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要你的尾巴毛
    那寒意是不由自主地,并非是出于害怕。

    “姑娘,这里是所属天界的凡尘。”林苏青的视线擦过夕夜的脖子,看向他身后的洛洛,“凡尘也有凡尘自己的律法,就连我们也不敢随意杀谁。”

    “呵。”洛洛勾唇一声冷笑。

    林苏青说道:“你也不能把我们带去门洞里,除非你想帮那只八脚蜘蛛抓回夕夜。”

    “你不要太高看自己。”

    “的确,即使没有我们,你们也能逃脱。可是,如若现在回去,就不怕那八脚蜘蛛已然在门口布上了天罗地,正等着你们?”林苏青也只是猜测,但这个无端猜测于夕夜来说,怕是要构成九成的担忧。

    “哎呀,你们做什么动不动就要针锋相对嘛。不就是被骗了个宝贝。”夕夜果然打起了秋风,还以为他即要同先前报名讳那样直言相告,怎知他下一句就轻巧地转走了话锋。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你不问我不说不就好了嘛,大家朋友一场,难道还要为难朋友不成?这样缺德的事儿,以你们这样的大英雄,断然做不出的。我相信你们的品德。”

    “……”林苏青顿时哑口无言,如若强问,莫不是扭曲了自己的品德。

    连沉默的机会都没有留下,夕夜当即带起了另一个话题:“啊对了,你们方才是要找什么?”

    “什么也不找了,告辞。”林苏青语罢抬脚侧过夕夜边要离去,变数突然,狗子都看傻了眼——这蠢蛋是要做什么?

    “喂喂喂,聊得好好的,你走什么,你且说说,兴许我能帮你。”夕夜连忙退两步敞开怀拦住了林苏青的去路。

    “抱歉,不便相告。”林苏青停步冲他礼貌的笑了笑,随即拱手道,“时辰不早了,我们还得赶回丹穴山,有缘再相见。告辞。”

    夕夜一急:“住!”

    他本是随口一语,洛洛声影一闪,霎时出现在林苏青面前,掐住了他的脖子。

    狗子稳坐于原地,扬着豆子眉头,口型呈一个小小的“哦”字,它方才猜到了林苏青的目的,同时也料到了不出一句话的功夫,林苏青就会被洛洛掐住命门。嗨呀蠢蛋有所不知呀,洛洛既然跟着了这名少年,依她的行事作风,自然不会允许有谁违抗那少年的意欲。

    “啊呀洛洛洛洛洛洛,快松手,咱们不是这样交朋友的。”那少年说着便去拉下洛洛的小臂。

    其实在他“松手”两个字刚出手时,洛洛手上的力道就已经松懈了。林苏青感知得清清楚楚,因此他也清楚了这位洛洛姑娘,是对夕夜言听计从的,便大致猜出了夕夜的身份。

    “你方才说,你想学敕邪令?”林苏青佯作一脸认真,仿佛是有意贴着热心要帮夕夜想办法学到。

    “可是二太子的狗说我学不到。”

    “放肆!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送到那只蜘蛛的怀里去!”狗子气得跳脚,抡起爪爪就要锤他。

    “啊呀别!”夕夜下意识地一躲,竟是来不及眨眼,他就出现在了林苏青的背后,把持着林苏青的腰背,将他作为了护盾挡在前面。

    好快!林苏青心道,夕夜的年纪分明等同于凡人的三四岁,却拥有如此身手,这就是天生妖神的威力?

    “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我可不想就这么被逮回去。你这朋友当的可不仗义。”

    “本大人几时要同你做朋友了!”狗子气吼吼地冲上来,气得直跺脚。

    “大家都争着抢着想成为我的朋友,难道你不想吗?”夕夜垫起脚,从林苏青的肩膀上冒出半截头来,“你别害羞,也无须掩饰,我允许你成为我的朋友。但是你不能把我送回那门洞子里去。”

    “呸!本大人才不稀得和你做朋友!本大人巴不得跟你是仇家!这样就可以当场把你揍成肉饼!汪!少拿脸来贴本大人的屁股蛋子!”

