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你要不要这个果果?
    一  刚回到小木屋,林苏青便开始打扫,狗子杵在门前看着他忙来忙去,期间不发一语,可越是这样,越说明心里有事不是吗。

    狗子咂咂嘴,闭着眼睛说道:“何必自己动手,本大人小施法术,就能立刻帮你完成清扫。”这个应该不算违规的帮忙。

    林苏青提着沾满灰尘看不清原木颜色的木桶去往鱼塘打水,出门经过狗子时,微微一笑回它道:“不必了,且当锻炼罢。”

    “哦哦,那倒也是。”狗子努着嘴点点头,“那我去四周转转。”

    狗子说罢便起身慢悠悠地踱走了,林苏青在原地立里一会儿,手指大拇指不由自主地摩挲着木桶上缺了一块的凹边,当瞧着狗子去远了些,他才继续往鱼塘边走去。

    而直到林苏青在鱼塘边打水时,狗子才从山窝窝半高处走出来,看着远在塘子边打水的林苏青。

    它其实察觉了林苏青方才看它的目光,也料到林苏青应当猜出了它所说的“转转”是,林苏青能猜到它为防危险,是要去四周布设结界,可是他只字不说,但倘若是他的确不知道的事情,他必然会问出来。这就是林苏青性情里的一个最容易被忽视的特点。

    他可不是蠢人一个。

    小木屋不大点,洒扫规整并不辛苦。加之它曾经有人于此多年居住,因此,笤帚抹布等生活所需物件,一应俱全,都有现成的,林苏青也不是娇生惯养的不太擅长,但稍微仔细些,也很快便做得整整洁洁。

    入秋夜渐凉,缺一床被褥。

    林苏青提着一床布满灰尘和虫巢、蛛的破旧被褥的一角,正犯愁如何在不惊动灰尘和虫蚁的情况下,将这床不敢用的褥子扔出去时,被褥上的虫蛛们突然仓皇逃窜,此异样令林苏青一讶,不禁四处张望。

    感受不到杀气或凶险,反倒是觉得周围越发的安静下来,心也跟着平静了一些。皆是往好处的变化,想必是狗子的结界布设得差不多了,估摸它设得比较绝,容不得其他活物,所以这些小东西们在察觉之后,才会如此忙于奔命吧。

    那便只剩下愁着如何弄走这床稍微吹一口气就能掀起弥天粉尘的旧床褥,以及发愁入夜后盖些什么不着凉。

    笃笃笃……

    忽然有人敲门,林苏青一愣,连忙转身去看,打从推开木屋的门窗,就一直还未关过,狗子不可能敲门,一扭头看去门依然是开着,毫无人影。他正纳闷时,目光突然锁在里门前的第二层青石板上,不知何时放置着卷起来的棕榈,似乎是用藤蔓串接起来制成的一张垫子,且是特地卷起来,并用棕榈叶子作为绳子捆绑着,防止散开,穿制的手法有些粗糙,但扎成的结却很细心,扎得很精细规整。

    林苏青出门去疑惑地打量里四周,没有发现任何身影,难不成是狗子?不大可能,狗子何必故弄玄虚?

    暗中有谁在关照?

    不可能是关照这件木屋前主人吧,毕竟这一看就是数十载无人居住了。关照他的?也不大可能,知道他在这里的除了他和狗子,便只有主上与白泽神尊吧,即使是天上的千里眼与顺风耳知晓,他们不来为难他就不错了,又怎么会特来关照?

    “我方才碰见了一位熟识。”

    林苏青正岔神思忖时,狗子忽然从远处的长草堆里冒出来,远远地边走来边朝林苏青喊话道。

    与此同时,从它身后跟出来四五只全身棕红偏褐,四肢和腹部呈黑色的小熊猫,每只怀内都抱着野果。

    有的抱着几串透熟得仿佛玛瑙石似的蓝靛忍冬,那是常见的野果,也是一味清热解毒的药材;有的搂着几把万寿果,万寿果俗名拐枣,又名枳椇,不仅含有丰富的糖分,还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主治头风小腹拘急,之外不仅能够解毒止渴、祛风通络、止痉、还有降血压、解酒毒等功效;还有不怕刺的,环了一堆尚带刺毛的板栗……

