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此去锐不可当(为喜欢本书的读者们努力更新)
    “白泽神尊当时在你周边布设了结界,我听不见你们的谈话。不过我猜,白泽神尊肯定提了要用白玉璧换取你手里主上给你的坠子吧?”

    狗子说着抬了抬眼皮睨了林苏青一眼,随即吧唧吧唧嘴,翘着舌头打了个哈欠趴下道:“你明日见他时,可以考虑跟他换一阵儿。但你一定要事先与他约定清楚,必须在几日之后互相归还,否则当心他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你就是踏破千山万水也再找不到他。”

    林苏青忖了忖狗子话里的意思,疑惑问道:“他说神识可以通过白玉璧直通他昆仑山的典藏楼,难道他不担心?”

    “他既然能准你进去,自然就能撵你出来。真实蠢得冒泡。”狗子蹬直了胳膊腿儿伸完了懒腰打尽了哈欠,而后将小下巴搁在自己的两只前爪爪的爪背上,闭着眼睛十分懒得动嘴,遂含含糊糊道,“别看那白玉璧瞧着是顶好的物事,可它并不金贵,更不稀罕。”

    “常有赠送?”

    狗子用小爪爪挠了一把忽然痒痒的鼻尖尖,耸了耸鼻头瓮声瓮气道:“那可不,不过是白泽神尊刻着玩儿的小玩意罢了,就同街头的小屁娃子玩泥巴似的,他闲来无事儿,想刻几块就刻出几块。嗨呀你将来要有本事能去到他的昆仑山上,你去随便掏个乌鸦窝你都能掏出一大堆来。呵,与主上给你的坠子那可是差着幽冥底层到三十六重天宫之巅的差距嘞。”

    林苏青摸出挂在脖子上的坠子,即使放在最内贴着胸口,那坠子仍然冰凉。他呆呆的看着,大拇指轻轻地摸索着圆润的表面,问道:“这坠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似乎不是主上的?”

    “我可不能告诉你,谁也不能告诉你。”

    狗子抬起一只眼皮,以眼尾余光斜了他一眼,复尔闭上,趴着道:“总之,你明日一定要与白泽神尊将何时交还如何交还,锱铢必较的与他约定得清清楚楚,可千万别给他留下一顶点空子钻,否则啊,这坠子怕是只能有去无回喽。”

    “白泽神尊很想要这块坠子?”

    “何止想要,就差找主上明抢了。”狗子抬起一只小爪爪掩了掩嘴,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惹得林苏青忍不住暗地里跟着它打了一个,听它一把童音格外困倦的说道,“不止他想要,所有神仙都想要,所以你得护好了。”

    都想要?林苏青愕然,那一定很独特,很厉害,很稀罕。

    “我……尽力。”林苏青原本想答一定护住,可是自知之明他是有的,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几斤几两,若是当真谁都来抢,还真的是不敢夸下这个海口。

    “瞧你那点出息,能不能有点底气,就不能声音洪亮的大吼一声‘我一定护住,要抢除非从我的尸体上扒了去’?”狗子刚戏谑完他,立马话锋一转,“唔……啧,这话要是由你吼出来,估计还是没有什么气势,毕竟你的小命实在是太容易拿了。”

    它说着举起爪爪一张,粉红小软糖似的肉垫之间露出尖利的爪尖来:“本大人一爪爪就能薅死你。”

    “不过嘛,好不好死什么的先抛开,首先你得有出息呀,来,喊起来!吼起来1”狗子突然来了气势,一个猛子蹦跶起来,站在桌子上激动得直摇尾巴,“来,吼一句让本大人听听你的气势。”

    然而,林苏青却紧抿着嘴,完全没有要尝试的意思。这犹如当头泼下一盆凉水在狗子燃起的熊熊烈火般的亢奋情绪上。

    “怎么不说?平时见你脸皮挺厚的呀,这时候装哪门子羞涩。”狗子的尾巴摇得兴致勃勃,跟着小屁股都跩来扭去,“快呀!就咱俩嘛,我一定忍住不笑话你,快呀!吼一声听听响。”

    林苏青抿了抿嘴,无奈地牵动唇角做出勉强的笑意,道:“我不会说这种话的。”

    “为什么?”狗子往前凑了凑,“为什么不说?你别装了,我早就知道你不是真怂瓜了。怎么的?这时候跟我装大尾巴狼啊?”

