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主上有婚约?!(为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努力更新)
    “不知道。”未迟说完便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就在她转过身的那一刻,仙辉所照耀的光亮似乎也暗下去了一些。

    “那你说好像?”

    风速骤然小了,四周仿佛在一瞬间陷入沉寂。只是仿佛,实际上并不算这样静,仅仅是因为风啸声乍然停歇,遂将这凉夜显得安静了下来。

    余下的那些时而起时而灭,似有若无的微风,撩拨得人心有些浮躁,做不到如夜色那样,想静时便止了风噪,令苍穹立刻沉默。

    “我没有见过。”未迟背着身犹犹豫豫地考量了许久,片刻后才转回身来,望着林苏青,“我只是听说过,那位如何也仅仅只是我的想象。方才说你像,也仅仅是与我想象中的有些像罢了。”

    “那……你听说的那位是谁?”林苏青捕捉到了未迟话里的漏洞,她并不是不知道,她只是不愿意说。

    “你无须知道,我也不必告诉你。”未迟的眼神变得很坚毅,仿佛是铁了心地要否认林苏青不是她所说得那位,“反正你不可能是,因为你是凡人。”

    既然她所想象的那位不是凡人,又同他很像……那么这下换做林苏青的好奇心冒起来了。

    “你说的那位是神还是仙?”

    “别问了!我才不会告诉你呢!哼!”未迟眉头一蹙,顺带连鼻子也皱了皱,带动了鼻子上也蹙起蹙小细纹。

    这副表情有些像狗子,但却比狗子要可爱太多。狗子这样时看起来很凶,感觉它随时要一口咬来。

    林苏青对未迟这个任性的小丫头实在是无能为力,只好妥协道:“那你能告诉我什么?”

    未迟撅着嘴仔细琢磨了良久,蓦然道:“嗯……子隐圣君有婚约,你得提醒他早日履行婚约!”

    “什么?!”林苏青听得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他明白未迟是不想告诉他究竟像谁,也明白她是故意岔开的话题。只是她岔的这件事实在是令他为之惊震。

    “有婚约?!和谁有婚约?和你?!!”

    未迟一听,小脸顿时涨得通红,同他争辩道:“怎么可能是我!!!反正、反正你提醒他就是了!”

    “那么是嫦娥仙子?”林苏青又猜道。

    “怎么可能!!!你休要胡说!”林苏青胡乱猜测,真是急得未迟气不打一处来,她恶狠狠的驳斥林苏青,“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揍得你满地找牙!”

    “那你告诉我是谁?”林苏青只有吃惊的份儿,他实在是想不到主上居然有婚约……

    这何止是不敢置信,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如主上那般天山积雪万丈冰山似的性情……居然会有婚约?谁敢嫁?谁也不愿意嫁吧?

    而且完全没有看出来主上有婚约在身啊!

    据他目前所观察了解的情况看来,主上终日除了批阅奏章就是看书喝茶,要么就是带着狗子出去捉妖拿邪……婚约?!真要是履行了婚约与女方成了亲……那女方莫不等同于守活寡?

    就在林苏青愕然愣神之际,未迟朝远处的一朵白云招了招手,那白云受了指示,连忙向她靠拢来。

    随即她将银冠和玉簪还给他,道:“还给你!我看过你了,现在我要回去了。”

    林苏青木讷地接过银冠玉簪,倏尔回过神来,连忙追上去两步:“等等!”

    未迟原本打算按着云头翻上去就走,听他一喊,当下停驻,扭过头看他:“放。”

    好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这句话,直接被她省略成了一个字。

    “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主上贵为圣君,关于主上的婚约估计他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于是他往前去了两步,问起与自己相关的另外一件事。

    “三只、咳、二郎真君除了说我是祸患,可还说过我什么别的?”

    连未迟这样的小仙子都听闻了他是祸患一说,该不会那三只眼神仙因为上回没能抓住他,怀恨在心了,于是闲得没事儿到处嚼他的闲话?

