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出去否?
    天帝沉下气息,娓娓而道:“百年一届的三清墟即将召开新一届的选拔,寡人写一封推荐信,让林苏青去跟着学一学吧。”

    三清墟虽然是超脱三界六道的学府,千千万万年前初创时便设有规矩,是为除了魔界,万物生灵均可报考,皆可求学。

    不过明面上规矩是如此,但实际上三清墟仍然是遵于天界条令之下所创建的学府。

    天帝让林苏青去三清墟,听着是一番好意,让他去学习去长进。实则,防的是假使林苏青今后铸下了任何过错,待那时,天界便有了权限去处置他。

    因为那时,他不仅是丹穴山的族民,还是三清墟的弟子。

    天帝醉翁之意不在酒,二太子又怎会听不出来其中潜在的意味。

    天帝和颜悦色的继续说道:“毕竟,林苏青是打异世而来,加之他现在对于自身所拥有的力量,不懂收放也不知如何自控。若要他今后不为祸乱,须得经过仔细教导。”

    天篷真君、二郎真君等神仙,也都恍悟了天帝的目的,他们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祸患终究逃不过法。

    “子隐。”天帝又道,“你现下肩负着丹穴山的社稷,还要亲自帮座下追风去处理捉妖拿邪的事宜。寡人实在忧心你旧伤未愈,不宜过分操劳。林苏青去了三清墟经过严谨的学习,将来不失为一员栋梁。”

    “有劳天帝惦念。”二太子冷声道,“既是旧伤,并不打紧。”

    在座众神仙一惊,难不成二太子要为了这个祸患拒绝至此?半点颜面也不给天帝留?难不成要为了这个祸患,将丹穴山与天界的关系推到风口浪尖?

    天帝的神情中也闪过了一丝怔愕——这二太子究竟打的什么样的算盘,难不成真的决意要为了林苏青这个祸患,将天下苍生尽数赌进去吗?

    “不过。”二太子忽然微微一笑,这一笑令在场的所有神仙都屏住了呼吸,一心在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就连天帝的心中也高高地悬了起来。

    “天帝的提议甚好,值得考虑。”此言一出,所有神仙,连同天帝,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但……”神仙们的心旋即又揪了起来。

    “区区丹穴山的一介奴仆,不必天帝亲自引荐。”二太子扫了一眼在座的诸位真君,平和且随意道:“由他自凭本事去考。”

    众神仙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二太子终于是让下了这一步,还好他让下了这一步。霎时,众神仙们蓦然觉得,这位二太子适才绕来拐去的说话,怎么有些故意捉弄的意思?仿佛是为了报复天帝方才的忽转话锋?

    毕竟眼前这位的行事风格,是出了名的简明扼要……一想到二太子是故而为,众神仙们顿觉颜面又挂不住了。

    唯有二郎真君没有去考虑是二太子是否是故意为之,他满心只顾着气恨,更气的是还不得不强忍住这份气恨,可越是强忍,则愈发强烈,甚至溢于言表。

    他蹙了又蹙的眉头和太阳穴上暴突的青筋,无不在证明着忍耐已然达到了极致。

    “圣君似乎很有信心?倘若他考不过呢?”二郎真君忍不住脱口而出,语气很冲,带着明显的愤懑之情。天帝正欲阻止,却是嘴唇刚一牵动,二郎真君就又冒出了口,“三清墟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考过的!”

    二太子折扇一启,不以为然的睨了二郎真君一眼,若无其事道:“再议。”

    再议?!

    天帝的太阳穴急急地抽搐。

    ……

    凌霄宝殿之上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一字一句各有深意。然与此同时,被困于宝塔之内的林苏青,却对宝塔之外所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他仍旧自说自话地对着那三通天尊塑像喃喃自语,说了许久,问了许多,甚至问起了没来由的想当然的问题。

    “我性格和为人很矛盾。”他看着自己摊开的掌心自言自语道,“平日里一惊一乍的,可是遇到事情时却变得沉着冷静,每回事后回想起来,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先前那冷静应对突变的人,是不是我自己。”

    继而他将手握成拳头彼此相撞,彼此用力抗衡,道:“我以为我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有时候却又十分果决。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聪明,有时候却觉得自己很蠢笨。说我很稳重吧不见得,说我很轻佻吧,也不是。连我自己都无从知晓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复而又松开拳头,张开五指,翻来覆去地一会儿看看掌心,一会儿看看手背。

    良久后喃喃低语道:“是否与我身体里隐藏着另一个我有关?”

    那时于火山洞圆石台上所经历的种种他历历在目,那没有根源的声音所说的每一句话也清晰在耳畔,以及他整个人仿佛失控了一般与各位神仙对战的场景……林林总总,走马观花般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可是,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我’,很凶残。”他又抬起头来问向神像,“那么,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他反反复复的盯着自己的手,犹豫、踟躇、矛盾、疑惑……种种情绪揪揪扯扯,令他大惑不解,茫然无措。

    “林苏青!”

    耳边乍然响起一道陌生的声音,那声音响彻在塔内,惊了林苏青肩膀一跳,他还以为是神像应答他了,连忙提起神坐直了望着神像们等待回答。

    “林苏青!”

    又是一声唤他,这回他感觉到那声音不是源自神像,听起来很严厉,似乎对他有着很大的偏见。

    他连忙循着声音找去,蓦然于宝塔的一处窗户上看到了一只眼睛。

    偌大的窗口只有一只眼睛,煞是可怖。只见那只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而后又响起那道声音:“出来吧!”

    林苏青一愣,指了指自己:“我?出去?”

    “不出来吗?”

    林苏青连忙站起身来,出,当然要出。

    他往宝塔的门前走去,刚走出几步却停下脚步,他有点犹豫——我……到底是不是祸患?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他在犹豫着——倘若自己的确是祸患,便不要出去了吧。

    这时,宝塔的大门呼啦一声敞开,刹那间涌进来一些轻薄的云雾,不由分说地弥散开来。林苏青还以为有什么不测,下意识抬起臂膀遮挡,片刻,只见宝塔之内变得烟雾袅袅,没有危险。

    大门依然大敞着,正对着那三通神像,光从门口照在那三通神像的脸上,显得更为宝相庄严。

    林苏青回头望了又望,内心也随着神像而肃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