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凌霄仙子(假装是加更)
    李天王见二太子眸光转向他,连忙问道:“小神曾经有幸听闻过蜉蝣归息令,听说越是至尊之令,其威则越是隐而不发。如是小神以为至尊神令不会有特别的起阵之势,甚至悄无声息。可依小神适才所见,却与传闻截然不同……不知圣君可否不吝讲解一二?”

    这是李天王生平头一次亲眼见到蜉蝣归息令,自然也是他头一次见到神令的启阵式,虽然算不上特别恢宏,可这启阵所带来的影响也算不得小,更遑论传闻所载的悄无声息。

    二太子嘴角牵动,微微一笑,并不解释只是推辞道:“学艺不精,献丑了。”

    “这不是蜉蝣归息令的法阵影响。”回过神来的天帝将怀中护着的天妃们遣开,眉头紧蹙道,“这是林苏青身上的封印在抵抗蜉蝣归息令时,二者之间相对峙所造成的冲荡。”

    “封印?”虽然林苏青与众神仙们异口同声,但他们各自脑中所想的却截然不同。

    林苏青是疑惑,他现在知道自己不比寻常,但是他想知道为什么,不曾料想体内居然有封印,他不禁回想起那处“火山”底下的那些贴满了封印的冷兵器与那火山口上贴着封印的粗铁链。

    而在二郎真君心里,这无疑是一种确认——果然是有封印?

    同时,在李天王与天篷真君看来,却是吃惊与意外,什么封印竟如此厉害,竟能够与蜉蝣归息令抗衡?

    但如千里眼与顺风耳这样的小仙,连蜉蝣归息令听都不曾听说过,更没想到威力会如何巨大,于是从方才起,便始终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在一旁静观其变的态度。此时他二位更是远远地躲在柱子边上,只互相瞧了彼此一眼,而后十分默契地抿了抿嘴低下头继续假装自己不在场。

    林苏青原本想问一问关于自己的情况,却是话刚冒上嗓子眼,又犹豫地咽了回去,感觉到此时不是开口的时机。不过,他同时也感觉似乎事情已经接近尾声。那便等等吧,一会儿再问也行。

    他刚这样想到,耳边就听到二太子浅淡道:“事毕,告辞。”

    二太子一语言罢,转身即走,林苏青愣了一愣,赶忙礼貌地冲天帝他们作揖点了点头以示告辞,赶紧跟了上去。

    “主上……”林苏青话刚起头,胸前乍然横来二太子的折扇,将他阻得脚下一停,并阻了他的话。

    “离开再说。”随即,二太子提着他的衣领便踩上一朵白云,径直朝南天门飞下去。

    二郎真君见他们这是要走,天帝却无动于衷,难不成就这样放他们走了?他很不理解,也很不服气,问道:“天帝,当真要纵容这祸患吗?”

    天帝凝了凝神,他的难处哪是只言片语能解释清楚的,何况,那难处还不到说出来的时候。

    于是,他无奈地拍了自己的膝盖,站起身来,貌似随意地朝大殿下走去,他随手一指,指尖一道金光神辉乍现,便令断裂的玉柱原位恢复。

    “今日之事,此后不得再提。”天帝云袖随意一拂,袅袅的金光神辉随即飞向四处破碎断裂的金砖玉瓦,须臾间将它们尽数恢复如初。

    “这是要我们当作什么也不曾发生吗?”其实大家都听懂了天帝的意思,但只有二郎真君不服输地问出了口。

    不是他没有听懂,只是他不愿意去相信天帝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天帝侧目瞥了他一眼,而后双掌朝向琉璃地面上被林苏青砸出的那处巨大的坑洞前,于掌心之中凝聚出金色的神辉,像极了阳光洒照在空气之中,泛着晶莹的金屑,洋洋洒洒地朝着那些被砸出的坑洞轻盈地浮去。只见金光所至之处,那些被砸毁的琉璃地砖迅速开始复原,就连后来险些被林苏青砸穿的那处大坑洞,也开始逐渐平复上来。

    天帝一边亲自修复着凌霄宝殿的断壁残垣,一边凝着眉目,谨慎说道:“现在只能如此。”

    他说着以眼尾余光睨了一眼二郎真君,随即又凝神看着那处最为巨大最为深的坑洞,意味深长道:“今后自有机会治他们。”

    他们……天帝说的是“他们”,而不是“他”,不是单指林苏青……

    大家都听进了耳朵,也终于都领会了天帝的意思。

    既然已经有了如此深远的筹谋,那么于当前,自然不该轻举妄动。

    “吾等遵旨。”

    众神仙见天帝云袖一挥,即刻便领旨退下:“吾等告退。”

    便是在大家都准备离开时,千里眼与顺风耳这才冒出头来,准备趁机也离开。孰料突然被天帝叫住:“你们……”

    千里眼与顺风耳登即止步,躬身抱拳,只听天帝命令道:“事无巨细的盯着。”

    “是!”他二位小仙抱拳领了命便才成功地退了下去。

    二位小仙刚出了凌霄宝殿,便是默契的各自揩了一把额头冒出的虚汗,还以为有什么别的吩咐。幸好幸好,只是盯着。

    ……

    这方,二太子提着林苏青腾云驾雾离去,沿途云霞翻滚,偶遇仙家无数。时而见仙鹤斜飞而上,时而见仙子腾云而过。

    当仙子们远远地见到二太子,即使再远,只见了,便立刻拘谨地向他福礼,并目送着他离去。

    仙家们闲散惯了,平素闲聊颇多,这会子正巧赶上了话里时常聊起的那位,自然舌根子话就更多了起来。

    “那位就是子隐圣君吗?”

    “好像是呢!”

    “好生清雅。”

    “据悉他性情冰冷,可不好接近呢。嘘,来了来了。”

    当二太子携林苏青路过时,仙子们立马噤了声,只顾着双手别在腰侧,垂首福礼,直待到他们路过以后,才算是礼毕。

    目送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即刻才又接着闲聊。

    “你们瞧,子隐圣君身边的那人是谁?眉目也生得极为俊秀。”

    “不知,该不会是追风神君?”

    “不会吧?追风神君乃是闻名于世的智勇战神,那人瞧起来没有那般气魄,过分秀气了些。”

    “我曾经听闻追风神君是银白发色来着……”

    “那便奇怪了,会是谁呢?”

    “见他连仙辉也没有,更别说有神辉了……莫非……是介凡人吗?”

    “凡人怎能上得来天宫?而且那可是子隐圣君亲自提携着的。”

    仙子仙家们议论纷纷,众说纷纭,但都有意避着二太子与林苏青,不敢让他们听见只言片语。

    ……

    然而,子隐圣君阔别数百年,亲自前来天宫的消息,早早地便传去了凌霄殿侧凌霄仙子跟前。

    这等机会,叫她怎能错过。便是在凌霄宝殿正如火如荼时,她就急忙地吩咐着女使们为她梳妆打扮,仙裙换了一身又一身,始终难以满意。好不容易在嫦娥仙子的协助下,拾掇了一身美绝四海八荒的装扮,这才急如星火地赶去,却只见凌霄宝殿一片残垣断壁,哪里有子隐圣君的身影。

    不等她问询,便见天帝正愁云满目,她连忙侧身退到了凌霄宝殿殿门的侧面,避过了天帝的视线,好在天帝无心留意旁杂,未能注意到她。

    嫦娥仙子朝殿内探了又探,拉着凌霄仙子的臂弯,迟疑道:“这……不方便问吧?”

    凌霄仙子红唇抿了又抿,犹犹豫豫了半晌,定下心道:“或许不远,我且去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