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过城门
    被问话的妇人们一怔,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夕夜。谁还不是从奶娃子成长起来的,恐怕夕夜不曾有过,但也可能是这位妖界的小殿下,听不懂这些乡下话。

    不过,夕夜的连连问话,提醒了林苏青一个要点。

    “抱歉打扰诸位的谈话。”林苏青将面前的夕夜往便边上拉了拉,他与那些妇人们捧手行了礼节,问道:“我们是打南边而来路过此地,不知诸位可否告知一番细节,也好帮我们免去一些祸端。”

    “还是你家兄长会说话。”先前被夕夜呼作大婶的那位妇人扫了夕夜一眼,而后对林苏青笑脸相待道,“公子担心因为外地人身份被怀疑?我觉得应该不会吧。”

    那妇人正是胖坠的娘亲,性情十分敞亮,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毫不拘泥。

    “咱们城里在你们没来以就丢过几个奶娃子了,又不是你们来了才丢。你们爱留留,爱走走,只要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谁也不至于怀疑你们,咱们官老爷也不是捣糨糊的人。”

    末了一句直戳了林苏青心中旧事,于四田县所受的冤枉,如同被蛇咬了脚脖子,使他从此见了草绳都要退避三丈。

    林苏青顺势问道:“如是说,至今未曾抓到罪魁祸首?”

    瞧他们这边聊得甚欢,排在前边的人也转过身来插话道:“别说抓着了,擒个小毛贼还贴画像呢,城里丢娃这么大的事儿,连张告示也没铺过。”

    “谁说没铺了,街头巷尾贴的那些‘看好自己的娃’,那不是告示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不知谁插了一句,一语逗笑周遭人,那些当个玩笑说出来的,这些被不禁捧腹大笑的,大抵都是没有丢过娃的。

    “看好你的狗,它穿着奶娃子的衣裳,小心被当成奶娃子偷走了。”

    “那还得了,一看是狗,万一气急了,当场给烤了吃,莫不是找都找不回来?!”

    “哈哈哈哈哈!!狗肉还是得炖,那才叫香~!”

    皆是一副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或许他们家谁也没有奶娃子可丢,才能如此心宽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狗子被如此调侃,火爆脾气却并没有发作。它也不再揪扯自己的一身衣裳,而是闭着眼睛坐得端端正正的。颇似身处烂泥地里的一朵白莲花,满脸写着“本大人不屑搭理傻瓜”。好在那些取乐之人没有将无趣的玩笑进行下去,否则,估计狗子的脸上挂的就不是这神情,更不是这般优哉游哉的端坐着,怕会是一脸“再说两句就灭你全家”吧。

    与林苏青他们近的那几名妇人使劲儿剜了一眼那些哗众取宠之人,恨不能撇净关系,不做同城人。

    “别听那些莽夫胡说八道。”其中一位年纪的确算是大婶辈分的妇人说道,“这事儿官老爷在查呢,也不是坐视不管,你看,咱们不过是出去给家里劳作的汉子送个饭而已,回来也还得仔仔细细被检查呢。”

    “是怀疑偷了孩子转移到城外。”林苏青思忖着说道,“你们官老爷怀疑是城里人所为。”

    另一名妇人惊讶道:“哎呀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就是比咱乡里人聪明,你看人头一回来,仅听咱们几个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叨唠叨,就猜出了官老爷的意思。”

