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蜉蝣归息令
    不等二太子回答,天帝威严而道:“子隐乃古上神后裔,且是丹穴山神域将来的帝君,怎能将天下苍生视同儿戏,去轻信于你。”

    李天王逢迎着天帝的话道:“你不过一介仆奴,怎可令子隐上神为了你,置万物苍生于不顾?你担不担得起这份信任,你自己不清楚吗?”

    不论他们在说什么,林苏青一概听不进,那些话早在丹穴山时,就被长老们说尽了。只是,那时的二太子都没有去在意过那些言论,为何如今变了,为何如今却不信他了?

    所以林苏青要一个回复,他等着二太子回答他。或许这很鲁莽失礼,或许他身为奴仆没有资格,但他就是想要二太子亲口回答。

    二太子深深地看了林苏青一眼,他明知林苏青目光灼灼为的什么,却仿似毫无察觉,他并不作回答,只是随手捏诀再次召出了蜉蝣归息令,符令悬浮于他的掌心之上,令牌周身萦绕着萤火似的赤炎色辉光。

    二太子神色不动,语气平淡如水,道:“此乃蜉蝣归息令,当它深入你的骨髓,便再没有谁会为难于你。你受,还是不受?”

    林苏青紧抿着嘴唇,心底寒得生疼,他什么也听不进心去,他瞪大着双眼注视着二太子,像是在质问——为何连你也要怀疑我,为何你不再信任我。

    这一问,没有出口,然而这一双湿润发红的眼睛……却是含着多少委屈,含着多少不甘,含着多少失望……心酸又心寒,难过又愤怒……

    试问,他活了二十余载后突然发现如今的自己不是曾经所认知的自己,如今的自己拥有着无法控制的力量,如今的自己极有可能伤害别人,他自己都不认识现在的自己了……他有多慌张?他有多慌乱?

    唯一能让他能定下心来继续往前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还有二太子在信任着他啊!

    就算全天下都不相信他,就算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他自己,但还有二太子在信任着他啊!

    然而,当他趟过心中的艰难,终于想明白所有,终于坚持住本心仍然要用作为去证明自己……可是到头来,却是唯一信任他的二太子也怀疑他了……

    “受!”他发狠喊出来,回答得毅然决然,却是红透了眼眶。

    既然决心已定,命是要继续活下去的,证明也是要继续去实行的。可是,这一份心情,或许回不到从前了。

    难受,难过,难捱。

    仿佛孤身一人赤脚行走在漫天雪地里,寒风如刀,刺骨剐肉,脚下的路突然地断裂,孤立无援之下,自己拼尽全力抓住了悬崖的边缘悬住,心中渴盼着有谁能来拉一把,然而当心中一直期盼的那个人出现时,你以为他是来拯救你的,可是他却一把将你推入了万丈深渊。

    心痛,心寒,心累。不想再前行了,却又不得不爬起来继续。

    林苏青就这样双眼通红的瞪着二太子,无论如何也想要个解释,无论如何也想要二太子亲口告诉他为什么。

    可二太子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掌心中浮着的那道符令,似乎毫不在意林苏青的情绪,万丈积雪大抵比不上二太子神情的冷。

    这令林苏青的心更冷了下去。

    这时,二太子忽然侧过眸子瞧了林苏青一眼,随即他的手指轻轻地向上抛了抛,手势轻轻缓缓地,然那道蜉蝣归息令却是猛地一震,旋即开始震颤。

    随着那道符令的震颤,连带着凌霄宝殿也跟着震荡不息,连天帝桌前的金樽玉器也悉数震碎。

    吓得仙女天妃们怛然失色,慌忙扑进天帝怀中躲避。天帝手忙脚乱的护着他的天妃们,李天王与天篷真君当即登到大殿之前护着天帝,并观望着颤动不止的凌霄宝殿,谨防着突然发生倒塌。

    千里眼与顺风耳二位小仙相互扶着,往后退了又退,直到退到盘着金龙的柱子前,抱着柱子靠着。

    二郎真君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道神令,毕竟这是极难见到的神令,毕竟能亲眼见到神令的启阵式,更是千百万年都难遇,他不能错过。

