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这个少年……有点怪
    林苏青将手从那名少年怀中抽出来,沾着那少年手心里带出来的湿乎乎的热度,他有些不习惯。看书阁 www.kanshuge.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碍于没处可擦洗,他尴尬地看了看手,而后平定着气息将手背在身后,对那名少年和气笑了笑,道:“在下一名采草药的村夫,敢问英雄……”

    “你是谁?”不等他说完,少年当即打断他道。

    林苏青的和气依然挂在脸上,道:“在下林苏青,敢问……”

    “你管我是谁。”那少年再次直接将他的话打断。语气不大客气,不过并没有趾高气昂。

    接着,那名少年便径自走到了正与那条蓝蛇纠缠不休的小熊猫们面前。不等他说话,那群小家伙们仿佛是受到了惊天的威胁似的,已然吓得瑟瑟发抖。

    少年的模样不过十四五岁,然而个头几乎能比齐林苏青这样的成年男子,至少能有一米八前后。

    他的肤色不同于林苏青的苍白,他的皮肤色泽很红润。灿烂的阳光洒照而下,于和煦的光芒之中泛着绒绒的金光,在白幼之中透着浅浅的红霞。

    一身束身短袍,外罩着一层樱草色的透纱雾衫,一并扎在勾白边框的樱草色宽腰带内,脚踩的是一双与腰带同色系的束到小腿肚的细靴。

    即使他方才于滚滚沙尘之中奔逃,但那双靴子的白色底子依然干净得仿佛未曾踩踏过地面。

    少年那一身装扮显然是为了行动便利而特地拾掇的,一眼便能体会出干净与利落,干练且清爽。

    还有一种气魄,不知是因为那名少年正巧站在阳光之下,还是因为事实的确是如此,抑或许是他林苏青一时间想多了——

    在那名少年的身上,蕴含有一种别样的、灵动的气息。很饱满,很净爽。

    他有着看似无害似午后阳光的面庞,然而眸子之中,却隐隐含着幽深的凌厉的光。

    那名少年年纪不大,看起来却十分有气度,他的眼神之中有着极强的压迫感,但这或许只是林苏青的错觉。

    不等那名少年发下什么指令,小家伙们当即就朝他跪下,就连一向不大听话的地枇杷此时也变得顺从。它们在惊恐。

    “不能放。”这回,是林苏青率先打断了那名少年,在他还没有开口的时候,“这条应该是南蛇,剧毒之物。”

    那名少年却是凝眉怔了怔,林苏青的这句提醒似乎很是令他意外,他仿佛在思考什么,微微蹙着眉头,俄尔转身冲林苏青重复问道:“你是谁?”

    当然不是忘记了先前已经问过一遍了。

    林苏青心机一动,微笑着上前站在小家伙们的前头,与那名少年对视而道:“你的救命恩人。”

    那名少年闻言后,水亮的眸子眨了眨,蓦然一乐,左右脸颊上各显出一处小小的酒窝,他道:“你会敕邪令,是丹穴山来的?为何我从未听说过你?”

    “丹穴山天宝物华,英杰济济,在下区区无名小卒,没听说过也很正常。”

    少年点着头道:“嗯,我还有话问你,不过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少年说着扬起下巴戳了戳葫芦洞外。

    “我……”

    “你若是不来,无论你想找什么,我能让你一样也找不着。”

    好嘛,这少年实在聪明,而且不喜欢多听废话。

    少年说完便转身朝葫芦洞外走去,林苏青并没有立刻跟上他,而是蹲下去作势在那条南蛇身上画一道敕邪令。

    “你做什么?!”狗子不知道打何处乍然冒出来,压低着声音吼道。

    吓得小熊猫们寒毛卓竖,小爪爪不由自主地就揪紧了,最痛苦的是那条被地枇杷死死擒着的南蛇。

    林苏青悬起的手也被突然冒出来的狗惊得一抖,而后道:“这蛇是妖界来的,应该怕敕邪令。”

    狗子一爪爪拍在林苏青的手背上,气道:“我当然知道它是妖界来的,但你知道它是谁嘛你就下敕邪令?!”

    狗子将声音压得极低:“这蛇叫洛洛,是妖界的七十二洞妖王之一,亦是妖界帝君的护法之一。”

    说着它将林苏青往洞内的边上拽了拽,眼珠子滴溜溜地朝着葫芦洞外察看,仿佛是有意避着,以防那名少年忽然调头回来。

    “以你目前的道行,你就是用十道敕邪令你也杀不死它,可是它却要记仇的,而且记仇得狠,你真要跟它结这仇?”