    “他有钱没钱我不清楚,但是聪明是我早就发现了的!”夕夜莫名其妙地冒了一句。

    夕夜虽然长得是位明丽好看的少年,但胖坠的娘亲因为被他唤了一声大婶,便十分不喜欢他,一听他冒话时,就别了别身子,不愿拿正眼瞧他,是个只按自己喜好行事的人。

    夕夜体会到胖坠娘不喜欢自己,但他并没有按照自己往前的性子,非但没有,还眼疾手快地于暗地里擒住了洛洛的手腕。

    这样的细节被林苏青眼尾一扫,收入了眼底,可见夕夜虽然“年幼”,但很懂得分寸。

    随即,夕夜瘪着嘴角往后退了退,干脆将林苏青让到前面,他站在林苏青右后侧瞧热闹。

    而这时,前方队列忽然有了松动,似乎又开始放行了。起先还与他们聊两句的人们招呼也不必打,转身便往前去通过守城兵卫的检查。

    林苏青捞起狗子,假装是个小娃将它打横抱在怀里,狗子一脸愕然地瞪着他,想骂却碍于身份不能出声说话,便只能拱来拱去的挣扎。

    “嗷呜!!!”皱着鼻头冲他咬去。

    “别动。”林苏青轻言细语,抬手避开狗子的獠牙,将它脑袋上的老虎帽子往下压了又压,又提了提它的衣襟,才算将它一张狗脸遮住。

    狗子偏不听,使劲儿扭着要咬他。于是他一只手擒住了狗子的四只爪爪,一只手握住了它的长嘴,叫它不动用法力轻易张不开口。

    走到还差五六人便到他们过检时,林苏青忖了忖,转身对洛洛道:“劳请洛洛姑娘帮个忙。”

    “拒绝。”不假思索的回答。

    “你想让它伪装成奶娃子!”

    “嘘。”林苏青手里摁着狗子,便只是冲夕夜做了一个噤声的口型,夕夜当即双手捂住自己的嘴,自知嗓门过大。

    “洛洛姑娘……”

    “拒绝。”

    “若是我抱着,兵卫必然会出手查探。”

    “拒绝。”

    “权当抱只宠兽。”

    “拒绝。”

    “夕夜……”林苏青见请洛洛无望,当即扭头看向夕夜,举着眉头,满脸的无可奈何。

    夕夜受了林苏青无奈求助的眼神,为难了半下,随即他也举着眉头眨了眨眼睛,且就以这样的神情看向了洛洛。

    “洛洛……”

    洛洛紧闭着眼睛,皱紧了眉头,试图对他们不闻不看,只清晰可见她的太阳穴有几道青筋暴跳。

    “夕夜……”林苏青再度看向夕夜。

    “洛洛……”夕夜复刻着林苏青的表情看向洛洛。

    “……”洛洛狠命咬着牙根,又见其下颌角暴突了几道青筋,“只此一回。”夕夜之言,不得不听。

    “多谢洛洛姑娘相助。”林苏青连忙将狗子移交到洛洛怀里,谨防耽误了被哪个兵卫发现。

    谁知狗子刚一被洛洛接过,当即就嗷呜呜嗷呜呜的惨叫起来,林苏青连忙冲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却见狗子用嘴拱开了衣襟,又借以洛洛的臂弯蹭开了帽子,愣着眼睛瞪了瞪洛洛,又瞪了瞪林苏青,接着往下瞪了瞪洛洛的手。

    林苏青会意,一边将它重新包裹藏起来,一边对洛洛道:“还请洛洛姑娘手下留情。”

    “洛洛,忍一忍,过了城门就行了。”夕夜帮腔道。

    洛洛只好忍了下去,她心里有数,可不堪言说。

    林苏青与夕夜似乎疏忽了一点——狗子并非是狗子。狗子,曾经是一位雄姿英发的战神……

    临近前面还有两人时,林苏青回头看了一眼洛洛怀中的狗子,不知是否是因为即将接受守城兵卫的检查,它不想因它而打乱林苏青的计划,所以此时看起来很“温顺”。

    林苏青伸手将它的帽子更掩了掩,而后便听见兵卫大喝一声:“下一个!”

    狗子极为配合的,将脸往洛洛的怀里攒了攒。它很配合,但洛洛的脸色不大好,原本就是斜飞的眉毛,此时更是皱成了两把尖刀。

    “洛洛,自然一些。”林苏青绕过伸手绕过夕夜,将为了保护夕夜原本走在最后面的洛洛拉到身边来,对着守城并未汇报道,“一家三口,回来省亲。”

    夕夜一怔,一脸的错愕——什么?