    林苏青习惯性地看到的是药用价值,不过它们抱着的也的确是野果。狗子慢慢悠悠地踱着步,它们抱着野果直立行走,像是走不稳随时会向前扑倒似的,生怕压坏了果子,小腿儿倒腾得飞快,争相涌上前来,簇在林苏青脚前,踮着小脚,逐个逐个地把怀里抱着的果子递给他。有的是连着小枝搂着的,此时便是踮直了后爪爪,拉长了身体,双手把怀里的那一大捆举得高高的。

    林苏青借着衣袍一摆,弯着腰身一边从那几只小熊猫手里接过野果兜在衣袍上,一边问狗子道:“谁?”不是问的是你的熟识,还是我的熟识,而是问具体是谁。无关或许认识,或许不认识。

    “我方才一时嘴快答应了人家暂时不告诉你。”狗子走近来时,最后一只小熊猫从嘴里掏出五六颗地枇杷抓在手里,举高高递向林苏青,沾了许多口水,林苏青欲意接过的手犹豫了一下,伸了伸还是没有接。

    “你自己留着吃吧。”

    那只小熊猫顿时蹲坐下来,两只小爪爪捧着那五六颗地枇杷,蹙着黄豆似的眉头,一张小圆脸看起可怜巴巴的,好像不接就是在欺负它。

    而其他早先递完果子的小熊猫们,这时候也全都簇拥在它身边,与它一齐仰着小圆脸眼巴巴地望着林苏青。

    林苏青瞧着实在过意不去,才摊开手去:“那我拿一个,其余的你留着。”

    那只小熊猫顿时来了精神,将五六颗果子揽在怀中,选出最大最红最香的一颗,踮起脚尖正要递到林苏秦掌心里去,忽然又缩回爪爪坐在地上,歪着脑袋想了想,而后把挑选出的最大最红最香的那颗在自己浓黑的腹毛前擦了又擦,这才再踮起脚递出去。

    它原本可能是想稳稳地搁在林苏青手里,所以放得很小心,不过由于个头矮小,地枇杷还是滚动里一点,竟是一点牙印也没有在果皮上留下。

    林苏青正要收下,那只小熊猫随即又擦了一颗递来,他便道:“说好了,只收一颗。”话才出口,那小熊猫的眉头又蹙紧了。

    “吃与不吃是其次,你就都先收下吧。这些刚生出灵性的小崽子,心思敏感着哩,怕是要当你在嫌弃。”狗子甩了甩尾巴坐下,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估摸着顺道吃了不少了。

    林苏青起先是有些无法接受那些口水,不过看着那小崽子皱皱巴巴可怜兮兮的小表情,心里立即就生起了愧疚来。

    “那你都给我吧。”他话一说完,那只小熊猫连忙就着自己的腹毛擦干地枇杷上的口水,接连递给他。

    当全部递完里,那路小熊猫们立刻窜进了那间小木屋,就着门口,林苏青就看见了屋内尘沙漫天,转眼就见它们几只抬着那床积满灰尘的旧被褥走出来,林苏青瞧着它们吃力,正想去接,只见它们调转方向不走青石板路,而是抄着近道走到槛边,将那床旧被褥抬到了石坝子上,放下的一刹那就震起来迷蒙蒙的尘埃。

    狗子抬爪一指,那床被褥顿时着起大火,吓得它们四散而逃。

    林苏青看着它们纷纷窜进了林子,消失了踪影,只留下被它们撞过的长草或爬过的树枝,摇摇晃晃。

    “你说的那个旧相识,我也认识?”他问道。

    “唔……反正我不说,你迟早也会知道的。”狗子望着天翻着白眼,回避着提问。

    林苏青想了想,不会是主上,更不会是那些想灭了他的神仙们,既然是旧相识,也不会是适才逢面的白泽神尊,于是问道:“山苍神君?迷谷老者?还是……夜游神?”旋即自己否认里自己的猜测,“不,应该不是他们。”

    旧相识,其实有许多。可是,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