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没有头,身体却活着
    林苏青定了定扑通狂跳的心,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如履薄冰似的往床前试探着走去,在还剩半步距离时,他咽了咽喉头,伸出手试图去撩开罩下来的床幔。

    就在指尖即将要触碰到床幔的那一刻,他顿时又缩回了手,他抿了抿嘴,又是咽了一番喉头,然后右脚朝前磨了半步,左手持着哮天狼嚎笔,以带着哮天犬毫毛的笔尖那一端去挑开床幔。

    刚尝试着挑开了一道缝隙,这样战战兢兢实在闹心,他干脆将心一狠,猛地一用力将床幔全部挑开去。只见一具没有头颅的身体坐在床边上!

    那一身深褐的衣裳,正是夏夫人先前所穿的!

    林苏青骇得手一抖,那一刹那心脏几乎要飞出了嗓子眼,胸口顿时觉得闷得紧。

    他放下床幔,提心吊胆地走到外室去探了又探,确认着那夏夫人的脑袋还没有飞回来,于是,他又才壮起胆子去勘验那身体的究竟,总觉得那不是尸体……虽然没有了头,而且是从脖子生生截断,但总觉得是活着的。

    这回,他是直接用手撩开了床幔,并绑在了床边的柱拦上,这样便可以腾出空间来仔细察看。

    他往前近了近,着眼瞧向脖子上的截断口,似的,像是直接截断了,“伤口”十分平整。

    他往里一瞧,不禁怔愕,是活的没错,甚至可以通过脖子的截断口往下看见她身体里的血液……正在流淌……

    像无数条交织缠绕的红线,并且,还有那颗心脏,尚在跳动。

    头,生生截断,脱离身体很远,而身体,还是活着的,血液在流动,心脏在跳动,五脏六腑都在运作,身体还有像是呼吸的起伏。

    这个夏夫人究竟是……莫不是妖怪?

    妖怪,这是林苏青头一回遇上妖怪。

    魍魉都只不过是精怪,尚且算不上妖。

    他心中突突直跳,夏夫人的脑袋必然是去找他的,如果发现他不在房中,肯定会马上就折返回来。

    不知道他出门前画下的那些敕邪令能应付她多久。

    此时此刻,可谓是惊心动魄,他连忙掏出怀里的册子,展开来当即画出一只四四方方的铁箱子。

    落笔时他脑子里想象的便是在青楼时所看见的那种小铁箱子,于是,待纸上的铁箱子登时跃出纸外,便也如同那般模样,只是稍微有些差距,除了细节上他记不清楚以外,还有就是画工受限影响了造型。

    嗵!

    铁箱子一声砸落到地上,静谧之中如此动静吓得林苏青一跳脚,这么大动静,感觉房屋都震了三震,万一惊动了夏夫人的脑袋,那可就糟糕了。

    这时回想起来,其实他是可以在地上画出来的,这样便直接从地上具现吧?可是,这样一来,恐怕会把难得的哮天犬毫毛沾上污浊,地上毕竟脏,有灰尘。

    弄出了了这样大的动静,倘若夏夫人已然听到,想必此时此刻正在火速赶回来。

    真真是刻不容缓了,他抓紧又画了一张大,大立现,随即飞去床边住了夏夫人的身体。

    有所失误,他应该多少控制让大自行将夏夫人去铁箱子内,但那是在具现之前就应该考虑的事,现在大已经出来并住了,已经完成了“使命”。

    林苏青带着后悔,只得将笔横咬在嘴里,自己动手去搬夏夫人的尸体。并在心中提醒着自己,吃一堑长一智,下回可不能这样马虎大意忽略细节。

    这画仙还真是不劳力,却劳心。

    在落笔的一瞬间,要在脑中和心中考虑多少事情。不仅要思考已经发生的,还要琢磨之后有可能会发生的,才能更加完善的应对。真的是很劳心劳神。

    心中如是反思,见夏夫人此时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担心打横一抱,她的五脏六腑都要从她的脖子里流淌出来。

    他干脆就着她的坐姿来抱,一只手在她膝盖处托着,一只手横揽在她背后,使她依然保持着坐着的姿势,

    夏夫人并不重,格外的轻,很容易就抱起来了,不太费力地往铁箱子里一放,让她屈膝坐在里头,接着他连忙将铁门锁住,随后将钥匙在手心里用力一握,钥匙顿时化成一缕空墨消失了。

    没有谁教过他——神力画出来的东西,是可以破散的。

    是他自己领悟得来的。

    既然一切生于虚无,只是凭借着神力将想象具现,那么一切,自然也都可以归于虚无。

    那么如何令它们归去呢?

    那就是毁了。

    譬如比这事物强大的,可以或抵抗或攻击,直接破坏掉。

    那么事物是他所造,他自然也能够令它们散灭。

    是为,能够因为他的想象而具现,自然也能够因为他的不需要而化散。

    没有了消失,就算那夏夫人的脑袋飞回来了,隔着大铁箱子,看她如何能回归原位。

    林苏青兀自得意,心中正美滋滋地,不过仍旧不能掉以轻心,他打算再去外室勘察那夏夫人的脑袋是否有回来的迹象,却是刚一扭头,迎面就撞上了夏夫人的脸,鼻尖之间仅隔一指的距离!

    突如其来,猝不及防,吓得林苏青的眼珠子好似要蹦出眼眶来,顿时膝下一软,一屁股跌坐在铁箱子上。

    但惊吓归惊吓,于慌乱之中他急忙摸出一把树叶子朝着夏夫人的脑门上贴去。

    那脑袋立刻一闪而过,恰好的避开了那些画过敕邪令的树叶,脑袋显然比她的身体敏捷!

    林苏青急速一个翻身,折转到铁箱子后面,冲她警示道:“你若是杀了我,就永远别想取出你的身体!”

    “哼。”夏夫人不以为然,无所畏惧地一声嗤笑,“一具凡人的身体罢了,要与不要于我有何干系。”

    林苏青惊怔:“凡人?”

    这是真的凡人的身体?

    蓦然,窗口飘飞的窗帘干扰了他的注意力的集中,他不经意地看过去一眼,登时发现,难怪是她的脑袋飞进来时,门上的敕邪令没有任何反应,原来因为窗户开着,她是从窗户进来的。

    “小子,看来你并不知道老娘的身份。”

    林苏青与夏夫人的头颅之间,此时仅仅相隔这只齐腿高的铁箱子之远。

    但由于夏夫人的头颅是悬浮于空中,所以,除了空间上距离,其实他们之间什么没有事物相隔。

    危险迫在眉睫,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