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三十章 我是谁?
    林苏青迅速出手握住了飞刺而来的长剑,他空手握紧剑刃,而那神兵器却连他的手都无法割破,继而他一把将长剑从天篷真君手里拔出,扔下山谷,赤手一双空拳对阵天篷真君的三头六臂。

    却在这里,遽然从天降下一座宝塔,冲着林苏青当头罩下。

    一道巨如洪钟的声音也随着宝塔降下:“孽障!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他们居然又来一员救兵!

    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林苏青一把推开正在缠斗天篷真君,他火速抽身脱离战斗,以避开那急急罩下的宝塔,愤懑不平道:“趁人不备,卑鄙无耻!”

    天篷真君立即又率领三十六位神兵天将扑将而来,阵法变幻莫测,令林苏青眼花缭乱,疲于应对。不仅要抵抗天蓬真君的三头六臂,还要避打雷电金剑,和神兵天将的阵法,谨防落入阵眼之中。

    刹那顾暇不及,林苏青登时被天蓬真君一把钉耙扣倒在地,他正欲起来再战,怎料哮天犬突然自夜色之中飞扑上来,一口衔住了他的小腿肚子再度将他拖倒。

    哮天犬之坚韧勇猛,即使被林苏青浑身上下的力量烈火冲击得七窍流血,它也坚决不撒口,不撤退。

    几乎是在它扑咬上来的同时,那宝塔再次铺天盖地袭击而来,就在宝塔即将落地的一瞬间,哮天犬急忙往松口,顺势被天篷真君的钉耙往往旁边一刮,将它带出了宝塔镇下的范围,只落下林苏青当场被宝塔罩住,锁了进去!

    这时,一位身穿铠甲,头戴金翅乌宝冠的神仙,自苍穹之上的层层云幕之后徐徐现身出来。他右手持着三叉戟,左手一摊,将那巨大的宝塔收回掌心中托着。

    宝塔原本顶天立地般高大,此刻却收得只有巴掌般大小,被他轻易的托在掌心里。

    二郎真君意外道:“李天王!”

    被呼作李天王的神仙抚着胡须落下来,对二郎真君道:“天帝忧心你,特地着吾等助你捉拿这祸患。”

    二郎真君顿时觉得局促不已,李天王此言原本说得很是平常,可对于方刚战败的二郎真君来说,这句话听来是何等的窘迫难堪。

    他乃天帝的亲外甥,年纪轻轻便封为真君,尽管无论是实力还是修为,他已经足以封号为真君,可仍然因为这一层特殊的身份,饱受非议。始终为人所质疑,是因了与天帝的关系才得以受封阶品。

    好不容易凭借着自己的赫赫战功才站稳了地位,堵住了悠悠众口,今下这一败,恐怕又要惹出是非惹出什么言论来了。

    天篷真君看出了二郎真君的窘色,宽慰道:“二郎真君无须惭愧,这原本就不是普通的祸患,若不是李天王计策周全,即使是本君与你联手,也很难说能够成功拿下他。”

    李天王谦虚道:“天篷真君过奖了,主要还是天篷真君神威。”

    虽然是有安慰他的意思在,可是对于这互相吹捧的虚假情谊,二郎真君的心中还是有些鄙夷。却又不得不承认,的确是因为如此,才得以拿下林苏青。

    ……

    在他们正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行客套之礼时,被纳入宝塔的林苏青,此时并不好受。他正置身于天旋地转之中,轮番经受着不断的惊雷,不停的闪电;当一阵大水淹覆,又来一阵滚滚泥沙;时而设万箭齐发令他千疮百孔,时而起无数道力量似乎要将他五马分尸……

    林苏青被折磨得心力交瘁,顿时失去了意识。

    ……

    待他终于醒过来时,已不知过了多久,眼下是什么时辰。

    但他清楚的记得方才发生过的一切,也知道自己此时被困在了一座宝塔之内。

    他醒来得见自己正躺在一座大殿之上,坐起来正面对的是三通天尊神像。居中的乃是身着蓝袍的玉清元始天尊、左为身着黄袍的太清道德天尊、右则为上清灵宝天尊。

    他之所以认识这三位天尊,是因为在那本易髓经中的第一页便印有这三位尊者的画像。且看过他们的介绍,他们三位总称“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是天界的三位至高天尊,是这边世界开天辟地以后的先天神尊。父神陨入山川河海万物生灵后,他们便代表着父神。

    林苏青赶忙爬起来冲这三位天尊跪下,向三位天尊神像各磕了三记响头。

    而后,他仰头注视着三位天尊的神像,诚心诚意地问道:“请问诸位天尊,我,究竟是谁?”

