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新的人生,从一支新笔开始
    “听说你将去考三清墟?”山苍神君朝林苏青近了两步说道。

    “是。”

    “那这个忙你顺道就能帮了。”说得好像是现下才知道“顺道”,实则也没有隐瞒他其实是早就知道。

    林苏青垂手而立,感觉而今的自己的确与以前不同,而今更敢于不掩饰自己,更敢于直面。

    “神君是要晚辈替您引出谁来?”林苏青料想山苍神君所言的应当不是鬼怪便是妖精,四柱阳命大约是他最大的用处吧。

    “不。”山苍神君走到木屋门前,迎面门外打东南方照射而来白日光,似笑非笑道,“是要你替本君收了。当然,你若是不愿意收,也可以在你降服之后,由本君自己来收。只怕届时你不愿意让了。”

    “神君有把握晚辈足以应对?”林苏青倒不是不答应,而是万一事关紧要,被对方逃走或是激起其他事件当如何是好。

    “反正你迟早是要面对。”山苍神君的回答令林苏青觉得有些不解,像是直面回答了,也像是在故意避开而暗示着什么。

    “晚辈愿意一试。”

    山苍神君眉头一跳,明知此乃意料之中的答案,却还是有些意料之外,转身笑道:“如此果敢了?”

    “不是果敢,这是一种接受。”林苏青微微一笑,不经意地轻轻抿嘴,显出他还是有些拘谨,“晚辈既已明志,何惧一桩挑战。何况,神君必然有判定,此事实乃晚辈能力之内。”

    “本君喜欢现在的林苏青!”山苍神君侧转过头冲狗子说道,语气之中很是惊喜,“谁教的?很不错啊!”

    狗子翻了翻白眼,连眼尾余光也吝啬于给去,撇着嘴角道:“谁知道他在昆仑山学了些什么回来。”

    “那就这样说定了。”山苍神君欣喜而道,“且往东走,在阳东城。”

    林苏青问道:“是谁?”

    “一去便知。”山苍神君的笑容忽然变得复杂,“好了,本君还有急事要办,不便久留。”

    他说着便作势捏决打算离去,却忽然停住,补了一句道:“啊对了,空手去的话着实有些危险。不过,要说笔豪……”

    山苍神君以下巴指了指门外右侧的林子:“那片密林的边际,有一种狼,它们的尾巴尖儿上的那搓毛最为合适。”

    “狼?”林苏青心弦一紧,全神贯注于耳朵去听。

    “但是你可得区分清楚,有的狼可不好惹。莫要去招惹那些尾巴尖是白毛的,当心将小命撂下了。走了。”

    语罢了便化成了一缕粉色烟雾,仿佛地面有一处肉眼看不见的小孔似的,将那缕烟雾吸入了地底。

    林苏青目送着那缕粉色烟雾全然没去后,扭头转向狗子看去。

    “我才不去呢。”狗子歪着脑袋趴在自己的两只小爪爪上,疲惫地打了个哈欠。

    “烤鱼两条。”林苏青抬手以食指与中指比出个“二”。

    “不去,那里是妖界的边境。”狗子的脑袋往边上挪了挪,试图以此避开林苏青利诱。

    “你怕妖界?”激将之法可能如往常奏效?

    “笑话,本大人怎么可能怕妖界。”狗子倏然抬起头瞪着林苏青,旋即又趴下,更是将脑袋往后挪去,几乎将自己蜷成了一张饼。

    “加两只烤野鸡。”

    “咱们不能在妖界生事。”

    “烤蘑菇也不错,烤的时候淋上一点肉汤,又香又嫩。”

    狗子猛地撑起上半身冲林苏青吼道:“闭嘴!我是不会去的!”情绪太激动,喷了林苏青一脸口水。

    林苏青抹了一把脸,端着右臂,食指与拇指呈八字搭在下巴上,以食指摩挲着下唇,蹙眉佯作回想状,道:“先前我在路上看见了许多野猪野牛,很是健硕。”

    咕咚。

    安静之中,一声咽口水的声音格外的响亮。

    “那些狼生活在妖界的边境,说明不是妖?嗯……不知它们的肉好吃不好吃,我觉得炖着应该会比烤着香。”林苏青如是这般的说,除了有诱惑成分,还在点明那处并非妖界。

    “唔……炖的……”狗子不由自主地被林苏青带进圈套,登时醒悟过来嗷呜呜凶道,“汪!本大人是不会去的!”