    可是堂堂真君嚼他的闲话,那不大可能,会不会是另一些别的可能。

    “我也不告诉你!”未迟冲他鼓了鼓脸,便按着云头坐了上去,白云朵即刻直往天上飞去,只能远远看见未迟在夜幕中荡着腿,似乎很是开心,大约是因为好奇心得到了满足的缘故。

    “……”林苏青凝眉杵在悬崖边上,这种好奇心被勾出来,却无法得到满足的心情,有如一口呼不出来的闷气,始终郁结在胸口处,堵得心里发慌,也发躁。

    可是……躁归躁,眼下还有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需要他考虑……

    “山高路远我要怎么回去?”

    未迟倒是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可他是一介凡人,即使身上佩有迷谷树枝作指引,但也只有一双凡人腿脚啊。难不成走回去?千山万水,不知要走到何年何月。

    风乍起,犹如鬼魅在呼啸,时而高喊,时而低唱。

    夜空浩渺,林苏青独立于山崖之巅。于身前,是漆漆深谷,杳杳无边。没有月光,没有影子,只有簌簌疾风,只有衣袂飘摇。

    他一身偃月服银白如星光,宛若墨色苍穹中的一点星辰,茕茕孑立,落寞而孤远。

    “唉!”

    静静地站了许久,林苏青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银冠玉簪重新戴回头上,仪容端正后,他无奈的转身,背着夜色,踽踽独行。

    主上的婚约一事,还轮不到他现在去瞎猜,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更多的是无奈于如何回去,不过除此之外,其实还因为未迟的出现有一些小小的愉悦。

    这是他初次遇见真正的小仙女,从前只在民间传说里听闻,或是在诗词歌赋里畅想,连画像也不过是作画者们的幻想。

    所以,尽管未迟有些无理取闹,突然把他带来这里,却不将他带回原地……但,他只觉得心累,有无力也有无奈,然而没有生气,也生不起气来。

    甚至还有些感慨、有些羡慕,未迟实在是一个奇怪任性的小丫头、小仙女。她来无影去无踪,任意妄为,像是自由自在。他自幼就格外渴求自由,这着实令他羡慕。

    如此这般想着,他孤零零地往山下走去。

    然而走着走着,心中忽然萌生出来一些担忧,下山途中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若是遇上普通的小妖小怪,兴许可以一战。可若是遇到了不好对付的……毕竟山苍神君说过,他现在所会的不过是一些雕虫小技,若真要是遇上了难以招架的,想盼着有谁能及时的出现来救援他……恐怕比在街头捡起来一张彩票,而那彩票恰恰中了一个亿,还要难上加难。

    如是琢磨着,他倏然灵机一动——若是画上一只大鸟,然后乘着大鸟御风而去?当会如何?

    似乎可行,不妨一试!

    他连忙摸出笔与和册子,展开来铺在地上,借着偃月服上温润的荧亮,即刻执笔开始作画。

    册子展开来虽然很长,但它左不过是一张折叠过的长条纸罢了,长而窄,不太好画出什么过分高大的事物。

    好在事物的呈像主要是根据心中所幻想的事物而具现,画工的好坏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不存在特别重大的影响。

    所以,他最为担心不是自己的绘画水平之差,而是担心哮天犬毫毛的力量够不够支撑。毕竟要载着他这样一个凡人掠下高空归去原路,恐怕是需要不少的神力。

    无法具现倒也不甚打紧,最怕的是具现出来,发生更惨的事——已然载着他起飞,却在高空中因为力量不够,而瞬间化作一团空墨……

    只怕是要当场摔得粉身碎骨。

    可是,不能因为害怕就不去尝试。因为,如果他不尝试,甚至都无法明确的获知——哮天毫笔除了能具现出死物以外,能否具现活物?

    如他正在通过幻想着笔所画的——金鹏大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