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从前的我不是我,未来的我是谁
    想明白了吗,林苏青也问自己。想回答想明白了,可是话堵在了喉咙,心里蓦地慌乱。的确想回去,却不知为何突然犹豫了。

    “神尊可否指示一二?”林苏青有些紧张,但问话的态度不卑也不亢。

    白泽神尊眸光一转,背着手往边上踱了两步,随意而道:“其实追风曾经说露过一些,不过你当时初来乍到,未曾留意。”

    林苏青愕然,狗子说过的话很多,不知白泽神尊指的是哪一句,或许他自己听过后已经记不得了。

    “追风与你说过,要回去须得你原先的世界里,有如圣君阶品以上者设下召回法阵,你才能回去。可还记得?”白泽神尊说着回转身来看着林苏青。

    “晚生记得。”林苏青如实回答,这句话他怎么会不记得。

    白泽神尊环勾着唇角似笑非笑道:“追风还说过——‘神仙的法阵只能召唤神仙’,可还记得?”

    林苏青不大确定,狗子似乎说过这句话,不过……他那时候好像在茬神想别的事情,的确未曾留意,而今想来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听到过这句话……猛然,脑子嗡地一声响,林苏青当场怔愣。

    神仙的法阵只能召唤神仙……神仙的……神仙……

    得见林苏青震惊的神情,白泽神尊凑近来,有意无意地问道:“你是如何来的?可还记得?”

    震愕。林苏青的脑子随着那嗡地一声响,骤然煞白一片。他当然也记得自己是如何来的。

    其实那日与二郎真君等众神仙一役后,在他得知了自己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时,除了怀疑过自己可能成为祸患,也的确几番思忖过,或许自己原本是这边世界的人。

    然而……然而他从未想到,自己……是……

    不,这不可能。

    难道是这些神仙们一开始就给他的布了局?

    不,狗子的那句话说得那般不经意,甚至若不是今日为白泽神尊所提起,他几乎想不起来那句话,便不似是故意挖的坑,等着今日由白泽神尊来埋他。

    何况,无论是主上还是狗子、或是山苍神君与眼前的白泽神尊,即使是设局,他们谁也不像是会设这样粗糙浅显之局的。

    既然不是局,那便……是真的。

    “我果然是这边世界的?”

    呼吸仿佛漏了一拍,脚下不由得一颤,往后退了半步。林苏青顿时没来由地笑了一声。

    “呵,我居然是这边世界的……?”

    话没有说下去,鼻息之间的笑意却是越来越频,随着震惊而僵住的面颊也越笑越开。从震惊到无奈,从无可奈何到不得不接受。从接受到纵使接受了心中却还是存生质疑。

    质疑自己,质疑世界,质疑身边所有的一切。

    他逐渐地不再去控制那没来由的发笑,咧开了嘴笑,张开了嘴大笑,故作夸张地放声假笑。

    可笑,可笑至极也!

    “我是神仙?哈?哈哈哈哈哈哈……”

    假笑过后,林苏青深吸一口气神情复杂地看着白泽神尊。

    “你们觉得逗我好玩儿吗?很可笑是不是?还是说我当时走到那个十字路口突然精神病发作,我其实现在人在精神病院里,其实你们都只是我所臆想出来的?是吗?”

    问话的语气,从铿锵激昂,到最后质问“是吗”,已经深感无力。

    他何尝不知道,这是无用的质问,这是多余的质问,这是傻傻的质问。

    呵。

    “我可不会像子隐那样……嗯那样……嘶~那个词儿怎么说的来着?呃……啧,不管啦哈哈~”白泽神尊抱着膀子带着戏谑道,“我可是故意挑在这个时候告诉你的。”

    原本站直了的白泽神尊,继而又弯腰往前凑近了脸,笑容里略有一丝玩味,他问林苏青道:“那你还打算回去吗?”

    “回。”林苏青毫不犹豫地回答出这个字。毫不犹豫,斩钉截铁。

    若是先前还有踟躇,那是因为有对这边情谊的不舍得,但是现在,他觉得所谓的神仙们不过是在冗长的时光里把他当个乐子寻。就连二太子与狗子,明明知道一切,却故意隐瞒着他什么也不说。他们又在将他当什么?

    “嗯~可以。在你原先的世界里,倒是有一位圣君阶品的天神,以前除了我,便只有子隐知晓。不过现在嘛,恐怕天帝那老家伙也知道了。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们也没辙,谁也无从获知那位天神具体在何处。全天下唯独我知道。我可以找那位天神为你设法阵。”

    白泽神尊扬着眉毛垂着目光仿佛认可似的点点头,随即侧转过身,望着远方孤云道:“但你要不要听一听我的意见?”

    方才故意放声大笑多少发泄了一些心中的憋闷,林苏青深呼吸后,却仍是无法完全走出情绪,然白泽神尊如是一问,他忽然冷静下来几分,其实他一开始提出“指示”,便是想听这位晓过去通未来的无所不知的神尊的意见。

    “呀,年轻人很有潜质,接连如此多的打击,居然这么快就消化了。”白泽神尊转身面朝林苏青道。

    而纷乱的心事与情绪到底有没有得以消化,林苏青自己也还不清楚,但是白泽神尊如此定义,他倒是有些感觉仿佛是比以前的自己经得住意外之事了。

    “孺子可教嘛。其实你就是不回去,也很快会见到你娘。”白泽神尊说道。

    “我娘?”林苏青讶然,“她也是这边世界的?”一定是的,既然他是神仙,那他的娘也一定是的。

    “她如何来?”林苏青追问道,心中忽然想起了当初误踩的狗子回来时的那个法阵,法阵……对,“神尊是要设法阵?”

    白泽神尊摇摇头:“不~”

    “那我娘如何来?”

    “我只想告诉你这些,别的~还想告诉你。”白泽神尊倏然一笑,看不出那笑意的真假。

    林苏青不知怎的,顿时联想到狗子起初所说的第二条路……但只是刚刚一想,旋即便自行否认。毕竟,既然他是神仙,那他的娘也不必走第二条路。

    “生命之中会出现许多选择,你娘她正在做一个选择。每个人于生命做出任何选择,谁也无权干涉,我不能,你也不能,谁都不能。”

    白泽神尊说着抬手,掌心里立刻化出一块白玉璧来。

    “我们谁都应该尊重他人的选择。这个给你。”递去被接下后,他拍了拍林苏青的肩头,“好好努力。”

    语罢转身便踏出断崖,脚下忽然生出一朵祥云相迎,他冲林苏青笑道:“坠子你先留着,等哪日我心血来潮又想要了,再来找你。记得啊,子隐欠我一个恩情,哈哈哈哈~”

    白泽神尊的笑容如春日光骀荡,驾云远去,便失了踪影。

    “林苏青~~~~~”

    林苏青闻声回头,见狗子正甩着舌头狂奔而来。它怎么来了?。

    说实在,林苏青此时的心情仍然很复杂,很纠结,也很矛盾。除开接踵而来地对自我认知的颠覆,还有一件颇为伤心之事——他那般的信任于主上与狗子,而他们却对他处处隐瞒,而今他已然从别处知晓了一些真情,不知该如何面对狗子。

    “你此来,是关心坠子,还是关心我。”

    林苏青握着白玉璧把手背在身后,如是故意地问道。

    他猜这句话可能会刺激到狗子,可能会令狗子伤心难过,但也可能,什么也不会。可他偏是故意这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