    蜉蝣归息令的震荡将所有人的脚力都震散,谁也站不稳当。唯有二太子岿然不动,不,还有林苏青。

    林苏青分明是一介凡胎*,此时却也站得挺拔不动,他像是感知不到这些震颤似的,只是瞪着双眼,瞪着二太子。

    随着震颤,蜉蝣归息令发出低沉地嗡鸣声,声音很沉重,像是所有的震动皆是因为它的声鸣而引发的。

    接着,二太子捏手成诀,手腕一转,直指林苏青,神令旋即飞到他二人之间悬空停顿,神令周身萦绕着赤炎色的闪电光辉,不停地绕着令牌穿梭。

    这本来是一块玄色神铁所打造,此时却鲜红如血,晶莹剔透,仿佛随时要化作一滴血水滴落似的。

    于此,林苏青的目光穿过这道神令,与二太子的目光相视,他想从二太子的目光中寻找出答案,却只看到了那双眸子中的冷霜,且此时更像是氤氲了一层雾气,朦胧得令他看不清。

    二太子张手飞速捏诀,速度极快,须臾间便迅速转换了四五种手印。

    纵使二郎真君全神贯注地去看,也只看出了其中几个手诀。有一个最为简单的像是北斗诀。是以小指交错,以各无名指勾压彼此的小指,大拇指再压无名指,而后食指与中指合并伸直,且对掌。

    紧接着的手诀和结印实在是太快,即使二郎真君开了天眼特意去看,也一样都看不清。只隐隐约约地好像看到了一个像是先天八卦印,还有一个像是琉璃请火诀……

    只是像,不确定究竟是不是那几种手印。

    就在眨眼的一瞬间,蜉蝣归息令蓦地飞悬至林苏青的头顶,那神令下尖正对着林苏青头顶的百会穴生门,只见二太子又快速的捏着手诀结着印,就连天帝也只看不真切,只知至少捏了有大约七个手诀和七个结印,但具体是哪些印哪些诀,竟是一样也没有看清。

    连天帝都没有看清,更遑论其他神仙。他们早已看得目瞪口呆,脑子中更是空白一片,满面只剩下感慨与震惊。

    转眼,那艳如鲜血欲滴的蜉蝣归息令,猛地分身出另外四道,立刻在林苏青的前后左右四处落下。

    落地的四道神令之间迅急速窜出数道血红色的闪电相连相错,在林苏青的脚下连出一张法阵,紧接着,这四道各有一道闪电与他头顶上的那道神令本体相连,

    无道神令之间全是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血红色的闪电连接着,像是要将林苏青罩在一个金锥型的法阵之内。

    刹那,法阵之中骤然奔涌出一张血红色的狰狞可怖的凤凰面孔,伴随着一道龙虎咆哮声,那只狰狞的凤凰急速冲出,将林苏青的身体穿透,瞬间消匿不见。

    众神仙为之一震,尚来不及眨眼,又见接连有九头血红色的凤凰交错着冲出,陆续地冲击着林苏青的身体,将他反复穿透后又即刻消散。

    林苏青被一头头凤凰冲撞,不停地打着踉跄接着又是趔趄,由于力量的冲撞是平衡的,于此始终没有令他倒下去。

    这时,二太子的眉头忽然蹙紧,于手中结出了盘古神印,他对林苏青说道:“会很痛,你忍一忍。”

    林苏青一愣,还在茬神,霎时一阵刺痛从天灵盖钉下来,仿佛有什么锋利的东西直直的刺入了他的天灵盖,要将他整个人刺穿,应该就是那道蜉蝣归息令,他来不及吼,来不及挣扎,更来不及回神,顿时痛得面目全非,紧皱成一团,嘴却张得奇大,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林苏青头顶上的蜉蝣归息令本体,原本已经从他的百会穴生门刺入了他的体内,顷刻却又冒了出来,将他高高地悬吊于半空,旋即发出一注金赤色的光芒,从他的百会穴穿入,穿透了他的整个身体,使得他整个人浑身都泄散着金赤色的辉光。

    紧接着,落于他前后左右的四道神令,突然将那丝丝电流尽数化做一柱柱血红色的光剑,分别从他的掌心和脚心刺入他的身体。

    当五道光柱在他的身体汇聚之时,巨大的冲击感和撕裂感,逼得林苏青不受控制地歇斯底里的大吼。

    痛!仿佛从他的头顶和四肢分别钉入了一根带着铁刺的棍子,接着又仿佛是有无数道电流似的力量在他体内捕捉着他的血液与脊髓。

    噼里啪啦和嗡嗡声交叠作响,在心中作响,在耳边作响,在全身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