    “那你得让天帝来谈。”

    “咳。”洛洛冷肃着一张脸,突兀地清了清嗓子。

    “啊呀~月色不错~”夕夜旋即伸着懒腰望着天,猛然察觉是晴天,“咳,我是说,日色不错~”

    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他连忙岔开话题,拍了一把林苏青的肩膀,示意他转过身来,道:“你刚刚说敕邪令,你继续说。”

    林苏青微微一笑:“它没有欺骗你,它说你学不了便必然学不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们的确到时辰要返回去了,再会。”

    “喂喂喂!别!我有办法!”夕夜赶忙拦住林苏青,推着他的胸膛不让他往前走,“我学不了,那你可以多画一些让我玩玩成不?我过过瘾就行。”

    “可以。”林苏青毫不犹豫地答应他,“但我要你一样东西。”

    “除了性命,你得凭本事来取,别的你随便言语。”夕夜昂首挺胸,粲然笑道。

    “我要你尾巴尖上的一簇毫毛。”

    “什么?”

    “荒唐!”

    夕夜还没听明白,以为听错了,洛洛却是当即呵斥道。

    “你给我那一簇毫毛,我做成一支笔,所画出来的敕邪令会我随意用笔画出来的厉害。”林苏青的语气不疾不徐,从容恬静。

    狗子最是明白,林苏青这是要请君入瓮呀,一场好戏来了,它欢心得踱远了些,当它抬起爪爪掩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时,地枇杷它们十分主动地采了一些野果子捧上来给它侍奉上。

    “一撮毛?可以!”夕夜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不行!”洛洛却是坚决反对。夕夜一愣:“这有什么不行的?”

    洛洛的脸色有些难堪,似乎有难言之隐无法言说,她默了默,上前去低头在夕夜边上小声道:“借一步说话。”

    “有什么好借的,你借再远他们也能听见。”夕夜说得没有错,不过他没有看出林苏青是凡人,再远狗子能听见,但是林苏青不能。

    洛洛面色沉肃,既然夕夜不愿意挪地方,她也不好强迫,手起手落,在林苏青他们与林苏青之间落下一扇屏障,算是将林苏青那边隔开了去。

    “小殿下,您的尾毛象征着举世无双的地位,连亲属都不得碰,还请小殿下三思。”

    “哦,你说这个呀,长在身上当然是谁都不能碰,但切下来就不同了。”

    “可是……”

    “没事儿,过段时间就长出来了。”

    狗子远远地啃着地瓜瞧着眼前的一出好戏,夕夜的不以为然,令洛洛很是苦恼哇,可是她能怎么办~

    嘻嘻,洛洛你恐怕不知道你家小殿下为何如此执着于敕邪令吧。狗子心道,嗯嗯,料你应该是不知道。不过嘛,我追风倒是知道一点的~嘿嘿~

    谁叫天意就是这么巧,偏偏是在这个时候赶上了呢~唉~只能说林苏青这小子的运气实在好呀。

    “你们聊好了吗?”狗子起身懒洋洋地朝林苏青那边走去,打算顺水推场,说句话帮一把,“我们还得先去三清墟呢,你可别忘了要紧事。”

    “三清墟?你们要去三清墟?”夕夜更是震惊,在他上前一步穿过洛洛施下的屏障时,亦同时将那屏障破坏了消散去。

    “是的,我要去考三清墟。”林苏青如实回答完毕,随即又道,“既然我所提的要求令你为难,那便权当我不曾提过吧,当真该告别了。”

    “且慢!”夕夜一句话,洛洛又是一把掐住了林苏青的脖子,制止了他即将迈出的步子。

    “可以给你,但——”夕夜的神情忽然变得极为严肃,眸子之中的压迫感立显,目光犹如孤狼般凌厉,“我有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