    “在不违背底线的情况下,我不会轻易豁出我的性命。”他说着垂下了手,露出被掏出来的坠子,坠子忽然失去把持,在衣襟前晃了两晃,很快便平稳下来,“这枚坠子再如何难得,在我看来,也不比我的性命重要。”

    狗子脑袋一歪:“这说法倒稀奇,多少妖魔鬼怪神仙小道只为了见一眼便甘愿豁了性命不要,你这样的倒是头一个。”狗子的心中忽然有些忐忑,难道是……他知道了什么……

    “我不是瞧不上它。”林苏青认真道,“也不是说我的性命就真的比他重要。”

    “你且说说,是为什么。”狗子端坐起来认真道。

    “我要回去。”林苏青的神情坚毅,在虫灯昏黄的光照下,目光炯炯比往常更为莹亮,“我娘在等我。”

    “嘁,懒得理你。好啦,本大人要睡觉觉了,跪安吧。”狗子说着扭过头去如寻常小狗那样蜷缩成一团,将口鼻和脸掩在尾巴下。

    由于它身上赤毛红似焰火,唯有脑袋雪白,这一蜷,晃眼竟如一个骷髅头骨搁在一团烈火之中。

    不知是否是错觉,林苏青觉得狗子忽然不大开心,不,不是不开心,是……很低落,那低落的气场,有点凉到他。

    它以前不是这样睡的。

    “狗子……”

    狗子的耳朵撇了撇,没有睁眼,像是睡着了,没有回应他。

    它以前不是这样沉默的。会气呼呼地反驳他,吓唬他,再懒也会翻个白眼,也要表达不满。

    它好像,的确很低落。

    “那你睡吧。”既然有意假寐,何必去打扰,心照不宣,让这不明的情绪都随着昼夜的交替而去吧。

    ……

    即使铺开了软和的棕榈垫,一夜也并不好眠,不是因为入夜凉。

    起先,心里反反复复地揣度着当如何与白泽神尊交涉,才能够把话说得一丝不苟,滴水不漏。可期间总是茬神去想——狗子为什么看起来有些难过。无法专心凝神的思考,心绪免不得被搅得浮乱。

    当后来觉察时辰已经不早,应当放开一切准备睡觉时,却如何也睡不着。心里分明什么也没有想,脑子里分明什么也没有装,偏偏辗转反侧,彻夜难安。

    即使强行入睡,也只有短暂的昏昏沉沉。欲睡将醒,要醒却不愿意醒。

    迷迷糊糊没过多久的样子,窗外已然鸟雀成群,挤在窗台上蹦来跳去,叽叽喳喳地叫早。

    狗子不在桌子上,整间屋子里也没有它,唯有虫茧中的小虫安静地贴在虫茧内壁,没有了光亮。

    笃笃笃笃……

    敲门声,力度与昨日一样。他现今已能察觉这些细枝末节。

    “谁呀?”他朗声问道。

    但没有应答。

    小木屋设有结界,屋内就是爬虫飞蚁也不敢停留,好比小熊猫送来的萤火虫灯,就算只是普通的虫子,就算被虫茧包裹着,就算被狗子默许着,它们也未能活过一夜。

    那还作是有什么法力,有什么修为的,恐怕是不敢贸然闯入的。

    分析至此,林苏青便起身下床前去开门,有着战神的结界,他若是不走出门去,难不成来者胆敢闯入屋内害他不成?

    笃、笃……

    这次只响了一声敲门声,第二声分明敲下,却突然收尾,仿佛是察觉了林苏青的脚步已然临近门口。

    林苏青察觉敲门声有变化,想来门外的来者是在有意要避开他,莫非是昨日送来棕垫子的那位“熟识”?

    他快步上前,却顿时止步,立在门后,并没有着急一把拉开门。在等,如果不开门,敲门声是否还会响起,是否能抓住开门的时机,一睹这位熟识的庐山真面目。

    静,林苏青聚精会神地听着外面的动静,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凝在了耳朵里,可是,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从紧张、激动的铿锵有力地迅猛狂跳,到逐渐平缓,恢复正常。

    很长,很久,门外都没有动静。是走了?

    笃。

    吱呀。

    在敲门声响起的第一刻,林苏青一把拉开了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