    他当然震惊于先前与神仙们大战时的自己,他当然不敢相信自己拥有着那样强大的力量,他当然确定那的确是他自己,不是别人。

    当然,当然,一切都仿佛是理所当然之事,一切却又仿佛是匪夷所思的一场梦境。所有的心情在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挤上心头,堪比大年三十于大街小巷噼里啪啦乱蹦的炮仗。

    震惊、惊恐、恐慌、慌乱……乱,乱得只剩下一团乱!

    他心里原本很乱,却又在乱到了极致时,反倒是成了一片空白。

    他二十余载的人生里,一直认为自己只是一介普普通通的凡人,甚至在来到这边世界以前,他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寻常得不能再寻常、于人海里一抓一大把的普通人。

    他回想起自己从小到大究竟有何独特之处?或是独特的能力?

    ……一无所有。居然普通得连一丁点特色也没有。健健康康、正正常常,不是特别聪明,也不是特别愚钝。同别的普通人一样,也曾因背不住课文被老师罚,也曾因做不好事情被领导骂。

    他真的连一点特殊之处都没有。

    怎么来到这边以后,就变了?怎么就忽然之间一切都改变了?

    所有见过他的,不论是人、还是仙、或是神……都当他是异类,都当他是祸患。他一直以为可能是因为他是异界来的,对于这边世界是一个变数,因此才不被接受。他一直以为是因为如此,可是方才,方才连他自己都恐惧了自己。

    “诸位天尊,我……真的是祸患吗?”

    他木然地摊开双手,无力地摊在腿上,他凝神看着这一双因为缺乏锻炼而细弱的手,看着这一双比女人还要细嫩的手,试问从小除了练字翻书便是连重物都未曾提过的手……叫他如何去置信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如何去回想这一双手所爆发出来的力量?

    他犹然记得,在被二郎真君重伤之后,在濒死之前,大约是灵魂或是心神,到过一个奇怪的、像是火山内部一样的地方。

    他记得火山口上有着无数条铁锁封印,在四面石壁上插满了贴着符咒的各类冷兵器,还记得那道不知来自何处的声音……更记得那声音问过他,问他需要帮助吗,他回答——需要。

    而后,便造成了方才的一切。

    他清清楚楚的记得,一丝一毫都没有忘记方才所经历的种种,就连后来哮天犬咬在他小腿肚上的疼痛,他今下都还清晰的记得。

    只是现在去摸,已经不疼了,去看,伤口也消失了。连同身上被雷打电击造成的伤,也全都没了。

    霎时,他蓦然回想起于四田县时,他被那些粗蛮的百姓和二郎真君所率领的天兵天将轮番暴揍,一觉醒来,竟也没有留下任何伤痕。他那时候只听狗子说治好了,便以为是主上为他治疗的,现下想来,可能……不是?

    对了还有魍魉,他忽然记起来,当时魍魉原本是在他体内寻找着什么,却在她触碰到他腹内某处时,突然惊愕的抽离而出,还质问于他,问他究竟是何人。

    还有,还有方才二郎真君所问的——“你究竟是何身份?”

    他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二郎真君目光中的万状惊恐,当时的二郎真君似乎是怕了他。

    以及后来与二郎真君、与天篷真君,与那三十六位神兵天将,与他们对阵时的所有过往先下全数历历在目。

    是呀,他究竟是谁呢?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呢?他也回答不上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拥有着如此强大如此厉害的力量……

    震惊吗?已经震惊过了。意外吗?也已经意外过了。难以置信吗?事实已然发生,一切尽数摆在眼前,即使难以置信也不得不相信了。

    种种情绪纠缠过后,他现在的心绪只剩下了平静,他居然很平静,他不是应该惊恐吗?他不是应该惊喜吗?他不是应该……

    不不不……实在是太意外了,意外到他自己都将自己吓住了,意外到此时此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这样的自己。

    为什么会如此平静,平静得像先前参悟“清静”时的心境。可是他此时并没有在修习经法,也并没有才体会清静。

    他只是寻常的坐着,寻常的回想着不寻常的经历。在经历了那几番激烈的战斗之后,在发现自己的一切不寻常之后,居然是如此的平静……

    是不是越是受过了巨大惊吓,巨大刺激之后的人,往往越是平静的。仿佛把所有的情绪都集聚在同一时间全部消耗殆尽了。

    反正他是,他现在的心境平静得令他都感觉到恍如隔世,仿佛自己从里到外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究竟是何人?”

    林苏青仰起头问着那三通天尊的神像。

    神像依旧宝相庄肃的垂着眼眸像是在看着他,也依旧是谁也不曾应答他。

    他像是铁了心地要从这三通天尊神像面前寻找出解答,却又像只是想通过自言自语来排解自己迷惘的心神。

    他像是很茫然无措,又像是坦然从容。

    我是谁?

    我真的是——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