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到极端竟是麻木(为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努力更新)
    林苏青的画工有且停留在小时候画药材的水平,那时候需要背记不同的药材分别长着什么模样,更主要的是有些药材长得格外相似,功效却是全然不同,于是母亲便要他通过自己对于药材的记忆,亲笔默画出来每一种形态,以巩固记忆。

    说起来,小时候的生活真的是无聊透顶,终日困于那间书房内,不是看书就是背记、写作业、画药材,等到夜里母亲回来后抽查。那时候所做的一切,谈不上乐趣,全都是消磨时光或是迫于母亲压力。

    往事不能回首,堪堪一想,既是心酸又是怀念。

    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去,哪怕回去后像小时候不听话时那样,被母亲揍上几顿,也是心甘情愿。

    男儿有泪不轻弹,都是什么鬼话,他恨不能立刻扑进母亲的怀里大哭一场,不是别的,只为实在是想念极了。

    人在夜里,特别是孤身在外无依无靠的时候,最是多愁,最是善感,最是思念亲人。林苏青也是。

    他狠了狠心,摒除了陡然冒出来的纷扰思绪,终是凝住了心神专注于作画。首先,要保证自己能活着,只要能活着,回去不过是时日的问题。何况,这必然也是母亲的心愿,当她得知儿子失踪杳无音讯,如何也寻不到的时候,恐怕她日思夜想的便是希望儿子还活着,无论在哪里,只要活着便好。

    所以,他不能死。

    起笔落笔,每一着笔便于纸面上跟随起一道荧亮的光辉,仔细一看,这光辉居然与先前有所不同。

    他犹记得,先前在夏宅时,除了绘制敕邪令时那光辉自成金赤色,当他画别的事物时,笔触的光辉则与哮天毫毛的色泽差不太多,皆是白色偏灰。

    大约时先前有灯火影响的缘故,不曾发现其中的细微变化,然而因为此时时在苍茫的夜色之之中,此其中的变化就显得格外入眼,格外明显。

    光辉变得微微泛纁……

    这是为何?

    林苏青不禁停下笔来忖度了一番,若是哮天毫笔的神力减少,那光辉应该时逐渐黯淡吧?

    可是这光辉虽然并不此言,但看得出来它十分有力度,并没有即将消耗殆尽的趋势。

    若不是这个缘故……莫非……是他的力量?

    或许是的,因为他在进步,那么力量应当也有所进步吧?所以已然能显现出自己的特点来?

    无法确定。

    不过,无论是与不是,不妨先当作是。这毕竟是一件令人兴奋为之愉悦的事,为何不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

    那就是了,他记住了,牢牢地深刻地记在了心里。不知算不算成是说服了自己而强行认同,但心脏是真的因为激动而突突狂跳不已。

    他认定了,他的直觉也这样告诉他,这就是了。所以就算这金鹏他画不成,他也已然感觉很开心。

    这细微之处的变化,是他修行进步的证明。他而今不再全是凭借着哮天犬毫毛的力量,他有了自己的力量,微微纁色的力量。

    当最后一笔完成,刚一提笔,画上的大鸟却毫无动静,先前他画下什么时,心中命令它执行,画中事物便会立刻跃出,而此时此刻,他心中期盼了许久,却依然静默在画纸之上。

    难道不成……

    林苏青心里有些发凉,他凑近去看,不知究竟时何处出了差错,却是猛地!一笔浓墨自纸面上飞泼而出!

    惊得他一屁股跌在地上,不必他闪避,那泼墨几乎是贴着他脸自行闪避而去。

    他意识到,成了!

    先前画绳网、画铁箱,在具现之时皆是如此似一道浓墨飞泼。

    成了,成了!成了!!

    惊喜过望,他定睛一看,那浓墨登时落地,果然!化成了一只金鹏大鸟!

    那金鹏大鸟扇动了动两下翅膀之后,便时扭过脖子梳理起背脊上的金色羽毛。

    它在漆黑里的夜里金灿灿,雾蒙蒙,熠熠生辉,如梦似幻。

    最最惊奇的是,林苏青原本画的金鹏,根本没有这样完美,画工粗浅,画纸有限,他陛下所画的金鹏大鸟,甚至有一边羽翼大,一边羽翼小,就连腿爪都有些长短脚。

    可是当这只金鹏大鸟具现出来时,却是体态完美,与他想象之中一模一样!

    神乎其神!

    玄而又玄!

    不可思议!

    蔚为壮观!

    他于脑海中找不出任何足以修饰此情此景的词汇,此一刻的心声与感叹,更是绝妙得无法言喻!

    他于想象中的大鹏并不是鲲鹏巨鸟,而是印度神话中的一种巨型神鸟,原名是为迦楼罗,当初于书中看来时,觉得实在拗口难记,所以他始终记的名字叫金鹏。

    然而此时此刻,这与他想象之中的几无差别。

    “我还以为我也就能画个网绳铁箱什么的……”惊叹过后,林苏青怔愣住了。

    是梦都梦不到的事啊……怎敢想,他原本只是试一试,未曾料想,居然,真的成了?

    狗子诚不欺他,自内而外的力量当真最是强大。

    将力量运用于想象,而后再以力量将想象具现……简直……何止是震撼。

    然而,在实际上,林苏青仅仅只是被自己的所画之物,以及自以为是的猜想惊怔住了。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时因为他学得太快,所以他太低估了自己习得经法以后所增长的力量。

    他以为只是学了一两层经法而已,所以不甚打紧。或许也以为如此简单易学的就并不一定算强。

    他以为山苍神君所说的雕虫小技,真的只是如花拳绣腿那样的不足提及的三脚猫小儿科。

    其实,已经很惊人了。

    但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多到他难以想象。

    ……

    林苏青的腿不像是自己的了,他想接近那只金鹏大鸟,却如何也迈不出去步子,他依然沉浸在对自身进步的惊奇之中。

    他分析现在,畅想着未来。当前还有借助哮天犬的神力的因素在,那么倘若是今后习完了那本易髓经,易成了仙骨,接着再升阶修炼……拥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法力,纯粹的自己的法力……然后继续深造……

    那!将会是怎样的力量?!不敢想,也想不到……

    他这样才算是入门,勉强才算是初阶吧?不过是初阶就已经这样了?

    难怪那些画仙后来都懒得修行了……

    还是说……

    “我他大爷的是个天才?!”

    震惊,震惊到无与伦比,震惊到无可比拟。震惊到大脑一片空白,震惊到除了想说“握草”,居然说不出任何别的话来。

    林苏青自问通读过四书五经,背遍了中外名著,杂书野传也不曾少看。哪曾料想,学过再多的文化涵养,背过再多的诗词佳篇,在最最激动最最兴奋的时刻,竟是词穷。只有“握草”这一个词语在脑中、在心中重复成百上千遍,方能勉强表达心中的惊喜与惊奇。

    意外到极端,情绪激动到极端,以至于他整个人有些发木。

    他终于迈动了步子,缓缓地朝那只金鹏大鸟走去。

    金鹏立刻便察觉到了他的靠近,于是它蹲下来,半展开翅膀逶迤在地上,像是斜搭的阶梯,在等待林苏青踏上它的羽翼攀上它的背脊,骑乘它展翅高飞。

    林苏青双目瞪得浑圆,半天缓不过神来,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于此时此刻仿佛是一具行尸走肉,竟是全然麻木,他摸了摸金鹏的翅膀上的羽毛,凉如浅水薄冰,滑如真丝锦锻,他深呼吸调节了几口气,稳了稳心神,正打算往上攀去。

    “林苏青!”骤然一道震天响亮的声音,呼喊他的姓名。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