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激流
    天篷真君、二郎真君、李天王乃至千里眼顺风,和那些掌扇捶肩的仙子天妃们,无不是当场怔愕。

    谁都听出了天帝的言下之意。这是天帝在压制二太子,他搬出了二太子的娘亲以压制,在场的都明白了天帝的决定。

    二郎神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松了下来。他当然明白,天帝必然是下了诛杀林苏青的决心,否则又怎会不惜搬出洛蕖神尊的尊面呢?

    二太子自然最是清楚天帝的真正用意,平静如他,终是多了一丝旁的情绪。不过,也只是在初初听见时,眸光微动,即刻便又平静如初。

    他淡然回答道:“谢天帝挂念,十分安详。”

    天帝意有所指道:“当年仙魔大战,洛蕖神尊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在封印了魔神蚩尤之后,便遁入涅槃。眨眼已然是十几万年前的事情了。”

    洛蕖神尊自堕入涅槃化成一枚胎蛋后,至今未能苏醒。天帝是在以洛蕖神尊希望世间安和的心愿来压制于二太子,在提醒二太子——万事当以天下苍生为重。

    “天帝无须介怀,家母只是心怀惭愧不愿苏醒罢了。毕竟先祖曾经承诺过父神,不参与世间争斗。却在家母这一辈违背了与父神的诺言。我与家父都很尊敬家母的决定。”

    如果说二太子的声音犹如清凉的山巅之风,那么他此时的目光,便有如万丈的天山积雪,虽不及风刀刺骨那般激烈,却是寒凉得格外清晰,寒凉得令人为之颤抖。

    因为这寒凉之中有着无可比拟的厚度,有着无可比拟的深度。使在座的天篷真君、二郎真君、李天王等等一众神仙都为之惊怔住。几百年不出丹穴山的二太子,依然是曾经的那个二太子,竟是丝毫未变。

    这简单的慢悠悠地道出的两句话,是二太子表明自己以苍生为重的立场,同时又将了天帝一军。这一军,将得天帝可谓是猝不及防,措手不及。

    倘若方才还是处于黑子白子之间的权衡迂回,那么此情此景已然成了必须分出胜负的激烈战争。

    这便是二太子的作风,以其之道还治其身。天帝以洛蕖神尊将他,要他通晓大义,他便以天下大义反将天帝。

    天帝所压制的只是二太子罢了,而二太子将的却是整个天界。

    这是在说,洛蕖神尊当初看在天界有危难,不惜违背先祖与父神的约定而予以援手。

    所以,天界欠着洛蕖神尊一个天大的恩义。

    而洛蕖神尊除了是古上神后裔之一的神尊,还是丹穴山的帝后,她救天界于为难之后,至今不曾苏醒,便是天界还欠着丹穴山一个恩情。

    再者,今下洛蕖神尊的儿子来天界要回丹穴山的一个族民,于情于理天界也不该与他为难,不过这与前两件大恩大义比起来,只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

    所以,二太子的那两句话,语气虽然平平淡淡,但每一个字都锋不可当,因为话里的意思是——“天界欠着我丹穴山。”

    而当听话者如天帝,领会了这一层意思之后,从而也会得知其实不仅仅只有这一层意思。因为,这一层也引申着其他方面。

    譬如,父神封疆的神域之内,皆是由各神域的帝君自行治理,就算是天界的天尊也不得干涉。然而今下,天界却要制裁他丹穴山的族民。

    天界这不是在违背与父神的约定,在违背父神所制定的法则吗?

    何况,当下天界还欠着丹穴山天大的恩义与恩情,却在丹穴山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扣押了丹穴山的族民,并试图对丹穴山族民执以死刑。

    纵观前后,洛蕖神尊因为违背了先祖与父神的约定,便自堕涅槃不再复苏。那么,违背了父神的约定与法则的天帝你呢?当如何?要如何?

    同时,二太子的话还意味着,我丹穴山帮了你天大的忙,你却要对付我丹穴山的族民,这是天界忘恩负义。

    所以,二太子平淡的两句话刚落下,天帝的和蔼笑貌登时就僵在了脸上。

    而这样的时候,在座的其他神仙自是不敢贸然说话。

    因为对于二太子的话,他们不敢接。即使为了天帝的颜面去接了话,也极有可能既会扫了天帝的颜面,又会得罪了丹穴山。

    天篷真君与二郎真君屏息而立;李天王抚须的手僵住不敢再动;千里眼与顺风耳更是垂耳耷眼,不敢听不敢看;掌扇的天妃与捶肩的仙女此时更是宛如几通塑像……竟是连流云都凝滞了不敢漂浮。

    大家紧紧地敛着自己的气息,谁也不敢在这样的时候有所表现。甚至恨不得就此消失匿迹,或者只当自己只是这凌霄宝殿中的一样物件摆设。

    便是这样许久许久之后,他们忽然听到了天帝的一声深深的呼吸,实际并不算深,却是在这样静谧的时刻,显得格外的清晰,显得格外的发沉,单是听着便随之心内发慌、发虚。

    “寡人若要处死他呢?”

    天帝终于说话了,且这一次说得直接又浅显,丝毫没有迂回婉转的意思。不过,虽然说得是决定,其实也仍然是在试探二太子。试探的是——假如天界一定要处死林苏青,那么你想如何?你将如何?

    二太子自是神色不动,安然且从容地说道:“既然他侍奉于丹穴山太子府,便是我丹穴山的族民,我是丹穴山的储君,我不让他死,谁也不能动。”

    声音轻得像浮云流风,回答得比天帝问话更为直白,但气势,却是比天帝更要锐上几分,这是再度给天帝出了一道难题。

    他的确可以这样一言九鼎,因为丹穴山的帝君是他的父亲,而帝君此时镇守在天涯海角的漩涡前,因此丹穴山一切事宜皆由他这位储君决策。

    如若天帝硬要将丹穴山的帝君请回来,恐怕轮不到林苏青今后成为祸患,祸乱苍生。丹穴山帝君前脚一走,那天涯海角的漩涡后脚便会直接造成万物重新轮回。

    然而天界派谁去询问也不成体统,天涯海角处,除了至高神尊们,谁敢冒险前去?那么天界又如何能为了一件当前无法不确定的今后事,去劳请神尊们特地跑一趟天涯海角?

    于此,天帝与二太子的这一场对话,即是一场决斗,是不见刀光,也不见血肉的厮杀。

    但,倘若谁也不愿意有所让步,那么即刻就现刀光,即刻就见血肉。

    此时此刻,凌霄宝殿之上,万籁俱寂,谁都只管顾着自己,且屏息凝神就是了,连看也不敢再看下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