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四十章 不问过去,只看将来
    二太子带着林苏青一路往下重天宫而去,当他们即将抵达南天门时,狗子远远地就站起身来不停地摇着尾巴吐着舌头,往前迎来。

    “主上!”狗子的一双圆溜溜地眼珠子使劲儿眨巴,“主上,我知道您使用了蜉蝣归息令!我……”它心里有个疑惑正要请教,突然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动静,耳朵也微微动了动,倏然望向了二太子与林苏青的身后。

    狗子顿时话锋立转,砰地一声炸开一朵小云,幻化成为几丈高的巨型,一口叼起林苏青,言辞不大利索,有些含糊道:“得赶紧下界去。”

    “啊?”林苏青尚不及反应,突然就被狗子叼着往下飞去,速度几乎与二太子通行,他看着似乎二太子脚下驾着的云彩也行得越发的快。

    他们前脚刚离开南天门直奔凡尘而去,凌霄仙子后脚便抵达了南天门前,她眼瞧着二太子他们远去的身影,不甘心地想要追上去,刚要往前,却被镇守的天兵天将以长枪叉住了去路,阻拦道:“请出示御令。”

    没有御令,不得下凡。凌霄仙子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也气上了三升。远方霞云中已经看不清二太子的身影,唯独能通过追风神君的巨大犬形来判断二太子的方位,她望着远处浮云流彩,心中既有失落,又有气恨,还有懊恼。

    她已经竭尽所能地在追赶,可惜还是没能追上。早知如此,就该提前出发;早知如此,就该在打扮上少花些时辰;早知如此……唉,可叹,世界哪来那么多的早知如此,又可气,要是能让她早些知道该有多好。

    悲哉六识,沉沦八苦,最悲最苦莫过于求而不得。

    凌霄仙子情意脉脉的望了许久,直到许久看不见任何,直到云彩看花了眼睛,才戚戚地转过身折返回天宫去,黯然伤神。

    二太子并未直接回丹穴山,而是随地挑了处山头,即将落下时,只见底下郁郁葱葱,树林密集,林苏青还在忧心会不会被树杈挂住了哪里,却是刚这样一想,脚就已然落地。

    脚下传来实实在在的感觉,令人心里也为之觉得踏实。不似先前于天界之上,即使是踩在那些琉璃地砖上,也如同踩在一堆堆棉花团里,仿佛随时都会陷下去,心和脚都没个底。

    此是一处断崖,独秀于青山绿水最高处。抬头是无穷碧空,一望无际,往下是参天古木,葱茏如海。

    然林荫纵有参天之高,却仍也矮断崖半截。此高山断崖上恰有一条蜿蜒的绿河,他们正巧立于此河岸边。

    绿河平静如一条翠玉,若不是于前方断崖处突然截断落下去形成一挂水瀑,还以为这是一条死水。

    原本平静的河水,静静往前,偏偏遇到断崖,平静便立刻成为激流,笔直坠落,自断崖处滔滔倾下,若是立在断崖之下,必然能瞧见这一挂宛似天河的瀑布。

    这里是最高处的山,却有这样一条河,可谓罕见。

    也因为这鲜见的河水与风景,令林苏青没来由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似乎并非随意取地而落。

    砰!

    狗子炸开一朵白云,打断了思绪,回过神时,它已然幻化回小模小样,抖了抖浑身的皮毛,率先开口道:“主上,千里眼与顺风耳定然在盯着哩。”

    二太子一手持折扇横在腰前,一手负在身后,眺望着远山近水,从容而道:“无妨,天帝不敢。”

    说的不是在盯着他们,而是在盯着林苏青,可即使盯着林苏青又如何,天帝尚且只敢打盯着的注意,还不敢动他。

    狗子一提,引出了林苏青早前就想一问究竟的疑惑。他早有体会,与二太子说话不必拐弯抹角,干脆单刀直入地问道:“主上,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与您所赐的神血有关系?”

    “有一些的关系。”

    二太子的回答,令他不免多想,有一些即是指不全是?

    “您的意思是……我原本就不是普通人?”这一点他在宝塔内自省时便想过了,也想过如果不是普通人,他会如何?就连答案都想清楚了,所以才能如此冷静的问出口来。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二太子随意地睨了林苏青一眼,这目光这语气这句话,显然,二太子知晓林苏青心中早已有着自己的打算。

    “那,您可否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做了二十余的普通人,怎料想有朝一日误入异世,发现自己并非普通人,一开始他也慌乱过,不过现下,他已想得通透,于是,便也不慌不乱了,之所以还是问出来,不过是想知道一个真相罢了。人总想对未知的事情,要个解释。

    二太子侧过身,勾了勾嘴角,微微一笑道:“曾经的你是谁,重要吗?”

    “不重要吗?”林苏青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话刚出口,迎上二太子的目光,林苏青便愣住了……他不禁兀自思忖开来,是啊,重要吗?

    曾经的自己是谁,知道又如何?做回曾经的自己?那先前和现在所下的决定又当如何?违背吗?

    何况,曾经的自己是怎样的自己,他一无所知,而现在的自己的确是自己,且未来的自己是自己想做的自己。

    如是想来,曾经的自己重要吗?他问自己,难道要做回曾经的自己吗?答案是否,为何要做那个一无所知的自己?

    林苏青摸了摸后脑勺,有些绕,可是,这就是人生,这又是选择啊。

    二太子一记扇子点在他的额头上,温和说道:“将来如何,才是由你自己做主。”

    不问过去,只看将来。过去已经过去,知道与不知道,不过是满足一个好奇。

    “我……”

    “今后会告诉你的。”不等林苏青话出口,二太子收回折扇,负手在身后,打断了他的问话。

    “一言为定?”林苏青要问的正如二太子所料想的。

    “一言为定。”二太子微微笑罢,伸出手一放,落下细细的银链子,垂下一只火红似血的坠子。

    坠子通体温润,没有特别莹亮的光泽,但也绝非暗哑。像一滴血滴,又像一只通红的眼睛。

    偶尔一眼像恶魔,偶尔一眼像圣仙。打不同的角度看去,便获得不同的体会。它映出了无尽碧空,映出了山川树海,映出了二太子的身姿,映出了林苏青的面孔。

    分明是一只实心的坠子,却仿佛能穿过坠子看见对面的二太子。明明并不剔透,却胜似剔透。

    “只要心剔透,它自然澄澈。”二太子淡淡说道,“你不必知晓它究竟是什么,可随身佩戴,亦可作为你未来法器的饰物。算成我给你的礼物。”

    “礼物?”林苏青怔愕,莫不是有什么事情?主上不可能没来由地突然送礼物吧?

    林苏青满心惊诧全部写在脸上,还未整理好思绪问出任何话来,便听二太子冷冽的声音浅浅而道:“待你自凭本事考上三清墟那日起,你想知道的事情,可以随时来问我。”

    听着……像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