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明处的你我,哪知暗地的凶险
    狗子眉头一跳,登时火冒三丈,瞪着眼珠子怒道:“有差别吗?关心坠子是因为那是主上给的,关心你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就不能都关心?”

    林苏青意外:“朋友……”

    心中有所触动,但那触动被生生忍住,反倒越发的挑着带刺的话说来:“朋友是否该彼此坦诚?”

    “你!你脑子被野驴踹过吧你?”狗子一时间不该说什么好,有些事的确是它不坦诚,但都是不能坦诚,也不能承认,它别过脸去,以眼尾余光看了两眼林苏青,鄙夷道:“你想多了,你是蠢蛋,本大人是战神,你给本大人梳毛本大人都嫌你笨手笨脚呢哼,怎么可能是那种朋友!”

    “不然是什么?一颗棋子?还是一个玩物?”林苏青佯作冷漠,“你故意诓我,然而白泽神尊并非你所形容的那般不堪。我将你与主上当作至亲,你却总是在紧要的关头诓我。”

    理智很清楚,不能为了气对方,而故意说出这些带着恶意的话,可是,尽管他实际并不是这样认为,却还是忍不住要这样违背心意的说出来。这大概,就是在意吧。

    “谁总诓你了!你别被白泽神尊诓了才是!他尽晓天下之事,更是有千面性情,我是一番好意提醒你,怎么就成诓你了?”

    狗子嗷呜呜得气得几乎想一爪爪摁扁林苏青。这蠢蛋究竟是怎么了,莫名其妙针对于他。难不成是白泽神尊挑拨了什么事儿不成?

    林苏青问道:“白泽神尊告诉了我一些你刻意瞒着我的事。”

    “那又怎样?不见得是为你好!”狗子有些心虚,因为它瞒着林苏青的事情太多了,猜不到白泽神尊到底告诉了林苏青哪些事。但不告诉,也的确有不告诉的理由。

    “让我对自己一无所知,对前路尽是迷惘,若是脆弱一些,兴许连活的念头都没了,这就是你作为朋友的好?那实在太狠心了,还不如陌生的白泽神尊。”

    说这话时,林苏青在心中后悔,在心中教训自己幼稚,可是情绪,这一股莫名的情绪他抑制不住,他偏要说一些反话,偏要显得自己对这份情谊不看重。

    他并不想这样说,却忍不住这样说。

    “林苏青,我告诉你,普天之下,对你好的不会有几个,主上算一个,我追风勉强算第二个。至于别的,你最好是提防着!知道你身份还不杀你在你看来就算是好的话,那我追风绝对是最顶尖上的那一个!”

    狗子气呼呼地说完扭头就走:“早死早超生吧你!爱谁管谁管去!拉倒!拉倒拉倒拉倒!!!气死我了汪!”气得跳脚。

    “狗……”心中顿时生出惭愧,却不知该说什么挽回,这一句低唤,还未出口,轻得连他自己也听不见。伸出的手,面对的是狗子气冲冲离去的背影,连手指都体会到了他此时的心情,缓缓地垂下来。一句抱歉,也未能及时地用行动来表达。

    是不该起那样的疑心,是不该这样怪气的说反话。好与不好,哪里是一件事两件事就能定义的,他何尝不知道主上与狗子的好。真心与假意,他当然自有体会。

    只是最近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最近猛然接收到的事情实在太杂了。他的心里、他的脑子里,其实一直都很纷乱。

    千丝万缕似虫蚁,在一点一点的啃噬着他的神经和他的心,烦躁且令人抓狂,发泄又没处可发泄。

    方才算发泄吗?方才算,却是发泄错了对象,的确不该这样对待狗子。

    林苏青咬着压根,咬得颌角青筋暴凸。他不怪任何,只怪自己,不恨任何,只恨自己。他闭起眼睛调整着呼吸,试图令自己将躁动地情绪冷静下来。

    心跳声急促有力地跳动着,任如何安抚它都没有要舒缓下来的意思,它有些痛。虽然无形的“刀”是捅的狗子,但每一言每一语也在刺痛他自己。

    “对不起。”他轻声地自言自语,也许风能把这句话替他带过去吧。

    ……

    ……

    这个天下,原本就不平静。

    伺机而动的暗流,早已按捺不住地蠢蠢欲动,早已疯狂地想澎湃、急迫地想奔涌。像极了腐朽的旧堤前濆旋倾侧的惊涛骇浪,像极了滔滔滚滚的野虎悍马。下了狠心地猛冲猛撞,即使久冲不破,也势必要强翻跃过。

    ……

    “启禀尊上,暗鸦军收到密报,在孟涂山发现了丹穴山那位的行迹。”

    悚然的大殿之下,跪着一名以帽遮盖住大半张脸的玄袍者,只露出宛如方刚嗜过鲜血还未擦拭的红唇,薄薄地开合。

    他的声音极其嘶哑,却不是老人的那种苍哑,是像咽腔被紧紧压迫、被极限撕扯,勉强留了狭窄的一条喘息的缝隙。听起来发声十分困难,拉扯极紧。

    他启奏完毕,便冲大殿之上高坐与虎皮宝座之上的那位身披玄金战甲的尊者行下伏跪之大礼。

    而立于宝座旁边的一位身形瘦萧的另一外玄袍者,则冲伏跪在地那位问道:“孟涂山位于东南方向,莫不是他料出了什么。”

    问话的这位是一位真的老者,不同于大殿之下的那位,这位的声音干瘪而沧桑。

    并且,可以轻易地从他们各自衣袍上分出地位的差距来。虽然这位老者也同着一身黑袍,但区别于伏跪在的地那位,那位是以暗红色镶边,而这位老者则是以金铜色镶边,与座上那位尊者身上的玄金甲的为类同之色。

    除此之外,这位老者身上的所着的玄袍之上,还以略暗的金铜色印着许多蟒纹,地位可见一斑。

    “属下猜想,或许是那位察觉之后,不想牵连那凡小子。”伏跪在地的那位开合着血色的薄唇,撕扯着嗓子哑哑地回话道。

    “留了追风于那凡小子?”老者问道。

    “是。”伏跪在地的那位只回答一个字时,声音不比说长句时那般有顿挫,像是撕扯到了顶点,分外尖锐。

    老者沉思片刻,侧身朝宝座之上的那位身着玄金的那位尊者恭敬道:“尊上当真要执以此计?怕不是最佳时机啊……”

    那位玄金尊者握紧了宝座的扶手,惩忿窒欲道:“如今已是最佳时机!”

    “莫非等到他伤势大好不成?!”伏跪在地那位玄袍者忽然抬起头来,露出苍白如纸的下半脸,与一身玄袍,以及那浓红似血的薄唇,形成了鲜明对比。

    连着袍子的宽大的帽檐遮盖着他的上半张脸,辨不清他的目光与神情,声音一如既往地阴瘆。

    “离鸦,不可操之过急。”老者转回身对大殿之下伏跪的那位如是说道。

    那位被唤作离鸦的玄袍者将上身往起探了探,是以半低的高度,抬头面冲那位老者,不再是伏跪。

    他撕扯着嗓音,说道:“属下百余年前献上此计,并经尊上多番指点。属下而今奉命着手铺展,不知何处操切了,还请阁老明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