断开其中一根绳子的一半?!

    懊恼之余他这才恍然后悔,若是早点知道这绳子搓得这般严实这般坚硬,他就不应该画成光滑的刀锋,对于这样既粗又糙的,他正确应该是画一把锯子才是最快最可取啊。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他将小刀放置一边,随即又将哮天毫笔从腰下抽出。

    砰!

    就在他正欲抽出毫笔,房门突然砰地一声被人大力推开了!

    吓得林苏青一震,觉得压在身下不保险,赶忙又把笔往被子里藏了藏。

    藏妥毫笔后抬眼一瞧,只见进来了一位半老徐娘,虽然浓妆艳抹,却并没有穿戴凤冠霞帔,单是一身暗褐色的锦绸衣裳,不太见红色,不见喜庆。唯一勉强算是丁点喜色的,大约属她在脖子上缠的那一圈红线。

    但那也看不出喜庆,反而显得奇怪,为何在脖子上缠绕红线?

    不知来者是人是鬼,莫非是他们加夫人?

    林苏青打量着她。见她头发十分紧实地盘成了一个大大的发髻,堆顶在头顶上,仿佛特地在头发上打过一层蜡油似的,锃光瓦亮,且规整得不容许有一丝碎发散落,甚至不曾装点任何发饰。

    从她开门,林苏青注意到,于短短时辰里,天色已然见晚,估摸已是临近申时。

    那半老徐娘见他目光盯着门外,随即反手合了上门,收着下颌,抬眼笑盯着林苏青,神色诡异道:“相公,可是等急了?”

    相公?如是说……她就是夏宅的夫人?

    “什么、什么相公?夫人,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讲。”林苏青嘴上天南地北的胡诌着,手却在背后紧紧的攒着,摁在哮天毫笔上,想时刻确认它还在。

    “我是与一只老母鸡拜的堂成的亲,我该是那只老母鸡的相公。”罢了罢了,不就是颜面吗,不要就是了。他继续道,“大姐你定然是认错了。”

    “妾身未曾认错,你就是相公。”夏夫人漫步款款走进,笑吟吟道:“是妾身委实害羞,遂才以老母鸡代行拜堂之礼,还请相公莫要见怪~”

    “不不不我没有见怪,我觉得我同那只老母鸡挺般配的。”不知何时起,他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已然练得是炉火纯青,“既然我已经与它拜堂成亲了,那么我要对它负责到底。你看我现在是有鸡之夫对吧,你还是另择良婿吧。”

    他一边胡说八道,一边摸到了那把小刀偷偷摸摸地在身后割着绳子,怕动作过大被夏夫人发现,他还只能是一丁点一丁点以刀锋去磨。

    而那半老徐娘的夏夫人,低头似莞尔一笑,翘着兰花指抚了抚耳边的鬓角,那鬓角原本就未曾散乱,她这一抚便将那紧贴在耳前的鬓角抚得更为平整,像是贴上去的似的。

    她继续走近,发着媚道:“相公尽开妾身玩笑。”

    而后,她佯作娇嗔道:“可是那只老母鸡妾身已经吩咐厨房炖上了,相公怕是不能同它白头偕老了。不过~”

    她说到半截,忽然话锋立转,眼神蓦地变得狠厉,道:“有句话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妾身倒是可以帮你成全后半句。”

    他当即反口道:“不不不夫人,我方才只是同你开个玩笑呢,还是咱们俩郎才女貌~同生共死的好~”

    面上装作下流笑意,心里却是在干着急,这该死的粗麻绳,怎的如此结实,他割了这么半天才勉强割开一根。

    可是那些仆从捆绑他时,可是死死的缠了他好几圈,层层叠叠地缠绕着,现下只断开一根,压根拆不散那些绳子。便只得继续割。

    “谁要与你同生共死呀~”夏夫人说笑着作势便要倚下来。

    可是,就在她的手刚搭上林苏青的胸膛,当即一道金赤色光芒乍现,把夏夫人当场击飞。

    她的后腰恰好撞在了房间中堂的圆桌桌沿上,将她横生生地截住,否则,她可能会被那道金光径直冲上对面的墙壁。

    “你不是人!”

    “你不是人?!”

    二人异口同声惊怔大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