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改变,或许只在一瞬间
    一  狗子抬起头望了望林苏青,没有接他的话,而林苏青打发完愿之后,便陷入沉默,闷头只管往前行,似乎也并没有非要等出它回答的意向。

    眼前的林苏青忽然极为陌生,不像它从前所认识的那个林苏青,可是同时又觉得这就是林苏青,这才应该是林苏青。

    恍惚之间,狗子有些相信,林苏青所赌,或许会赢。其一是因为他的身份,委实特殊,有赢的基底;其二则是因为如今的天界,着实不堪一击。不过,它并非全然相信林苏青绝对会赢。因为他林苏青,是一个未知,是一个变数。

    最典型莫不过于,谁也无法确定他的未来是否会成为祸患。

    也许白泽神尊知道,可是那位白泽神尊一直以天机不可泄露为由,搪塞着对谁也不愿意说,如此就连主上也未能问出一丝半点。

    如是想着它又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林苏清,大约是因为林苏青此时沉默的神情有些黯然,连带着它也开始对将来产生了迷惘。

    跟着林苏青,恐怕是它平生接过的最艰难的任务。相当于是跟着一个变数去闯荡,变数的未来即使它是神仙也未可知。它不知,谁也不知。说是闯荡,更像是冒险。

    因为这个变数他……虽然很强,可是他无法自如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并且在他能够做到随意控制力量之前,不能轻易使用。所以,他如果不使用,则同普通的凡人差不多。

    尽管主上没有对它特别交代,但通过主上临行前的那几句话便可意会得知——在它的任务里,有一则最是难把握分寸。即为,护住这个变数林苏青不丢性命,而其他,则任其跌宕。再难也不能帮忙,再险也不能搭救。主旨即为任由林苏青自行经历,自行磨砺。

    狗子想着想着不禁耷拉下耳朵,辈感沉重。毕竟林苏青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谁知道他会去捅什么篓子,作什么妖。狗子还陷在思虑中唉声叹气,然此时此刻的林苏青,已然从沉思中醒过神来,他知道狗子两眼盯着脚下,看似是在认认真真的走路,实则双目空洞是在想事。他无意去打断狗子的思绪,于是张望起附近的环境来。

    山间小路崎岖坎坷,但并不艰险,所以无须刻意地留心去走,只需要在跨一跨高低不平的石头或是小山丘时,偶尔低一两次头看路。

    大树肆意生长,根系繁茂,多有拱出地面。细,则仅如一根手指窄;粗,则能与比肩同宽,更有甚则直逼树干般粗壮。参差无序,或载人渡路,或拦腰阻拦。

    根上布满细绒绒的毛癣青苔,一些角落上还成堆成簇的生长着颜色各异的菌菇,有毒或无毒扎在一起混长,不大容易辨别。

    但辨别毒蘑菇这点小伎俩对于林苏青来说,不过是多看一两眼的简单功夫。

    譬如,在方才走过的林地之中,生长着许多的鬼笔鹅膏,那是一种伞面灰褐偏绿,菌肉为白色的有毒菌菇。看起来与无毒的蘑菇很是相像,且越是幼小越是相像,而越幼小,毒性也越大。

    若是误食鬼笔鹅膏,并不会当场出现中毒反应,毒素会潜伏十二个时辰之后才发作,主要以损害肝功为主,死亡率区间在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一百不等,当然,食用之后能不能活,多半是看运气,或解毒是否及时。

    除了鬼笔鹅膏,白毒伞菇最是难以区分。因为它们几乎与可食用的普通蘑菇一模一样,然而值得警惕的是,白毒伞菇的致死率——大约五十克左右,便可直接毒死一名成年人。

    此间山地林荫,除了生长着一些不大好区分的,也有许多一眼便可区分的,至于这些容易区别的,大可以信奉一句老话——越鲜艳的蘑菇越不能食用。

    例如鲜红带着白色或偏黄的颗粒鳞点,食用后会在三个时辰之内发作毒性的毒蝇伞;例如浅砖或深至紫红偏褐的赭红拟口蘑……等等。

    林苏青随路采摘了一点笑菌和网狍牛肝菌,这二者均含有神经精神毒素,能够不同程度的致幻。

    前者顾名思义,中毒后立刻发作毒性,会发生跳舞、唱歌、狂笑等一系列精神异常的举动。因它多生长于粪便堆上,因此还有别名为“粪菌”。

    后者网袍牛肝菌鲜红如帽,或呈紫红,土红,生有绒毛,它最显著的幻觉便是小人国幻觉。

    除了一些有毒的野生蘑菇,林苏青还发现了许多草药。有毒或无毒,稀有或常见,数不胜数。

    此处可谓风景旖旎的同时,且土地肥沃,物华天宝。

    想来,安定下来后,平常可以多出来采一采药草,如若狗子愿意,大可腾云驾雾往返最近的城镇兜售,以换取银钱做生活之用。亦或将个别晒干之后研磨成粉,随身携带,有毒无毒均可备作不时之需。

    再往前,就能看见狗子所说的小木屋。地处山腰腹部,更是背靠着青山,卧在一处山坳里。是以圆木劈成两半,半圆柱形的长板搭建而成,平整的横截面向着屋内,半圆一面朝着屋外,使得这间屋子虽然搭建得方方正正,但看起来并不显刻板,反倒于简约随意之中显着惬意与舒适。

    小木屋地处的位置相对较高,门前铺着三层青石板台阶,林苏青与狗子站在小木屋门前往下瞰望里片刻,随后他干脆顺着小路往下多走了些距离。

    从台阶上下来,多走几步便至一片宽敞的坝子。

    这片坝子应当是有一块极为巨大的山石嵌入土地,只露出了其中最顶上的一面。算不得光滑,勉强可以作为平整,如果忽略那些不太明显的凸起或凹陷的话。

    坝子前方大约二三十步开外,偏左侧有一方池塘。塘子边支着一间简易的草棚,棚底下靠着塘子的堤岸边,钉着一张小石凳,似乎是一根圆石柱钉在地下,只矮矮的露出一小截来。

    石凳上铺着厚厚的草团为坐垫,前面左右架着两杆鱼竿,由此可见,面前的应当是一方鱼塘。

    而无论是草团还是鱼竿,都积满了灰尘,挂满了蛛网。猜想此处曾经的原主人应当十分喜爱在这里垂钓。以及,原主人应该离开多年矣。

    狗子见林苏青走得有些远,连忙快步跟了上去,谨防他万一被突然窜出来的什么野兽或是妖怪给叼跑了,它到时候还要费些功夫在他被吃掉前去寻他,麻烦。

    狗子蹲在林苏青身后,看着林苏青凝视着鱼塘发了半晌的呆,蓦然听他道:“我们要在这里长住些日子。”

    狗子听得一愣,片刻才反应过来——不是商量,是决定。

    林苏青,变了。

    “不过……吃的该如何解决呢……”听他的后一句,又好像没有变。

    听起来像是有别的安排,于是狗子上前去蹲到他脚边问道:“你有打算?”

    “嗯。”

    极轻的一答,若不是狗子听力敏锐,耳朵极快的捕捉到,寻常怕是还来不及听见,那一声就被突然掠过的鸟雀扑棱翅膀的声音给完全盖住了去。

    林苏青收回目光,折返向小木屋。他想好了,既然有了现成的落脚点,他至少要先在这里将易髓经的十层经文全部修习透彻以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否则,仅凭他现在的浅薄修为,莫说去考上群英荟萃的三清墟,恐怕出了深山去做个普通凡人,也闯不出什么造化。

    再者,白泽神尊所提的条件,值得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