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以天下为棋盘
    二太子见天帝识趣愿意一赌,他凝视着天帝,徐徐而道:“赌林苏青一条活路。”

    “你说什么?!”天帝震惊,他原本认为,二太子之所以非要带走林苏青,是因为假若神域的族民被天界惩处,即使罪责乃是天界越了界,但作为神域的储君,也不大好对族民们作出交代。

    然而现在,他可以万分肯定,二太子绝非是这样简单的原因,二太子之所以要保下林苏青,一定另有所谋。

    除了天帝,大殿之上的其他神仙们也很意外,不过他们想不到更多,他们只是觉得,蜉蝣归息令是何等尊贵的神令,居然要用这道顶级的神令去赌林苏青那厮的活路,会否太高看那厮了。

    “圣君!”二郎真君的质问中带着明显的愤怒,“您明知道林苏青失控后的力量非同小可,却执意要纵容他留存于世,您这是将天下苍生视同儿戏吗?”

    天篷真君亦是愤慨道:“圣君,林苏青的性命居然比万物苍生的安危更为重要吗?!”

    李天王没有说话,他自来疑心颇重,眼下,他所想到的是,该不会是他们私自扣押了林苏青,这位二太子在故意与他们为难?可毕竟那是蜉蝣归息令啊……

    何况,就算那厮难对付了点,可天帝完全没有必要为此与丹穴山的二太子僵持到这种地步呀?

    如此这般,想来林苏青那厮必然有什么特殊情况。

    “子隐圣君,您执意要带走林苏青……”李天王迟疑问道,“莫非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这一问振聋发聩,其余神仙一直的疑惑也顿时豁然开朗——难怪时如此,林苏青果然不简单!应该是非常不简单!

    特别是二郎真君,他亲眼目睹了林苏青失控的前后变化,他甚至一度认为,或许林苏青根本不是什么异世来的野小子,或许他根本就是丹穴山的。

    当然,经李天王一提醒,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想到了这一点,霎时无不是嗔目结舌,不知该如何应……莫非是……

    众神仙心思刚动,随即便感受到二太子的一尾余光扫来,那眸光仿似透着寒光的冷刃,令所有神仙顿时噤若寒蝉,只得揣下全部疑惑,谁也不敢再多想、多问。

    这里除了二太子,便只有天帝真正知晓林苏青的身份,因此二太子只问向天帝:“天帝可明白我在说什么?”

    其他的神仙不清楚来龙去脉,对于天帝与二太子之间的对弈,他们听得似懂非懂。但方刚感受了二太子那样的目光,当下便任他们谁也不敢再插话,谁也不敢再问话,只敢于心中安慰自己——听不懂罢了,活着总比死了好。是的,如若触怒了这位二太子,是极有可能被当场赐死的,毕竟有着前车之鉴。

    可是天帝当然明白二太子在说什么,而且清楚的明白二太子所提出的这个要求、这个赌局……令天界不得不参与其中。

    因为,不放林苏青,丹穴山便要与天界开战。不论林苏青是否为祸患,他都戴着丹穴山族民的名头。天界抓捕林苏青在先,现在要放就得先向丹穴山道歉,道歉必然会失了天界的颜面不说,天界抓捕神域族民一事,必然还会在别的神域授以口舌。

    何况,以这位二太子素来的行事作风,如若林苏青当真死在了天界,那天界将面临的恐怕是万劫不复……现如今的天界,实在是经不起与众神域一战啊。

    今下,二太子亲自前来三十六重天公之上,亲自问天帝要人,显然是为了秘而不宣,给天界留着一份情面。而原本是天界有错在先,眼下却是丹穴山神域的储君主动提出来以条件交换,实际上看,何尝不是在给天界行方便?

    除此之外,丹穴山还替天界背了一份重担。即,林苏青除了是丹穴山族民的身份,还有可能是为祸天下的祸患,这祸患于有着守护苍生之责的天界来说,是宁肯错杀不可错放的存在。如若天界放纵了这祸患,必然是天界之过。

    然而今下,二太子以丹穴山神域之威,强行从天界带走林苏青,何尝不是在帮天界承担了责任?是免了天界逾越规矩干涉神域之罪的同时,又以丹穴山担下了林苏青将来为祸苍生的责任。

    二太子的所有举措,于表面上看似逼得天界是进则万劫不复,退则退无可退,可实际上却是给足了天界颜面,也给足了天界利益,且是在为天界化解干戈,是为天界而让步。

    他将复杂得可能会造成天翻地覆的大事,处理成不过是丹穴山神域的一件家常小事。看似轻而易举,可背后所肩负的却是天下苍生的责任。这是二太子的本事,是他的魄力。

    一时间,天帝心中五味陈杂,很不是滋味。二太子如此直面的羞辱了他们,到头来他们还要代表天界感激二太子,感激丹穴山。这实在是令他……令他……唉!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谢也不是,不谢也不是,唉!

    天帝心里迁思回虑,愁得很,气得很,恨得很,也矛盾得很。这丹穴山二太子的不好招惹,时隔几百年,他算又体会了一番。

    “天帝既已有了答案,又何须困扰。”二太子识出了天帝心中的忧虑。

    这寡淡的一句,则更是令天帝为之郁结,为之愤懑。

    “你既要使用蜉蝣归息令,那林苏青必死无疑,你又何须来赌?”天帝终是忍下了胸中的愤懑而问道。

    二太子唇角微动,似浅浅一笑,似云开月明:“赌的,是他能活。”

    “你带走了林苏青,实际上是在与你自己赌,并非与寡人赌。”

    “你决定好了?”二太子这素淡的一句话,说得不是“我知道”,也不是在问“你放还是不放”,而是在说——我知道,你已决定要放。

    这份笃定,令天帝又是一口愤恨之气堵在胸口,从这二太子进了凌霄殿以来,一切都在按照这二太子所掌控的方向前进,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暗藏着一局弈,谁都不过是一枚棋,这叫天帝如何不愤恨,如何不气结?

    天帝抬手推开身旁为他捶腿的仙子,也摒退了掌扇捏肩的天妃,因为他现在心乱如麻,这些只会让他更为心乱。

    “林苏青乃丹穴山族民,天界的确无权处置。”这是天帝的决定。

    这场赌局,看似是二太子要与天帝赌,然而实际上,只不过是二太子在与他自己赌罢了,只不过是要把林苏青从天界带走罢了。天帝看得明明白白,一清二楚。

    林苏青今后到底是祸患,抑或者不是祸患。今后的重任都担在二太子身上,都担在丹穴山神域。

    假使林苏青不是祸患,那他便迎来生路,假使他的确为祸患,那便是死路。只是,无论他是生或者是死,从天帝的这一句话出口后,便再也与天界没有任何关系。

    其他神仙们看不懂二太子此举的深意,但天帝看得透彻。于是,他抬手示意李天王放了林苏青,并对二太子说道:“便由你丹穴山自行处置吧。”

    二郎真君不解,他正要发问,却被天帝一眼制止住。这一切轮不到他们这些阶品插话。这一切从始至今在谈的,其实都是天界与神域之间的关系和责任。

    “不过……”天帝话锋立转,“即使是有丹穴山的蜉蝣归息令,寡人身为三界一帝,肩负的是天下苍生,对于这个林苏青将来可能会造成的影响,寡人还是需要肩负起一些责任。”

    二太子睨了天帝一眼——这是天帝想要一个笼统的说法,好与三界一个交代,毕竟不能说是为了丹穴山二太子的一个赌局。

    二太子一声轻笑,理解了天帝的难处,便不与他为难,让步道:“天帝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