    “那我自己去。”林苏青说完便朝门外走去。

    “你去送死吗?”

    “不啊,我去讲道理,找它们借。”林苏青刚一出门,蓦然发现,地枇杷它们正在灌木丛前紧靠在一起,伸长了脖子朝小木屋里张望。

    “你们来得正好。”林苏青粲然一笑,却是将它们吓得往后一缩,“不用怕,劳烦你们带条路,我要去找狼,在妖界的边境处。”

    小家伙们当场怔愣,大一点儿的忍冬和拐枣,两双眼睛瞪得溜圆的盯着林苏青,脚下悄悄地往边上挪了挪,而后朝屋内的狗子望了又望。

    “不用管它,我说了算。”林苏青向灌木丛后方的长林做了一个手势,“请吧。”

    小家伙们还是不敢,傻愣愣地杵在原地,良久,地枇杷含着一只爪爪的爪尖,向他走近,拉了拉他的袍摆,随即转身扎进灌木丛内,又连忙冒出头来。

    “很好。”林苏青会意,当即跨过了灌木丛,“多谢。”

    其余的小家伙们见地枇杷又不听话,连忙追上去围住它,一通训斥,可是地枇杷却踮高了脚尖伸长了脖子,高出其他小熊猫们的头顶,咧着大牙冲林苏青傻呵呵地笑,旋即就被忍冬给拽了下去,继续训。

    “它没有做错。”林苏青捞出挂在怀里的血色坠子,“你们应该听我的。”

    阳光穿过郁郁葱葱的树叶,星光似的筛在林荫底下,有一束光正巧打在坠子之上,晶莹剔透,令小家伙们看呆了神。

    林苏青将手一握,握去了坠子的光辉,它们愣了愣,接着扎堆成团,聚在一起想事在窃窃私语地商量着什么。

    倏然便见地枇杷率先奔出来,揪着林苏青的袍摆将他往前面引。这是它们同意了。

    狗子蹑手蹑脚地蹦下来,藏在木屋的门后边,透过门缝瞧着林苏青在树林内越走越深,气得怒踩一脚。

    “混蛋林苏青,就知道算计本大人!”

    气话撒完,它还是不得不跟了出去,虽然不得不妥协,却还是皱着一张蓬松小脸,满脸尽是无可奈何压也压不住,好气,主上为何要命我跟着这不要命的混小子!他不要命,我还要命嘞!我还等着恢复嘞!

    虽然天生神胎死不了,轮回个千八百年后又是一条好狗、呸,好神。可是山苍子那个王八蛋必然是上赶着要来捡本大人的神魄,届时若是被那王八蛋硬生生安排个几百年的苦命,那本大人可是要造大孽了。

    “呸呸呸,怎的尽想不吉利的!”狗子苦哈哈地在林苏青远处悄咪咪地跟着,脑子里尽是胡思乱想。

    天呐,可千万别叫林苏青碰见那群狗皮膏药似的妖呀,只怕要似猫儿抓糍粑,脱不了爪爪诶。

    好气哦,林苏青不要命关我追风屁屁事啊,为什么我也要去,我真的很不想沾上妖界啊。不能杀他们就算了,连打也不许打,主上……呜呜呜呜……我真的很不想去啊……会很憋屈啊。

    ……

    ……

    另一头,二太子眼前的所设的一面镜子似的幻境之中,正“上演”着林苏青那方的一幕幕。

    只见郁郁葱葱的密林之中,有四只小熊猫在前方探头探脑地各处打探着周遭,确认安危之后,才回头朝地枇杷与林苏青招招手示意他们可以前行。

    而地枇杷则始终揪着林苏青的袍摆,与他同行,也随时四处张望。

    于他们后方,大约十丈之远处,狗子一脸要死不活的神情,时而憋着嘴一脸绝望,时而扬起脑袋嗷呜呜的呜咽两声,诉说着不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