    “那怎么办?放了?”林苏青看了一眼那些小家伙们,一个个紧张得皱紧了小脸,像是要哇地一声哭出来。

    倏然,他想起一件事来:“那名少年你可认识?洛洛似乎是他的手下。”

    “唔……你还真是问倒我了。”狗子摸着下巴道,“不过你别被他的气势给唬住了,我瞧那小屁娃子至多不过四五百岁,唔先别吃惊——”

    见林苏青一脸惊讶,狗子又道:“那少年是天生妖神,所以他的四五百岁大约只同凡人的三四来岁差不多。唔……他出生时,我还在丹穴山关禁闭嘞。我哪里知道他是谁。”

    林苏青说道:“他在妖界的身份必然不简单。”

    “废话,能使唤妖界帝君护法的……莫非……”狗子正要猜测那名少年的身份,葫芦洞外突然亮起该少年清澈的声音。

    “喂,出了洞门就是你们神仙的地盘儿,你在害怕什么!”

    “你看,那小屁娃子连你是个凡人都看不出来。别怂,大胆地去!”狗子伸出爪爪拍拍林苏青搭在膝盖上的手背,怂恿着。

    “那洛洛……”林苏青看向小家伙们的方向

    “我先与它叙叙旧。”狗子打着包票,“你先去吧,我稍后就来。”

    林苏青瞧它神情十分认真严肃,不似在同他闹玩笑,点了记头便起身往洞外去与那名少年汇合。

    他刚一走出,未料想迎面就撞见了那少年,距离太近有些局促,林苏青不动声色地往边上挪了两步。

    少年似乎没有察觉,但是他却紧跟上两步,又将距离拉回了方才那般近,拍着林苏青的肩头,故作熟络地笑道:“嘿!小青青~”

    “?!”

    林苏青当场抖起一身鸡皮疙瘩,这自来熟也不带这样肉麻熟的。

    他一把拂下少年搭在他肩头的手,正色道,“小兄弟,有话直说即可。”

    “哈哈哈~对对,我是有话要说。小青青啊——”

    林苏青听着蓦然又是一颤,实在是受不住这般暧称。

    “你是丹穴山二太子?”那少年没来由的问道,旋即他自己又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不,应该不是。我听闻二太子孤高如潇雨山山巅的凛风……哦潇雨山是妖界最高的一座山,有机会我带你去瞧瞧,你帮忙瞧瞧山巅的风像不像你们丹穴山的二太子。不过要是我有机会见到你们的二太子的话,我就不带你去瞧了。”

    林苏青一愣,乍一下还以为是自己岔神听漏了什么,仔细回想才确定,原来是那少年说话间的内容跳跃得太快,话题没有有主心,相当之随意。

    “不过你一定是丹穴山很厉害的神仙对不对?”

    林苏青连忙解释道:“在下不过是一介凡人,敕邪令也是承蒙主上关照所授。”

    “你骗我。”那少年默了默,继而斜扬起脸笑道,满不相信,“我听闻越是厉害的神仙越是不显山露水,一个个藏得都可深了,我瞧你就是那种厉害的,你连敕邪令都习得会,却还骗我是凡人,小青青,你交朋友不坦诚。”

    “我何时要同你交朋友了……”林苏青心道,“这少年实在太自来熟了。”

    “对啦小青青!”那少年突然格外的惊喜,仿佛想到了什么莫大的喜事,“你教我敕邪令吧?!”

    “他教不了你。”一把男童的声音稚嫩的响起。

    “哇!哪里来的红毛狗子!”那少年眼前一亮,欣喜地蹲下去正要戳一戳狗子玩,却被狗子抬起爪子隔着空气一推,立即被狗子推出了几个滚儿出去。

    那少年猝不及防地受力,向后连打了几个滚,待他终于翻停之后,林苏青已然做好了应战的打算,却见他就那样肆意的坐在地上,而且看上去毫不生气,反倒是高兴极了,一脸兴奋就差拍手叫好。

    “哇!好厉害!”

    狗子瘪了瘪嘴很是嫌弃,不大愿意同那少年作多言语。那神情林苏青再熟悉不过,他曾经经常吃狗子那样的眼神。

    那少年还沉浸在欢喜之中,狗子毫不搭理他,而是神神秘秘的冲林苏青勾了勾小爪。

    林苏青会意,连忙蹲下凑过耳朵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