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二〇章 你是谁?(加更)
    林苏青杵在原地愣了许久,他思前想后,山苍神君应该是信他的吧,否则,早该送他去见阎王爷了……这么想来,或许,山苍神君方才所看见的,并非他是祸患,否则应该当场召出夜游吞了他吧……

    或许山苍神君看见的是别的什么?

    可是,他除了有可能是祸患这一点,还能有别的什么呢?

    山苍神君为何不直言告诉他?越是这般不让他知道,他就越是担心。他不仅担心,还开始质疑,质疑自己,质疑一切。

    那么,是不是因为主上相信他不会成为祸患,所以,即使山苍神君自己不相信,但也会因为主上的缘故,而不得不相信于他?

    林苏青在心中千思万想,试图将一切想不明白的问题都尽数梳理清楚,却完全是徒劳。

    他被自己的思绪绕来绕去,越绕越复杂,甚至不停地否认自己,又不停地重拾信心。

    反反复复百转千回,他终是理出了一条最为可行之策,坚毅地对自己警示道:“管别人信与不信,我自己知道自己不是祸患足够了,无须特地证明。我只管做好我自己,事实会证明一切!”

    这道理明明早就已经悟透了,怎能在此时因为山苍神君的几句模棱两可的话就动摇了。

    这说明他心性不坚定啊,林苏青一拍脑门,失悔道:“糊涂了。”

    他刚是感叹完,面前忽然落下一朵洁白的云彩,夜里落下一朵白云,多么稀奇!

    然而更为稀奇的是,在那云朵之上,立着一位白衣胜雪的小姑娘,她的肌肤亦是雪白得非凡,似无瑕且光洁的白玉,之中透着彤红,粉粉嫩嫩的,看起来约莫舞勺之年。

    林苏青不禁感到惊讶,不过惊讶归惊讶,他下意识觉得,恐怕是冲着他来的……并且,能架着云朵落下的,或许并不是真的只有十四五岁的普通姑娘吧。

    想来如狗子这般小巧,都有三四万岁,恐怕又是一位深藏不露的?

    小姑娘踩在白云朵之上,在这样漆黑的夜里,白亮得犹如一颗璀璨的珍珠。

    她眨巴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林苏青,于额前留着的几缕细碎的短刘海,随着晚风飘动,让这一幕显得稍微变得真切,不再那么像是一幅静止的画。

    小姑娘一身雪白的衣袍,皆是以白色绒毛包边,看起来感觉整个人轻轻软软的。而有了那些头饰相配,于轻软之中又衬出了她身上的灵气。

    她头顶中央横别着短短的白玉珠钗,两边各梳着一簇环形的发髻,并各缀着一团毛茸茸的小毛球。在毛球的底下,掩垂着几缕由细细银链串接着小粒珍珠而组成的流苏。并在那发髻之上还各自缠缀着小颗粒色泽莹亮的珍珠,珍珠与珍珠之间,则还有细小的银链环环相连。

    如是这般,就连林苏青这等堂堂男儿,都不禁觉得,银色与珍珠的莹润相映,简直是最适合她不过。

    在林苏青呆愣愣打量着人家时,小姑娘的一双眼睛忽闪忽闪也正在打量着他,她的眼睛并不是特别的大,胜在格外明亮,像两颗透亮的黑珍珠。她的眼圈微微地泛着红润,将她的灵动之中显出了些些柔弱。

    “林苏青,随我走一趟。”十分强硬,十分严肃。显然,小姑娘并不柔弱。

    只是因为那一双泛着红润的眼睛,显得她有一种委屈欲哭的神情。

    她抬手向林苏青一指,手臂上遽然飞出一条白锦绫罗迅速将林苏青一缠,不及林苏青反应,那小姑娘架着云朵便直奔而去,就这样将林苏青以绫罗缠着悬吊在高空中……

    “喂!你谁呀?你放我下来!”林苏青乱蹬着腿脚冲头顶上方的白云之上喊道。

    小姑娘只低头瞧了他一眼,被白云遮挡了一半神色,看不清楚,只听她扬声问道:“你确定吗?你不妨看看脚下再决定。”

    林苏青闻声朝脚下看去,竟然已经是万丈深渊。这要是放下去,他必定摔得骨头渣子都不剩。

    “不不不,还是吊着吧。”林苏青认了。

    这样凌空将他吊着不知飞出了多远,绫罗是缠裹在腰上,因此全是腰力在支撑,耗得实在有些吃不消。

    于是,他朗声朝上方问道:“姑娘你要去往何处啊?在下腰快折断了。”

    “什么姑娘,本仙子叫未迟。”

    什么?为吃?风声太大,他没能听清。

    不过那名叫未迟的小姑娘听他这一提,她往下瞧了一瞧:“啊呀呀,好像飞得太远了。”

    她四下里看了看,这才驱着云头往下落去,转眼便落在了一处悬崖之巅上,四面皆是幽幽的山谷,于黑夜里看看不出太多的景致来。

    未迟按着云头跳下地面,抬手五指一收,收回了束缚着林苏青的白色绫罗,将一半披搭在肩上,一半旋绕于手臂间,作为披帛。

    她上前几步,披帛随着步伐飘逸舒展,仿似弱风拂动垂杨柳。

    林苏青锤了锤自己的腰背,撑着后腰,这小姑娘看起来不似有坏心眼,他遂不是很警惕,问她道:“你是谁?”

    “我方才说了,我是未迟,未曾晚矣。”

    “未迟是谁?抓我做甚?”方才听她说,是仙子来着?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小姑娘掐着细腰道。

    林苏青疑惑:“神仙都喜欢这样高深莫测的说话吗?”

    大约因为未迟是仙子,林苏青觉得仙子不会害人,再者她看起来是一名十分单纯的小姑娘,他感觉,应该不用担心,也不用紧张,可以很放松。

    “我爱怎样说话就怎样说话,与我是不是仙子没有任何关系。”未迟说罢了,顺便贬低了一句林苏青,“而且我是仙,不是神,神和仙是不同的,而你,是愚蠢的凡人!”她指了指林苏青。

    “好,我是愚蠢的凡人,那你捉我有何贵干?”林苏青锤了锤后腰,终于缓过来那阵酸痛。

    悬崖边上的风很大,吹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我听二郎真君说,来了个异世的凡人,是祸患。所以我来看一看。”山风将未迟的披帛和衣袂飘飞,恰恰她自身又明亮得似天上的皓月,此时此刻仙气十足。

    林苏青拨了拨挡在自己眼前的头发,借着皎皎的月色和未迟本身的莹白光辉,瞧了瞧她,又看了看周边的环境。不知是因为夜色太浓太重,还是由于未迟的仙辉太明太亮,压住了除她以外的其余可视之物,竟是除了当前,便什么也看不见。

    遥遥长夜,孤男寡女,共处山巅,算得上是良辰之设吧。不过他不能多想,一旦多想,便会显得他不够君子不够坦荡。

    何况,他还拿不准未迟抓他过来,究竟有没有别的目的,毕竟她不是真的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未迟是仙子,而他是众所称之的祸患,须得有所提防,万一……是来灭他的呢。

    “你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瞧瞧你。”

    初次见面而已,这样的话若是从别的出来,恐怕尚未出口,就要先羞住了自己。可是从未迟口中说出来时,却是相当大方。她是这样干净的想,便是这样干脆的说。

    不过……说者无心,听者难免想歪,譬如林苏青这个愣头青,竟是听得耳朵尖一红,这感觉……嗯……像是被仙子调戏了……

    不过,人家小姑娘都如此敞亮,他堂堂七尺男儿,若是胡思乱想忸忸怩怩,实在是说不过去。于是他特特的挺直了脊背,就那样立着,饶是心中扑通扑通莫名直跳,然而面子上却佯作着镇定,任由她看。

    自打他来到这边,便不曾特别地打理过头发,现在已经长得即将与肩齐长,平常他梳理时都不得不沾水将头发背到后面去,且全靠银冠玉簪予以桎梏。即使偶尔散落开,也不过几缕罢了。

    可由于他此前在夏宅之中那几番闹腾和摸来钻去的躲藏,头发早已经蹭散蹭乱了,而方才又被悬吊在高空中,那劲吹的大风将脸都吹得发僵,更遑论本来就已经松散的头发。

    此时山风乱吹,他就是刚将乱发别到耳后去,也立刻又被风吹散出来,始终将他的脸遮去了大半。

    未迟看不清林苏青的脸,不过林苏青能透过凌乱的头发空隙差不多能看见她。只见她低头在自己随身佩着的小布兜里翻找着什么,俄而上前来冲着林苏青直直的伸出拳头,拳心向下,利落道:“给。”

    “什么?”林苏青不明所以,木讷地摊开掌心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